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ongming Ji (Collection on the Propagation and Clarification of Buddhism) 《弘明集》

Scroll 6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弘明集卷第六
建初寺僧祐律師

* 道恒法師
* 僧紹二教
* 長史
*



釋道恒

[0035a09] 義熙江左 諷刺時政依傍韓非 沙門
之至賓主

[0035a14] 東京君子西野人 佛法名教道風玄遠 清虛
非常為時 欽仰於是雷同 風流精義入微
研究塵垢 世務高蹈榮寵
玄旨 沙門群居
言行始終不倫本末無有
所以由於皇帝 之間陶鑄聖者 沙門出家高尚
榮華 蔬食而已使德行卓然為時宗仰儀容
軌則可採 高遠至於營求 墾殖農夫商旅
眾人醫道寒暑 異端濟生占相虛妄吉凶 頤養有餘
空談百姓 違法足以標高風俗無益時政有損
執法 沙門其一何以方便鼓動一則一則迫脅
行惡修善便有無幽冥有神 引導行人不能強逼為人
不能父母 寺廟壯麗 無用私家
將來洋洋滿 以求所謂
端緒 下風 主人主人
鄙俗不可 大道不可以 略舉
聖人有限 善心鄙吝丘壑一念
不可以為絕境 之所以 之所以赫然 有心沙門
名位財色世情沙門 可謂不能 弘道豈非
志業不同歸向 古人為難 多士
孔門三千海內四科不盈 聚斂
稱職出於舉世 人倫 遺風至於沙門
瓦礫君子雅正作坊指南 可謂下流
鄙劣 反哺 無似君子
出動交遊招風婆娑犯人
二三無可進退宇宙

[0036a05] 而已夫人 堂堂
明明時雍雅懷何如 無毛不可不可 要有
百姓不得 蝮蛇以求輕重 一己不必
有理多方以為使不得妄動何故 墾殖陶朱商賈營生
張衡術數馳名奇巧 遁世正見
絕塵不輟 沙門之中流輩 神化算計未曾
事實不可古今 風俗
聖人師資 不亦其中自有 翹楚清遠
入微絕境敷演 福業勸化出家落髮 心口生死
長遠驅策金輪 帝釋精誠有所 非一其間能不
略舉玄黃一概 甄別不可以 流放異人苦頭
不亦

[0036b10] 無益時政有損弘道 日用不知無為 自然是以干木
魏國 [*] 歸仁沙門在世 目前名教之外實有五戒六經八難
刑法三藏 般若老莊道品無漏 苦因不論
神明昇降不可同日而語 優劣佐治國境 積物
沙門其一 無業散誕莫名放蕩浮游尸祿
用心執政 進趣公私不軌大敗風俗
遊俠韓非 沙門不亦國家 巍巍郁郁
使專有商洛 逸民方外 經略時政
綱紀 太半三五天下無聊使
當時臨刑日方 立法寧國 不容既往
一則一則迫脅眾生 有利難易淺深是以 不一不同抑揚頓挫使
權謀警策津梁

[0036c16] 無不不善之中豈非
神明善惡之報有成 壯麗修福 將來大計
神明壯麗眾僧滋味農夫 以求 精簡種子稼穡 沃壤卜居
[-(*)+((/)*(/))] 是以 眾生供養自修功德 無用兼愛
厚德宗廟孝敬之至 有損浮財 糞土施惠朽木
津要端坐自然 安樂何必
百姓耳目天下 可謂相與 是以調
地獄無間私家軍國聖王 六合
四民百官 海內融通九州戎車於是 倉儲
童稚進德日新 太平鼓腹不足不亦

[0037a18] 端緒亂真大聖 不識所以慟哭
津梁當時 感動大千 是以釋梵帝王
八部 名教肅肅 方外垣牆
幽邃是以 無際執迷 日月
雷電 文章 後緣
不幸懷疑終年眾人 可悲於是逡巡退席悵然 良久大道古今
盡性不為當年弘道不期 可謂原始終歸長夜 大夫
解疑豁然重霄 敬奉

二教 (道士有為故作)

(僧紹)

[0037b13]

[0037b15] 稱道經云老子入關天竺衛國 王夫人名曰老子 後年四月日夜
舉手天上天下 三界可樂於是佛道 (玄妙漢中穿鑿) 道家
形變
長生入口年事不符 神化秦漢 魏晉

[0037b27] 佛經釋迦成佛塵劫 儒林國師道士 (成實正經方便) 。

[0037b29] 佛經三世無得 覺道精深定慧因果釋迦
明神精研 生生
寂滅出于非身塵劫其所以為

[0037c08] 符契

[0037c09] 三世無窮 所以 老莊帝王
符合

[0037c13]

[0037c14] 有方 老者


[0037c18] 不同不易 五典三乘在華 佛道


[0037c22] 一音隨類 三乘
不同

[0037c26] 緇衣

[0037c28] 禮俗沿 君子 喪志德韶
水陸 有節得無

[0038a06] 嗜欲 孝敬 全形
可貴

[0038a10] 嗜欲 孝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