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a Zhuangyan Lun Jing (Kalpanāmaṇḍitikā) 《大莊嚴論經》

Scroll 1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大莊嚴論經卷第十二

馬鳴菩薩

後秦龜茲三藏鳩摩羅什

六四

[0321a26] 復次佛法難聞如來往昔菩薩不惜身命是故應當聽法

[0321a27] 鴿譬喻邪見釋提桓因顛倒外道非有真智自稱一切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爾時帝釋心懷不悅憂愁爾時帝釋世間苦行者盡到推求一切智帝釋

欲求,  不能滿足
 晝夜懷疑,  
 久遠,  推求
 不知,  為何所在?」

[0321b09] 羯磨白帝:「處於天上憂愁世間國王名曰精勤苦行三藐三菩提智者不久成佛親近。」帝釋答言:「不移?」

猶如生子,  
 菴羅,  
 菩薩如是,  發心甚多
 成就極少。  苦行
 不退轉,  決定
 菩薩,  執心堅固。」

[0321b20] 羯磨:「我等不動供養。」爾時帝釋觀察菩薩心化作羯磨:「化作鴿。」羯磨化作鴿青眼帝釋爾時帝釋憐愍羯磨:「我等云何菩薩苦惱受苦屈折火燒。」爾時鴿鴿恐怖大眾前來青綠蓮花,[*(/)]嚴麗希有

慈悲心,  眾生
 ,  自己。」
 :  「。」

[0321c06] 爾時大王鴿恐怖

鴿,  來歸
 不能,  
 是故,  救護。」

[0321c11] 爾時大王安慰鴿

驚怖,  
 使,  
 救護,  諸眾生
 一切,  
 國人,  
 一切,  作人
 當作守護,  苦厄。」

[0321c19] 爾時白王:「大王鴿。」:「眾生救護。」:「云何?」爾時大王

菩提,  爾時攝護
 諸眾生,  慈愍。」

[0321c25] 答言

真實,  鴿
 飢餓,  慈心。」

[0321c28] 即便思惟:「云何?」:「頗有?」:「。」爾時大王思惟:「當作?」

一切諸眾生,  護念
 如此熱血,  不得。」

[0322a06] ,「可以極為。」

自己,  
 乃至,  恐怖。」

[0322a10] 爾時大王便:「?」:「量身使鴿。」爾時大王生歡喜。「貿鴿正是大吉云何?」

老病住處,  危脆
 ,  。」

[0322a18] 爾時大王多羅

利刀,  割取
 ,  
 苦行,  不得一切智
 一切種智,  三界
 菩提,  不可獲得
 是故,  應作堅固。」

[0322a27] 爾時滿目叉手合掌如是:「不能供給使令?」

救濟,  
 我身,  墮落。」

[0322b03] 爾時大王輔相大臣號泣諫諍不能勸請親近不忍婆羅門不忍宮中婇女夜叉乾闥婆緊那羅摩睺羅伽虛空謂言:「如此未曾有。」爾時大王身體軟弱生長王宮未曾身毒

,  如此微小
 何故?  世間
 ,  救護
 無有,  不得自在
 唯有,  救濟
 何故,  橫生苦惱?」

[0322b18] 釋提桓因:「大王所為?」如是:「苦痛何不罷休不須鴿使。」菩薩微笑:「假設過於無退地獄不可起意苦惱慈悲。」

,  心意廣大
 ,  地獄
 如此長遠,  深廣
 云何可堪?  如是
 是故,  菩提
 如是,  救拔解脫。」

[0322c03] 天帝釋:「大王復有苦惱於是。」思惟默然大王一頭鴿一頭鴿鴿大王即便問言:「何故?」大王答言:「鴿。」爾時大王顏色怡悅左右親近不忍不忍使語言:「恣意使。」大王骨節猶如畫像在於毀滅爾時大王唱言:「捨身不為財寶不為欲樂不為妻子不為宗親眷屬一切種智救拔眾生。」

