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ong Zhi Chan Shi Guang Lu 《宏智禪師廣錄》

Scroll 5

宏智禪師廣錄卷第五
天童和尚小參語錄

[0057b14] 天童老人道法 江淮吳越經行一時 名勝不及建炎
太白海隅安禪 滿 戶外不容
法要緒言門人 紀錄歲月未幾簡編 [-+] 閱世
紹隆迅雷九地自然 元氣有意學徒應聲
眾生 紹興丁巳日參

天童和尚小參

侍者

[0057c02] 小參桃花意旨如何眼力 不到正是青天白日 見處桃花未免
上座還有 大隊 玄沙老兄
衲僧時節也是 扇子桃花悟道 甚麼說話
放下一切恁麼徹底恁麼自己萬象三十年來 劍客自從桃花
直至如今兄弟三十恁麼 今日 第一將來將來相似便
一切處自在一切處一切 應現一切處圓成何處絲毫隔礙 所以修習萬行宴坐道場降伏
魔軍成就夢中佛果若是恁麼時節 不是三昧恰恰相應不只 眼見恁麼耳聞恁麼乃至根塵
大大小小恁麼豈不石頭和尚 一切 根塵明法
往來時節如何長者長短高下所以春色高下花枝
玄沙甚麼道諦老兄 竿畢竟如何無心 如此得無大難

[0058a03] 小參如何和尚親切為人消息可謂 勞心
便是十成時節透過 那邊出身揭開隱隱風光不是那邊
那邊瑠璃殿上行撲倒

[0058a11] 兄弟若是一段事分曉 分曉便毘盧釋迦淨妙 法身金剛
退步方能徹底相應 豈不見道為什麼不顧父子何在
父子如何父子 誕生王子轉身 不見那時喚作若是
發光 道理回頭回頭 便天明不覺不落
浩浩 所以見聞見聞無聲 體用不分
兄弟參禪恁麼 便道不見 舌頭截斷天下
不無不見 如何和尚本來古德 若是明白
便萬法頭上不為萬法恁麼 語言影像所以不出四十 祖師西少林妙訣
出世為什麼四十九祖師西 什麼少林妙訣信道法住世間 常住不移不動一點那時一句
擲地便知道正中皎潔 當天恁麼時常時常便三界
如何履踐恁麼 衝破竹林

[0058b14] 小參蘆花那時一色 大功如何往來輪機
呵呵相逢相識大功那邊殿日輪 恁麼恰好
如何密密回來通途無礙 相逢千手千眼觀世音
自家三世 祖師三十六 動念著地不動
便一法 一法自在人間往來 具足具足法住所以
平等平等若是恁麼 衲僧退步便知道四大 一點
虛空什麼 虛空那時 歷歷裸地撥轉便
作用本來一切 一切法坦然平等恰恰具足便知道滿菩提世界恁麼
禪和子今人曹洞 多言默默便是其間不知
豈不石門如何和尚家風千里萬年金鐘恁麼 得到恁麼死水
梁山便是和尚安身立命死水如何活水 便是
便是死漢靜悄悄 浩浩歷歷便不是不是
和尚 所以心地 悉皆菩提果
方知出生隨處珍重

[0058c25] 小參馬祖百丈意旨如何 鼻頭雖然父子 痛處
馬祖一喝百丈耳聾 可謂
根塵脫落消息切莫 禮拜馬祖百丈行次野鴨 什麼野鴨子什麼
飛過百丈鼻頭 何曾次日 相見時節什麼
杜撰便道便 甚麼用處千里萬里百丈後來 馬祖一喝耳聾馬祖一喝
分外分外道理 承當草草業識若是不得
馬祖其間毫髮不容分外 喚作耳聾不見雪竇大冶 變色不到
使使埋沒自己帶累若是不淨不了 喚作土塊後來黃檗問道
如何指示百丈良久不可 斷絕古人 恁麼時節語言語言具足音響
音響分明甚麼百丈 豈不見外不問 不問無言世尊良久外道大慈
阿難外道 便道世尊良馬 不見肅宗帝忠國師百年
國師老僧無縫塔 國師良久不會國師 弟子請召
中有黃金 合同瑠璃殿無知 時節便知道一字
一點一言一句分外 到處古今無盡不曾 無生因緣

