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Fu Fa Zang Yinyuan Zhuan 付法藏因緣傳

Scroll 4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付法藏因緣傳卷第四
元魏西域三藏吉迦夜曇曜

[0309a20] 阿恕伽名曰顏色 奇妙那羅明淨 那羅
雞頭上座耶舍 告之無常不可精進勝解那羅受教
敗壞大夫人名 那羅愛著欲火熾盛交通王子 貞潔立志堅固不從
瞋恚那羅尸羅大夫便 療治王位
便報怨王子 惡人便耶舍 勸誡誠諦不虛
無常猶如幻化奇特微妙今日 可愛 清淨慧須陀洹一眼
深思厭惡斯陀含 號哭雨淚良久 那羅

惡業  今日
一切世間  恩愛離別
思惟  啼哭

[0309b15] 城中人民夫妻展轉周遊 華氏城彈琴王宮 鼓琴苦事樂音髣髴
遣人那羅 號咷身體戰慄那羅那羅
昔日如來受業如斯 勢力一切賢聖尊貴貧賤無有方便 宿業愁惱憔悴
阿恕伽焚燒 磨滅 推問
淪陷自我親近 子目 屍骸臭穢惡毒灌注
那羅 悲心愚癡過患由此 毀辱智者
必當如是展轉 大王譬如即便響應 如是根本所以
常令棄捨決定安樂何故智者 恒生由是身為無量 積聚大王嬰兒義理
父母父母瞋恨 一切眾生亦復如是煩惱覆蔽愚癡猶如小兒云何瞋恚
心毒不受時眾 疑問緣故王子尊貴 尊者波羅
獵師雪山五百 鹿獵人便漸漸
便五百鹿緣故至今 久遠迦羅佛滅度國王名曰 端嚴佛舍利七寶塔
土木舉國人民悲泣長者子眾人答曰迦羅佛寶 毀壞因緣是故啼哭長者子
修治嚴飾佛像相好發願 使來世世尊得勝解脫 尊貴淨妙阿恕伽眷屬如是
重擔離生信心深遠 沙門問訊恭敬 名曰夜奢信敬邪見熾盛
阿恕伽智慧貴德禮拜 便群臣百獸使 夜奢求人既得
往詣未幾時間 夜奢人頭日中 白言大王尚無
夜奢答言大王人為 何故夜奢答曰人生 卑賤夜奢
俛仰對答 卑賤禮敬童稚 善知識堅固如何
夜奢自悔 敬信三寶一時 最多尊者答言須達長者
滿如來 珍寶豈不便 九十六重病知命
便涕泣苦惱名曰 本日隨喜童子智慧 淵博善能言辭愁惱合掌白王譬如
瞻仰盛德亦復如是 恭敬國土人民 無不大王三界無常
不住少壯磨滅譬如四方 智者世間眾生亦復 五陰假使造作
便種種呪術逃避 無常應當 愁惱
愛財遠離賢聖 滿以是因緣庫藏甚多阿恕伽七寶
雞頭那羅式摩以為太子 太子阿恕伽 庫藏資用遮斷
時式信受邪說雞頭瓦器 群臣閻浮提
答言王統答曰 自在便富貴 可惡不久
墜落為人威德臨終貧乏唯有 故知世間虛誑愚人賢聖 群臣說偈言

如來  不虛
生死  無可愛樂
本處尊貴  威德
小王人民  瞻仰
今日  
猶如河流  
濟貧  拯救苦惱
如何今日  卑賤
尊貴  堅牢
解脫寂靜  最為

[0310b28] 說是偈已雞頭阿恕伽眾僧 菴摩勒自在一切所有
最後眾僧貧苦 上座耶舍眾僧汝等阿恕伽 快樂天下群臣
自在生死富貴 五欲不久敗壞威勢自在須臾殄滅
使一切阿恕伽欲絕 閻浮提自在唯有 合掌四方
庫藏四海一切大地功德求生轉輪帝釋 來生證道於是
氣絕遂便命終轉輪王莊嚴殯葬如是 憂波毱多開發增長善方便 教化眾生一時宿羅城中有
敬信大海珍寶 造作寶安 起意便大施會比丘尼阿羅漢
觀察福田思惟何者 羅漢學人煩惱供養 比丘沙羅解脫比丘
語言大德莊嚴比丘 便淨衣剃髮澡浴 比丘尼沙羅教令嚴飾沙羅極大
瞋忿醜惡 比丘尼大德莊嚴佛法佛法四果大德甚為
大會賢聖 未免生死有漏最初是故 覺悟沙羅慘然悲泣
比丘尼佛法少壯 憂波毱多比丘 憂波毱多正值神變沙羅 歡喜說偈言