天人阿修羅,  乾闥婆夜叉
 鬼神,  一切眾生
 我身,  不退轉
 智慧,  苦毒
 欲求種智,  應當慈心
 堅實,  菩提。」

[0322c24] 爾時大王不惜身命大地震動猶如隨波震蕩諸天空中未曾有唱言:「善哉善哉精進志心堅固。」

,  
 ,  不動
 一切諸天,  希有。」

[0323a02] 爾時:「未曾有堅實不久成佛一切眾生。」大王羯磨:「我等設供菩薩堅固須彌山處於大海動搖菩薩亦復如是。」

我等應供,  勇猛精進
 ,  讚歎增長
 留難,  應當遮止
 與其作伴,  修行堅固
 安住大悲,  一切種智
 萌芽,  智者擁護。」

[0323a13] 羯磨釋提桓因:「大王一切眾生體性使如故一切眾生不動。」爾時帝釋:「鴿憂惱?」爾時大王答言

捨棄,  猶如
 禽獸,  火燒地中
 以此無益,  大利
 應當歡喜,  無憂
 智慧,  以此危脆
 貿堅牢,  ?」

[0323a24] 爾時帝釋大王:「如此事實未曾有可信?」大王答言:「知心大仙觀察者。」帝釋語言:「實語。」爾時大王誓言:「無悔使如故。」爾時大王

,  苦樂
 無瞋無憂,  無有
 ,  如故
 速成菩提,  眾生。」

[0323b05] 爾時大王如故

大地,  一切震動
 樹木大海,  
 猶如恐怖,  
 諸天音樂,  空中香花
 ,  同時發聲
 天人音樂,  一切
 眾生擾動,  大海出聲
 天雨末香,  悉皆滿
 虛空,  不同
 虛空諸天,  散花滿地
 若干,  金寶
 ,  天衣
 出聲。  屋舍
 自發,  莊嚴舍宅
 自然出聲。  猶如伎樂
 ,  四面清明
 微風香氣,  河流無聲
 夜叉渴仰,  增長
 不久成正覺,  歌詠
 內心歡喜,  乾闥婆
 歌頌音樂,  輕重
 讚歎,  不久成佛
 誓願,  
 成就,  憶念度脫。」

[0323c02] 帝釋羯磨供養菩薩天宮



[0323c04] 復次善知識善知識結使熾盛消滅

[0323c05] 太子娑羅太子娑羅不肯迦旃延求索出家出家尊者迦旃延樹提王國樹提宮人往詣尊者娑羅乞食宮人求覓娑羅比丘盛年出家極為端正爾時宮人比丘少壯容貌希有:「佛法之中出家學道。」樹提宮人左右四散求覓不得所在追尋宮人比丘說法

鮮白,  不如辯說
 圍遶,  愛敬容貌。」

[0323c21] 爾時瞋忿比丘:「羅漢?」答言:「不得。」「阿那含?」答言:「不得。」「須陀洹?」答言:「不得。」「初禪二禪乃至四禪?」答言:「不得。」爾時忿怒尊者:「離欲宮人?」左右比丘脫衣服內衣比丘宮人涕泣白王:「尊者無有罪過云何乃至如是?」倍增瞋忿爾時尊者王子身形柔軟苦痛血流宮人莫不涕淚尊者娑羅良久身體[*]譬如有人蟒蛇出口娑羅難得亦復如是恐怖血流不能著衣有人梵行

,  比丘
 云何出家,  勇健
 云何不忍,  殘害
 橫加,  是非
 出家,  單獨勢力
 衣鉢,  長物
 殘害,  如是?」

[0324a17] 同學尊者迦旃延娑羅厭惡

閻浮,  
 ,  血流處處
 身體,  使如是?」

[0324a22] 爾時比丘娑羅血流指示尊者

救護,  
 自省過患,  
 樹提自恣,  土地
 ,  
 燒毀我身。  
 ,  傷害。」

[0324b01] 尊者迦旃延娑羅忿:「出家。」

苦厄,  云何怨恨
 瞋恚,  。」

[0324b05] 娑羅生苦雷電

和上應當,  
 猶如枯乾,  中空
 出家梵行,  已經
 ,  
 怯弱,  不堪
 堪忍,  如此苦事
 欲歸,  王位
 ,  黑色
 瞋恚熾盛,  晝夜休息
 猶如,  焚燒山野
 螢火,  樹提。」