[0059b09] 小參記得雲居僧家畢竟如何 如何 到底四邊如何
活路 白雲葛藤
畢竟多少 鄉人過來脚跟十成
方能 不得便一切處有時 便道恰恰相應所以雲居僧家
如何云居不變甚麼交涉白雲 時節甚麼交涉
甚麼不得 豈不恰恰相應承當 作佛作法便相應平常恁麼
若是真實衲僧點頭恁麼成千 萬重古人一言盡十方絲毫 恁麼便知道山水
人法世界念念 增減不得道理 豈不見道一切妄念
妄心息滅妄想了知了知真實恁麼如何

[0059c07] 小參不立一塵 恁麼如何十方即便
甚麼分明 分明白雲秋山正位其間轉側
歸來往來什麼 白雲青山青山 不落正時 禮拜

[0059c17] 如許多事便如許 多事如今許多減去 許多尋常起滅生死起滅
本來清淨可比 山子碧潭皎潔皎皎 不是
如何既是所以不可 不可不受一切處 不得什麼
洒洒絲毫不得上座 十方十方那時 還有道理喚作若是
玲玲不分便碌碌 發光第二 第二纖毫擾動
便流轉菩提淨明不從永嘉大師不得 不得不可豈不八字打開 分付珍重

[0060a07] 小參記得韶山是非不到還有 孤雲露醜意旨如何 有些難為
頭角分化相逢 過頭
頭頭十年 忘却為什麼如此忘却參禪一段事其實
生死生死不得什麼 生生生死一念 一切處紛紛紜紜從不
自由從不自由處死若是分曉 從來明白恁麼便於一切一切處無依萬象一頭四大
五蘊出身路子臘月三十依舊 所謂 處所三際所以恢恢
思議不到 心念便若是一切心念 天堂地獄十方虛空純淨
無垢廓然明白惺惺恁麼佛菩薩 眾生生處其間善惡便 善道惡道善惡浮雲起滅
生佛不得和尚 正當恁麼上座父母 面目兄弟
不可不可 不要道理業識 流轉處分
自然見性大悟 有些衲僧氣息生死超凡合同琉璃 殿無知

[0060b12] 小參尊者趙州將來 如何放下如何滿 洗淨根塵一切廓然
道理 發光 時節如何恰好相應
久矣如何 自己如何 廓然處處分身
大千如何昨日 二十九今朝三十如何 舌頭禮拜兄弟
三十二十叢林 參禪學道不曾到底甚麼 用處只管心地一切一切
本來時節所以一切心地 除去一切還是本來心地心地 平等普遍普遍無有無有不滿心地
生相盡十方三世無有 發現便知道萬法 迷悟只要今日無形
所以虛空森羅萬象 萬象虛空一切諸法心地 妄想譬如風成
心地許多善惡 便是水上波浪不是善惡 不是心滅本來一段事不得若是
風塵不可說經 馬鳴祖師恁麼分曉分曉恁麼時節自然恰恰好好古人
竿頭雖然竿 進步十方世界全身全身應現有時一切法
菩薩放下那裏 一切聲色有時百草 鬧市門頭皮袋
有時平平水平東方來者 東方所以尊者趙州將來
如何放下尊者 放下甚麼恁麼豈不 恁麼時節有時消息稜角
透頂發光恁麼 衲僧恁麼十二甚麼 珍重

[0060c28] 小參如何針線貫通時節 密密其中 兩頭中間
家醜不可一句 如何脫身一色記得雲居無學
如何立身立身佛事 不同興化如何 上人恁麼難為
不同興化禮拜記得雲巖問道 大悲菩薩許多 如何無心
作用作用無心恁麼玲瓏 玲瓏將來能變 甚麼
時節 身通相去多少便 千萬如何
那時雲居無學如何 立身佛事 興化一點不得徹底
道理髣髴懸崖撒手下放雲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