和合一處  跏趺
入寂  寂然傾動
光明  猶如
同人  功德高遠

[0311a11] 憂波毱多調即為說法阿羅漢 婆羅門無我婆羅 為此答言無我
和合而言時婆羅門至尊憂波毱 即為宣說一切無我譬如 呼聲諦觀思惟不可得五陰和合
智者真實時婆羅門即便 須陀洹出家羅漢 憂波毱多出家學道好睡懈怠懶惰
說法尊者教令坐禪 化作深坑千仞比丘 一心專念憂波毱多尊者
化作小徑比丘從中 憂波毱多恐怖 不足三界受生老病死苦常隨行人不曾
捨離地獄苦痛千萬如此 比丘不復精進思惟阿羅漢東方國有信樂佛法出家學道
營事無不經歷多時復生 尊者憂波毱尊者觀察比丘 不得即令遊行教化受教
處處求索長者答言長者 使教化城中篤信長者 一切即為
比丘上座長跪一切 阿羅漢比丘 飲食由此不能得道憂波毱多
乳糜然後 可食比丘尊者 尊者欲火
使比丘答言云何可食 語言一切飲食無異觀察
貪著不淨即為說法羅漢 比丘深愛愛樂身故欲歸憂波毱宿尊者化作夜叉
死人至此於是 死屍紛紜不能 我有證人死屍
便念言無疑實語 瞋恚 手足死人平復
於是食肉即便出去即便自愛尊者出家精勤 不久阿羅漢南天竺出家
學道愛著自身洗浴飲食身體 不能得道尊者勝法憂波毱多 觀察身故不得語言比丘
化作大樹使令四邊 變為深坑千仞右手乃至 時分捨身放手即便不見深坑
大樹說法要得羅漢比丘 慳貪因緣不得憂波毱多教令 布施答言何等憂波毱多
左右出光明比丘歡喜減少便喜悅念言多報 施者不可量慳心深法應時
阿羅漢果出家學道憂波毱 說法便見諦須陀洹念言三結自在
生死可惡猶如糞穢多少 即便將至旃陀羅小兒 苦惱問言比丘
小兒須陀洹在世羅漢維那 蛆蟲旃陀羅羅漢語言
得罪維那即便懺悔 進修習得須陀洹懈怠上進 苦惱前行人為
身體燋爛苦痛前進有人憲法發聲 [*] 生苦爾時尊者比丘
比丘白言唯然尊者此前 斯陀含所見阿那含懶惰 上進生人楚毒是故
求解比丘聞已日夜修學不久 便阿羅漢道尊者即為真陀羅諸法 阿那含命終往生淨居天摩突羅國
長者生育即便命終 次第長者復命最後 復生長者憂波毱
小兒應現得道化作四兵禮拜說法要得須陀洹 小兒憂波毱於是尊者童子
出家妙法羅漢 可觀親族化度即便觀見 父母憂愁憶念便家語
長者莫大愁惱法要 道果次第六家如是信佛 坐禪獲得世俗四禪究竟羅漢果
憂波毱多善方便使比丘聚落 中道化作復現五百 殺害遍布在地
恐怖即便自知阿羅漢羅漢阿那含之後 長者比丘大德比丘
答言女人長者 其後比丘憐愍相望尊者 化作大河大德比丘在下
上流白言大德 爾時比丘想起愛欲 即便自知阿那含女人愛著
交通將至憂波毱多 慚愧低頭而立尊者語言 羅漢云何如此惡事將至僧坊
說法要得羅漢比丘不淨觀聖道憂波毱多比丘 乾陀越國受教遊行國土
國中長者迦羅生育 比丘乞食 露齒而笑比丘貪欲
淨觀白骨 自責本心說偈言

賢善  
其實  解脫

[0312b10] 摩突羅國長者子念言 佛法欲求出家便父母父母答言 何況生存白言
於是斷食初一日至滿父母出家 我相歡喜便憂波毱
出家尊者即時入道念言 尊者其父 不還
便捨戒還家 明日宿尊者 使比丘見到本家是日
便命終父母親屍骸置於 須臾骨肉分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