[0324b18] 三衣梵行涕泣哽咽和上還家

和上,  懺悔除罪
 ,  心意
 出家,  不得。」

[0324b23] 和上修多羅善能分別第一樂說第一:「應作所以是故佛法應當觀察無常不淨。」

清淨,  九孔
 可惡,  乃是眾苦
 鄙陋,  
 ,  苦惱
 ,  智慧
 下劣,  如來
 憶持。  忿
 禁制,  猶如[*]
 禁制。  禁制
 放逸。  居家
 出家;  解脫
 枷鎖,  繫閉
 怨賊,  隨順
 禁制。  以是緣故
 多聞,  
 ,  多聞
 瞋恚。  
 身體,  
 宣說,  多聞
 如是言語。  舍利弗
 。  善觀
 世間八法。  
 瞋恚。  應當觀察
 出家,  相應
 相應?  比丘
 ,  云何信施
 瞋恚?  
 云何瞋恚?  信施
 消滅?  行法
 瞋恚,  自言行法
 作法,  瞋恚
 應作。  瞋忿
 惡言,  智人
 是故。  出家
 應當三事,  調比丘
 忍辱,  決定禁戒
 實語妄說,  忍辱
 不宜瞋恚。  沙門種類
 惡言,  柔和
 出家,  惡語
 猶如禪坐,  
 比丘衣服,  一切
 瞋忿白衣,  應作
 俗人,  云何比丘
 剃髮,  自卑行乞
 卑下,  不斷憍慢
 憍慢,  穢惡
 解脫,  
 有的,  有身眾苦
 無身。  
 ,  有人
 睡眠,  打鼓
 未曾有休息,  不得
 。  多人
 根本,  乃是
 眾人,  
 安隱。  比丘
 出家,  蚊虻
 。  精進
 遠離,  
 元本,  乃是陰界
 破壞陰界,  安隱涅槃。」

[0325b03] 和上:「瞋忿惱害一切世間悉皆云何惱害眾生一切眾生國王不久何故怨家一切歸於何須無有疑難日出體性何須加害利樂持戒未來世必得受苦無量何須瞋恚現在未來世云何剎那瞋恚身心如是未能受苦瞋恚他人瞋恚未能自身瞋心能不決定成就。」爾時娑羅默然和上說法梵行生歡喜謂言:「和上說法。」娑羅心懷不忍高聲:「無心不能有心?」娑羅

電光虛空,  猶如馬鞭
 虛空無情,  音聲
 王子,  未有
 云何堪忍,  ?」

[0325b29] 和上:「我見血流在外便瞋恚憍慢不是作賊王位有力乞食橫加使不敢使安眠善人橫加毀辱受苦今日使不敢。」和上長跪白言:「捨戒。」爾時梵行大哭。「云何佛法?」抱持五體投地作禮:「佛法!」

云何,  獨自
 退禁戒?  云何
 非我?  比丘
 云何慚愧?  受戒
 ,  云何忠信
 梵行?  袈裟
 乞食久長,  
 戰陣。  
 棄捨沙門,  忍辱
 手足,  出家
 出家?  獨自知法
 不知?  
 慈愍,  堅持
 ,  便?」

[0325c29] 尊者迦旃延眾人:「以定汝等。」比丘之後尊者迦栴延摩娑:「?」白言:「和上。」迦旃延:「在此宿明日捨戒。」答言:「最後和上今夜和上宿明日捨戒還家王位樹提共相抗衡。」和上宿迦旃延神足本國捨戒還家王位四兵樹提樹提四兵娑羅悉皆破壞娑羅拘執樹提:「惡人。」作惡眾人侍衛圍遶其中迦旃延執持衣鉢乞食涕泣和上

不用師長,  瞋恚
 ,  佛法
 死去,  圍遶
 鹿,  如是
 不見閻浮提,  最後和上
 復有惡心,  。」

[0326a23] 執持猶如青蓮:「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