Back to collection

Fang Guang Da Zhuangyan Jing (Lalitavistara) 《方廣大莊嚴經》

Scroll 6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方廣大莊嚴經卷第六

中天竺沙門地婆訶羅 

出家品第十五

[0572a29] 爾時比丘:「菩薩思惟:『私自出家二種一者法教二者不順。』思惟其所王宮放大光明一切殿樓閣園林倍增嚴飾光明照曜便覺悟侍者:『為何未盡日光?』侍者答曰:『日光。』偈頌

「『樓閣,  牆壁園林
  不生,  日出
  鴛鴦翡翠,  孔雀迦陵伽
  ,  日出
  希有,  未曾
  喜悅,  清涼
  應是,  光照。』
  ,  十方
  菩薩身,  威德無有
  深心尊重,  恭敬
  菩薩神力,  
  長跪合掌,  
 『大王,  
  出家,  。』
  ,  思惟
  涕泣菩薩,  如是
 『大位,  一切
  除去出家,  。』
  菩薩妙音,  
 『,  本心
  大王,  出家
  不衰,  少壯
  ,  。』
  ,  菩薩
 『甚為,  非我
  ,  終歸
  離生老死,  常住?』
  菩薩:  『難得
  ,  不受後身。』
  菩薩,  愛心稍微
  如是說:  『隨喜
  利益諸眾生,  滿足。』
  如是語,  熱惱

[0572c12] 「爾時菩薩歡喜退往來無知明旦親族釋種如是:『太子中夜出家繼嗣汝等何方便息心?』釋種大王:『我等守護太子太子出家?』親族迦毘羅城東門之外五百釋種童子勇健制勝一一童子五百以為一一五百力士西北五百周匝分布持刀復有宿大臣簡練五百壯士四面晝夜巡警休息國大夫人摩訶波闍波提王宮婇女

「『汝等今夜,  睡眠
  ,  摩尼寶
  四面瓔珞,  光明
  照曜宮殿,  覩見
  伎樂,  微妙
  半月,  師子
  ,  種種
  戶牖,  堅牢
  出入,  
  汝等侍奉,  兵器
  ,  
  ,  
  汝等太子,  
  使棄世,  猶如象王
  繼嗣,  國土。』」

[0573a14] 比丘:「二十八夜叉大將上首毘沙門共相:『菩薩出家汝等供養?』四天王夜叉:『菩薩出家汝等應當。』

[0573a19] 「釋提桓因三十三天:『菩薩今夜出家汝等。』中有一天名曰如是:『迦毘羅城所有一切軍士婇女菩薩覺知。』

[0573a24] 「復有莊嚴遊戲天子如是:『當令內外所有雜類寂然無聲。』

[0573a26] 「復有天子如是:『虛空金銀瑠璃馬瑙真珠玫瑰幡蓋羅列。』

[0573a29] 「復有大象上首如是:『樓閣其中婇女。』

[0573b03] 「復有龍王上首如是:『我等栴檀沈水香栴檀沈水妙香遍滿虛空。』

[0573b06] 「復有法行天子如是:『宮中所有端正女人形貌變壞不可附近。』

[0573b08] 「復有開發天子如是:『中夜覺悟菩薩。』

[0573b10] 「釋提桓因如是:『菩薩開示道路。』

[0573b11] 「如是夜叉乾闥婆阿修羅陀羅摩睺羅伽其所菩薩

[0573b14] 「爾時菩薩音樂殿端坐思惟:『過去微妙大願何等

[0573b16] 「『一者未來證法自在法王精進救拔一切牢獄苦惱眾生解脫

[0573b19] 「『二者諸眾生生死黑暗稠林愚癡無明無相成就如是方便智

[0573b23] 「『諸眾生憍慢心想虛妄執著說法解悟

[0573b25] 「『四者諸眾生寂靜三世流轉火輪說法。』如是廣大誓願正念現前

[0573b28] 「爾時法行天子淨居天神通力婇女形體姿容悉皆變壞宮殿猶如虛空菩薩

「『面貌清淨蓮華,  功德智慧無能
  觀察女人遠離,  云何?』

[0573c04] 「爾時菩薩答曰

「『婬欲,  一切變壞
  ,  不復執著。』

[0573c07] 「爾時菩薩所有美女形相變壞衣服墜落形體頭髮蓬亂花冠容貌枯槁眼目涕唾交流不止揮手面色青白皮膚膿血悲啼大笑[*]樂器撩亂[*]然而在地張口便臭氣[*],蓋頭顛倒狼藉縱橫所有端正美容神力悉皆變壞

