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Fu Fa Zang Yinyuan Zhuan 付法藏因緣傳

Scroll 6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付法藏因緣傳卷第六
元魏西域三藏吉迦夜曇曜

[0318c21] 龍樹菩薩大弟子迦那提婆 男子大悲眾生甘露利益 來世次第乃至去世囑累
流布至心受持提婆於是宣說真法寶藏智慧力摧伏異學 超絕天下獨步
託生南天竺婆羅門尊貴 號曰迦那提婆智慧 觀察無愧
信受不行夙夜國中 一天號曰 獲報提婆
不敢正視退後失魂詣門 提婆答言
不如是非我所 千萬提婆稽首怒目提婆
卑劣精靈 黃金頗梨熒惑 登高
大自在天威德高遠云何為此婆羅 毀辱其實爾時提婆 眾人神明遠大近事
金山頗梨珠一切 了知精靈純粹不假形質
明日天神迦那提婆 神會其所發言無不響應之中供具 大自在天高數
徐步安詳未曾有有所告之善哉大士 真是敬信世人
愚癡奉獻 美味具足 提婆答言善哉受教左手
天神不已 數萬天神善哉摩納欲求 滿提婆白天
不假信受 流布即便退於是提婆 龍樹剃除鬚髮出家周遊
群生南天竺貢高信用 沙門釋子不得國人遠近提婆枝條人主
流布國政法王出錢宿衛爾時 提婆威德 王嘉問曰何人侍者答言
恭謹 答言大王智人善於言論
試驗即便爾時 三義一切殊勝諸法 佛法無比救世福田眾僧第一八方
斬首所以者何 不明愚癡八方 雲集斬首
愚癡提婆語言我所修法 萬物要不以為弟子 便論義外道
一言便智慧出家爾時外道 弟子兇頑心結
忿熾盛利刀日夜便 提婆百論邪見弟子
分散樹下思惟提婆菩薩經行外道 其所即便出外
告之我有衣鉢 可取上山弟子得道 必當不少
根本迷惑愛惜 防護弟子來者覩見 發聲門徒雲集驚怖
宛轉其中奔走共相分衛 要路爾時提婆眾人諸法空無 我我所無有受者
惱害汝等癡所覆橫生妄見不善 於是 蟬蛻迦那提婆捨身尊者
婆伽婆度眾生妙法利益 來世次第乃至滅後 護持深經寶藏諸眾生
羅睺羅善哉受教敷演深經妙法 智慧力邪道聞說受持龍樹 提婆大士美聲當是時
婆羅門聰慧善於言論 難解章句廣博三大 龍樹便開悟善能憶持
提婆未解宣說 提婆菩薩羅睺羅分別章句羅睺羅豁然意解時婆羅門便大驚
沙門乃爾不久通利善能 分別舊習即便羅睺 聰慧如是善方便教化眾生然後
付囑尊者僧伽難提流布饒益眾生 難提大功智慧深遠菩薩行 誓願莊嚴超過聲聞緣覺境界
阿羅漢棄捨重擔功德僧伽難提 一偈

轉輪  羅漢
不受後世  辟支佛

[0320a08] 大德應當諦觀何等 羅漢三昧思惟不能便 神力分身兜率陀天彌勒
爾時彌勒羅漢 置於如是 後世羅漢即便開解閻浮提宣說
僧伽難提語言大德必當彌勒 宣說然後如是智慧神力變化群生不可應作捨身
樹枝便 平坦 不可傾動神力無異即便
大白併力不能移動芥子香木闍毘熾盛焚燒 時眾未曾有收取
舍利供養僧伽難提捨身羅漢 名僧耶舍付囑流布法眼化眾生 苦惱大智慧言辭清辯山家
證道大海邊見宮殿七寶莊嚴光明 殊勝僧伽耶舍 乞食

