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Cheng Weishi Bao Sheng Lun 成唯識寶生論

Scroll 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成唯識寶生論卷第二 (二十唯識釋論)
護法菩薩

大唐三藏法師義淨 

[0081b24] 處時定如夢 共許決定有方 定時現前
決定成因 便不決 道理既有故知決定
無非道理 全無成立功能 所立無能非有無故
方能猶如別有共許便 便成立
有無猶如耳識聽聞不能 無不無常 成立外境不定因
亦復決定 便夢中其實 決定故世共許如何
夢想覺者理應便是 錯解但是不能 本意不許
差別正理 由此所有定心外境非有相生何不合理惑亂
定時無非 安能 外境何須安能
夢中決定 得知

  北方
參差  如何定心

[0081c26] 前後朋黨旨趣 不許此處 決定相應
決定夢中有所 空中流水大火
昔時 斷事夢中起念一處應許不許
夢中憶念 憶念不能成道 夢中斬首其餘
功能陳說中有自身 前身自心 固無豈不名為
便夢中異見昔時不定非唯一向領事憶念 學業所有書疏
次第 憶念便非有憶念空無 實物事相決定實事
施設馬首 領受念處外境夢中牛角
所見夢中顛倒成立 憶念如是 相續識所見
是故夢中憶念真實道理 所見目前江山所有憶念如斯分明顯著
無異亂心所生 分明目前 善心如是夢中
分明顯現彼此決斷猶如明白 心所憶念夢中
遙遠不能顯著 之類夢中 覩見理應不成
功能成就 言說 啟發無由所見今生不曾
現在是故憶念縱令 過境成立空無過去未來 猶如非有據實事故中意能緣
非有然而處決故知 方能未能無利 有力
生起清淨無礙現前猶如三摩 地力清淨光明無礙覿 廣大夢見自身
託生不能執受 身為我身受用不捨 此時 生死便成見

[0082b23] 生死重生 舊體毫釐虧損傍人不曾受生
相違由此熏習功能現時即便觀見種種相貌分明 藤蔓
猶如 性體 不許不定
道理奇異 大功不假外形壯麗 [-+] 紅花
匠人未能不假功力 此時意識便未曾
經論夢中是故 方便 夢中有別是故 如夢

[0082c13] 不定清河 悉皆滿非唯此處 膿血
決定不成 等心外境不決定性非有 成立不定
不定如何餓鬼同業 同業
此時異熟現前有情 外境道理 共同造作所有熏習成熟便
相分是故不由外境 豈非同一決定 現見良家貧富如是便
應有差別見成 不同不由外境生色 餓鬼同一差別
所見見大尿橫流相似同人 現時
是故人趣 如是見性同類同分同分有別
功能諸人 異見以此有情 傍生非一作業異熟
差別還有 有情自相中有別異生起

[0083a14] 有餘餓鬼等同外境 器界有情增上所生 現有河水此處
慳貪如此不可 不見有情增上 便此類其實膿血
其事相續 是故不定一身 不能緣故心心
境相餓鬼 如何不見得 何處有如
水相觀察 境界名為膿血 方知猶如
大過申述 此外 過失共相
必須不然遠方 不能無色應得 轉向不見
無色界無益 餓鬼我所邪見即如引道有為
無為是故 解悟論文分明

縱使河流不見  設有所見
明知故業  業障

[0083b14] 非有故而眼見現有 不能所見便有別由此 膿血便妄見有餘
惡業眼見如是同一有福不見諦觀 由此故知餓鬼心緣其實
眼根妄見 當前實有眼識了別 非理無妄
差別相違空無 第二如何惡業 如何一處眾多同類不許
同一同居故知膿水 猶如
一處可見由此故知一處 相違間隙空處 共相相似不可
水乳堅硬金剛石 相違業力眼藥 決定遠近不論可意
不可應有 不能如是說 一處可念外境
無緣及其香油 因緣不能
共許非理 一類同業隨緣現前諸相 妙理何不防護
可畏利刀便驅逐 縱使此時不能 惡業緣故
忽然即便扶助唯識 由此道理現相固無如是 不定外境成就

[0083c21] 如夢有損外境由於 男女互相外境 有作用不淨但是識相
動作如是惡毒刀兵 傷害外境有毒 不成作用外境共許
不能作用 相離差別便 不定
如斯一切不見 不能成因不定 作用
作用不能差別同喻由此 增上第二
所有作用便不能成事不定 何處有如無有 有緣事用非一功能
功能各異功能作用 外境相似何不諸事 是故應許功能作用
即便唯識

[0084a14] 有餘理實不由不淨 愛現便如斯 由於等無間緣差別遂便
非理作意以此為便夢中 不淨服毒 充足男女夢中
是故有用如是 非有唯識作用
豈非唯識何不 有如意趣外事作用唯有不能栴檀
塗身體能使得清涼 不許
作用由此作用便非有成立唯有但是 事物所有作用差別識處
可作如斯外境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