[0573c20] 「如是種種靜念思惟:『女人身形不淨凡夫貪愛。』大悲如是:『世間世間怖畏凡夫無知求解此處虛誑無有可愛猶如此處不能猶如此處猶如此處不淨猶如此處無味猶如此處猶如飛蛾明燭此處猶如水族此處猶如鹿此處猶如死囚於都此處沈沒猶如海船破壞此處危懼猶如盲人深谷此處無利猶如財物此處猶如草木此處猶如利刀愚人此處損耗猶如黑月漸漸此處善法無有猶如劫火焚燒一切。』如是說種種譬喻審諦次於從頭循環觀察亦復如是

「『我愛,  受生
  積集不淨,  和合
  ,  腸胃
  皮肉骨髓,  毛髮爪牙
  運動機關,  
  糞穢盈滿,  膿血
  生死憂惱,  老病飢渴
  智者,  一切
  虛妄,  云何取著?』

[0574a20] 「菩薩如是觀自身繫念現前寂然虛空中有諸天法行天子:『菩薩出家疑悔所以我見菩薩婇女微笑不樂菩薩猶如大海我等不能測量。』法行:『菩薩無量劫一切頭目髓腦妻子發願無上菩提不退轉何況最後?』

[0574a29] 「爾時菩薩七寶羅網安詳合掌而立正念十方一切見天釋提桓因四大天王日月天子東方提頭賴吒天王乾闥婆主從無量乾闥婆伎樂鼓舞迦毘羅城圍遶三匝合掌低頭菩薩

[0574b06] 「南方天王主從無量寶瓶滿香水迦毘羅城圍遶三匝合掌低頭菩薩

[0574b11] 「西方天王龍神主從西無量龍眾珍寶真珠瓔珞種種花香寶雲微妙迦毘羅城圍遶三匝合掌低頭菩薩

[0574b16] 「北方毘沙門天夜叉主從無量夜叉寶珠光照過於世間身著鎧甲干戈迦毘羅城圍遶三匝合掌低頭菩薩

[0574b21] 「爾時天主釋提桓因三十三天與其眷屬一切諸天千萬天花末香塗香衣服寶蓋無數幢幡瓔珞迦毘羅城圍遶三匝合掌低頭菩薩

[0574b25] 「日月天子左右種種供養合掌低頭菩薩

[0574b27] 「爾時菩薩觀見十方虛空星宿護世四大天王乾闥婆諸天龍神夜叉見天釋提桓因眷屬前後遍滿虛空諸天大聲:『菩薩欲求勝法正是出家必定當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大法。』」

[0574c05] 比丘:「菩薩思惟:『今夜出家時到。』車匿:『車匿乾陟。』爾時車匿思念:『夜半乾陟?』菩薩:『內外無有急難好惡太子乾陟?』爾時菩薩車匿

「『我身具足,  一切吉祥
  出家,  。』

[0574c13] 「於是車匿菩薩如是不能自持爾時菩薩車匿:『一切眾生降伏煩惱結使乾陟將來。』車匿使菩薩:『太子恒常無有何為乾陟?』虛空諸天神通力一切不覺爾時菩薩偈頌車匿

「『車匿,  此處
  一切怖畏,  猶如
  羅剎,  
  受胎,  縱橫狼藉
  我見五欲,  心意不安
  不願,  園林遊觀
  老病,  死屍
  出家,  乾陟。』

[0575a01] 「車匿菩薩:『太子嬰孩相師白王:「太子相好具足當作轉輪聖王。」世間智苦行倒懸樹皮自拔頭髮鹿苦因太子轉輪聖王四天下七寶具足一切世間太子轉輪王仙人虛妄如是云何?』爾時菩薩車匿:『昔日仙人記為轉輪王亦復當成佛道何者妄語。』車匿:『昔日合掌而言:「大王太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在輪王何以明了轉輪聖王不明。」釋種太子出家學道不謂太子。』菩薩語言:『車匿兜率下生乃至所有諸事悉皆仙人車匿諸天:「菩薩出家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轉法輪。」是故必得成佛車匿截肢大火不能在家五欲如是世間五欲境界無常怖畏。』

「『五欲,  苦因
  ,  猶如海難滿
  轉增,  覺知
  堅牢,  盛饌
  浮雲,  
  ,  水泡起滅
  芭蕉堅實,  小兒
  不可,  
  智者遠離,  猶如深坑。』」

[0575b05] 比丘:「菩薩車匿:『四天王天乃至諸天色究竟天往昔無量愚癡備受眾苦打罵繫縛損害身命惡道生厭正使諸天勝妙境界尚無何況人間五欲轉輪聖王自在未免生死世間煩惱曠野怖畏無有歸依淪沒生死河中憂悲瞋忿嗜欲羅剎伺候於是六度以為船筏舟檝堅牢攝取一切眾生到彼岸。』車匿菩薩:『太子決定?』菩薩車匿