第一  行為第一
如是知法  涅槃

[0320b02] 奉迎 耶舍餓鬼 滿
安置爾時 比丘語言大德餓鬼爾時比丘施與
膿血在地宮殿爾時 比丘罪報 前世布施
功德夫妻教誨 納受立誓如此罪業惡報 由是因緣苦惱
住處嚴飾種種奇妙滿眾僧 經行 變成膿血便共相打擲頭首
破壞血流何為 僧伽耶舍答言長老我等先世 迦葉佛一處比丘瞋恚
飲食不共以此緣故如是 尊者僧伽耶舍周遊大海遍行觀察 五百生厭呵責五欲
怖畏便世間造業敗亡 捨離應當方便觀察 羅漢六通無礙三明清徹
五百苦行欲望僧伽耶舍 其所偈讚佛法僧五百仙人 得道如是尊者佛事教化便
涅槃收集舍利供養僧伽耶舍滅度 付囑鳩摩羅馱告之正法 大迦葉如是展轉乃至涅槃
至心守護鳩摩羅馱答言 受教於是深法寶藏功德甚深 弘誓行菩薩道智慧辯才猶如大海
少有名稱國人宗仰鳩摩羅馱童子少有美名緣故美名長者 親友二者
親友行持 必當長者子親友爾時瞋恚不肯
共相斷事以求 鳩摩羅馱童子 勞苦
其父 斷事便於是名聞 美名童子出家學道慧超 土人
聞法不信鳩摩羅馱 鐵馬遣人 便即為鳩摩羅馱 盡皆分別人名衣服相貌具足
國人經論 遊化世間所為即便鳩摩羅馱 捨命比丘闍夜多長老
渡海眾生如是三界修行 善法然後得出故我 利益人天闍夜多善哉受教深法
度化世間闍夜多大功精進勇猛 苦行禁戒無有世尊最後 律師中有比丘
熾盛便交通犯重自悔 大愚惡業 釋子衣鉢處處遊行高聲
唱言罪人佛法 地獄何處得救闍夜多 比丘隨順我語當令
消滅比丘歡喜白言受教闍夜多 神力化作火坑比丘 爾時比丘滅罪投入大火
清流傷害 闍夜多比丘善心至誠悔過所有 即為說法羅漢由是
故世清淨持律一時弟子圍遶往詣尸羅闍夜多 慘然弟子答言且止
宣說前行爾時尊者 微笑弟子哀愍 因緣闍夜多眾人
餓鬼 滿五百年窮乏 辛苦
便即為 爾時五百年未曾 [*] 何以氣力
鬼神 無餘城外 大力鬼神侵奪
不敢尊者哀矜 相見爾時出於城外 幾時
七返國土人民熾盛 殄滅無遺生死受苦 長遠無有邊際以是緣故慘然
過去九十一毘婆尸佛 在世教化爾時長者子五欲 出家爾時沙門
父母不見遮斷 不違便娶妻娶妻出家父母語言繼嗣
受教交會男兒 爾時父母 養活
然後爾時父母 爾時染心 不復出家不得
九十一流轉生死五道未曾觀察前世所生 生死因緣是故微笑如是
尊者善說法要辯才遊化世間所為 入般涅槃尊者闍夜多臨當滅度 槃陀天人師無量
苦行妙法滿足眾生囑累至心護持憶念 槃陀白言受教是以通經
智慧辯才如是功德莊嚴 修多羅分別宣說化眾生應作 便捨命比丘流布
上勝智慧少欲知足 苦行言辭善能通達三藏 南天竺饒益尊者號曰夜奢
慧聰甚深淵博功德同等 三藏流布名聞宗仰 一時北天竺尊者夜奢
恒河以南天竺邪見 長老音聲遊行教化眾生即如
天竺無我摧伏一切異道 邪見所為捨身命終於是 鶴勒那夜奢付囑
流布福德深遠淵博迷惑就正 然後捨身比丘名曰師子罽賓國大作佛事國王羅掘
熾盛敬信罽賓國毀壞殺害 眾僧利劍師子 法人於是便如此大明
世間愚癡黑闇是故賢聖 頂戴受持守護付囑轉法輪 眾生饒益惡道人天
賢聖隱沒無能建立世間闇冥 大明造作惡業不善命終 八難是故智者觀察無上勝法
功德微妙淵遠不可思議譬如賈人 乘船然後得度一切眾生亦復如是三界生死大海船方得度
清涼煩惱即是 眾生善知識大利苦惱何以一切眾生善惡
外道邪見教誡流轉無有 邊際善知識有人起信 親近賢聖聽受妙法功德因緣
淤泥最勝是故人名善知識 供養令人三惡 往日華氏國王白象氣力
有罪精舍比丘法句 善生便柔和慈悲後付
罪人殺害 共謀 白王精舍妙法
殺害惡心 殺戮剝皮 惡心殘害以是眾生之類
不定所以者何畜生聞法 屠殺便殘害 惡業是故智者覺知邪見
方便聖法受持流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