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Tan Jin Wenji 《鐔津文集》

Scroll 16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鐔津文集卷第十六
東山沙門契嵩



第十四

[0732c18] 韓子刺史行狀司徒 血書佛經報德 居喪過人
世系事業少府行狀 立言君子不朽北平 司徒長子司徒
出血佛經韓子 從而韓子佛經父母昊天
報德韓子有所 居喪過人能行 以為行狀立言君子
韓子從事 韓子行狀三十四 博士御史韓子讀書
釋老至此 韓子精神見道佛說其後 (佛骨)
不然道理殷勤 之至
足以何所雖然原道 太過行狀
(韓子進學佛老原道在前) 。

第十五

[0733a14] 唐書韓子 事體言詞不遜 韓子友人
行事之際典故御史臺 邦國典章朝廷
神州其實 事體 御史大夫正中大夫高於
輕重所以 不然朝廷 使春秋
孔子無禮左丘明 聖人豈不 不能豈不春秋
李氏不論韓子毅然 聖人爵位相待 醜夷不爭君子
韓子平生進士 韓子員外
韓子故舊道安使 後學何以取法假令朝廷優於韓子 韓子不敢朝廷
禮貌日趨 豈不媿嫁禍豈不 自悔豈不厚德長者
當時媿而已 後世士大夫不能 韓子不足廉頗
之下宣言 大體太史公退讓
重名韓子 相爭 武安御史大夫安國不專
安國 印綬 如此今人
譬如女子 大體韓子當時御史 史書取笑萬世安國

第十六

[0733b29] 韓子鱷魚告之鱷魚因之 以為不然鱷魚昆蟲無知 豈能韓子使韓子有誠
感動何必聖人 待人不亦 有所不知昆蟲鱷魚
未然唐書

第十七

[0733c08] 韓子尚書來示有人 釋氏潮州老僧 聰明道理外形
不為事物以為難得 海上袁州 崇信福田利益
韓子 韓子外形 不為事物韓子
人情佛教 福田利益如法 不為利益韓子
理論福田利益韓子 以為云云禪師 韓子云何
默然良久韓子未及諭旨其弟 何為 以定韓子問道
在此上人韓子 韓子多端 何以所見大凡
不知不信烏有如此 如是君子 當然弟子
弟子所得韓子其弟人子 韓子知禮
積惡各自 先王夷狄以求 韓子聖人而已
先王法治而已五戒勸世 十善 不同同歸豈不
身世神明大聖 大觀神道 廣大不可以世道
孔子君子天下 君子理當 不專韓子見佛
佛教聖人之所以 佛老文中子曰佛教可以 韓子不知
何人行事君子小人君子守道小人 不靈云云韓子
未決君子小人便 凡庸最為無識 韓子
君子小人便 不亦不若 大聖不足
君子小人古今 夫君小人韓子君子小人 可笑
天地神祇 胸臆其間天地神祇 韓子天地神祇
韓子 其所理當不當不待理當天地吾輩
是非抑揚韓子神祇 以為先天 奉天鬼神 韓子何嘗 彿
聖人 唐書佛老 史臣是非

第十八

[0734b17] 昔陽處士諫議大夫久之 虛名 諫官
使天下有道 守道韓子 太學 有道
小時韓子議論 而是相反 前後如此古今聖賢
知人未名之間未然 大志 大事善待 立功
西碌碌 中立 少有
不成其後 無行晉書知人 君子灼然萬世
賢者人物如此使 未有所聞韓子 眾人其後因時
若是韓子有道無道皆因乃爾韓子 君子太守
諫官韓子不知韓子 諫官處士 行事
居官自有王臣韓子不見 () 諫官紛紛細碎 無不聞達天子
有道時而 口舌人主厭惡 不見
其所自有次序不可 諷諫禍患告之
遜順 顏色其事 謂言其事
亡國未可 激怒人主失身濟事 陛下使使
忠臣忠臣直諫 若是諷諫直諫直諫豈不不得已聖賢
諷諫孔子諷諫為人 豈不如此延齡
人為傾覆宰相國政 閣下姦邪 東宮解救
其事 與其痛飲其所 意即酒醉
足見居官尋常 可以韓子 尚書
所謂大臣宰相 韓子不知
嗚呼 其所嗚呼慨嘆 順行豈不
大能昭顯孔安國如此使外人知者 大臣宰相
大夫 使豈不其所不可 自古罕有其所
而言人主 文武賢主其後廣德激怒天子
韓子後世謬論如此不亦

第十九

[0735b06] 韓子孔子墨子墨子孔子不足簡書 三王學者
至於出於肆行 韓子反覆如此

第二十

[0735b13] 韓子浮屠死生 韓子為此
性命死生 在理生死 不生
之外男女嗜欲死生 性命老子
天下性命 更生聖神至人 當世正人不善
韓子不須原道 相生以求其所清靜寂滅 靜寂死生
性命韓子 前後原道而後不通 韓子手迹
以至終身性命斐然不識韓子 使而言釋氏 有益
君子何不孔子大人 無益韓子聖賢 無益韓子文人 有所不知

第二十

[0735c10] 唐人歐陽論文近世韓子 原道 舊名
佛骨 齊王功過 是否
無稽韓子縱然 不祥 韓子 () 與其
韓子君子法言 可以君子不可以 君子孔子大人韓子
如此何以君子固窮小人 韓子君子固守 語文以為

第二十

[0735c26] 韓子歐陽哀辭父母盡孝 妻子慈孝唐人 ()
詩曰後生 鄉人
內人婦人 韓子不亦 自欺不亦不及知禮 (之所以死者太平廣記)


第二十

[0736a08] 韓子其事 韓子 不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