「『車匿,  決定
  自利利他,  精進
  不動須彌,  無能退轉
  假使金剛,  刀劍干戈
  火熱,  頂上
  ,  。』」

[0575b26] 「爾時無量諸天虛空歡喜踊躍天華

「『清淨虛空,  塵霧不能
  一切境界,  具足善利成菩提。』

[0575c01] 「於是天子莊嚴遊戲天子迦毘羅城一切人民爾時菩薩車匿:『車匿乾陟。』車匿菩薩:『中夜一切宮城悉皆防衛?』釋提桓因神通力門戶自然車匿宮城悲啼如是:『伴侶內外所有四兵釋種群臣王子耶輸陀羅後宮婇女一切無有知覺太子決定如是懇切無力豈能遮止。』諸天虛空車匿:『車匿乾陟將來菩薩心憂惱所以豈不無量大菩薩釋提桓因四天王諸天龍神乾闥婆與其恭敬供養光明遍照虛空。』車匿乾陟:『乾陟太子。』最上莊嚴悲泣流淚菩薩:『太子有所悉皆成滿一切障礙銷除當令世間安隱。』

[0575c22] 「菩薩乘馬舉步十方大地震動四天大王梵王帝釋開示爾時菩薩放大光明一切無邊世界得度眾生離苦

[0575c27] 「爾時菩薩俯視迦毘羅城如是:『不得生死邊際不再迦毘羅城行住坐臥爾後眾人。』」

[0576a01] 「比丘菩薩宮中婇女覺悟處處求覓不見菩薩耶輸陀羅發聲大哭婉轉自拔頭髮瓔珞而言:『何苦何所太子復活!』悲啼懊惱不能宮女總集哀戀聲聞宮女今夜不見太子:『乾陟。』發聲如是:『嗚呼嗚呼愛子何所?』冷水良久醒悟所有防衛:『汝等內外分行求覓善言。』群臣展轉菩薩諸天神力永不

[0576a18] 「爾時菩薩迦毘羅城所行道路由旬諸天夜叉乾闥婆至此所為忽然菩薩往古仙人苦行即便下馬車匿:『善哉車匿世間有心從而有形不從世間人見富貴奉事貧賤至於善哉車匿甚為希有既得便乾陟。』摩尼寶車匿:『車匿奉上大王如是:「太子世間法希求不為生天五欲不孝無瞋忿嫌恨祿一切眾生正路在生拔濟出家大王憂慮大王今年出家方便生老病死定時往古轉輪聖王求道山林無有中途五欲私心亦復如是獲得無上菩提。」內外眷屬恩愛可以開解。』脫身瓔珞車匿:『摩訶波闍波提:「出家滿。」』:『耶輸陀羅語言:「人生別離出家學道橫生憂愁。」』宮中婇女釋種童子:『無明所為相見。』車匿菩薩悲泣懊惱如是:『無力太子王宮從此獨自姨母釋種瞋忿笞撻:「太子何處?」酬答?』菩薩:『車匿為此所以世間愛人言語委曲陳說眷念車匿大王。』於是車匿大哭乾陟低頭菩薩悲鳴

[0576c01] 「爾時菩薩乾陟:『乾陟啼哭。』

[0576c03] 「比丘菩薩思惟:『剃除鬚髮出家。』車匿摩尼剃髮剃髮空中天帝釋希有歡喜天衣三十三天供養

[0576c08] 「爾時菩薩鬚髮身上念言:『出家不當如是。』淨居天化作獵師身著袈裟弓箭菩薩默然菩薩獵師:『乃是往古云何?』:『袈裟鹿鹿便因此。』菩薩:『袈裟殺害求解袈裟?』獵師:『善哉仁者如是。』袈裟授與菩薩菩薩于時生歡喜即便淨居天神通力虛空一念梵天菩薩袈裟爾後眾人在此于時菩薩剃除鬚髮身著袈裟儀容改變如是:『出家。』於是發遣車匿乾陟流淚車匿車匿安詳徐步仙人苦行。」

[0576c27] 比丘:「車匿菩薩乾陟悲哀爾後眾人於是車匿辭別遙望菩薩天冠瓔珞種種一切舉手悲哀啼哭哽咽徘徊乾陟悲鳴瞻望躑躅交流車匿于時譬如有人內外菩薩枯竭城中所有大小居人菩薩車匿其後:『悉達太子何處?』車匿:『太子棄捨五欲獨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