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The Blue Cliff Record (Biyanlu) 佛果圜悟禪師碧巖錄

Scroll 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碧巖錄

[0139a05]至聖命脈列祖大機頤神雪竇禪師正眼提掇露風鉗鎚衲僧向上巴鼻銀山鐵壁鑽研鐵牛難為下口大匠玄微佛果老人碧巖學者請益老人垂慈剔抉淵源剖析當陽百則公案從頭穿老漢次第須知無瑕相如至道實乎無言宗師垂慈如是方知徹底老婆未免滅佛種族。(普照)幸親師席道友集成簡編本末建炎戊申暮春參學比丘(普照)

[0139a19]四十二章經中國達磨祖傳衣本來無一物南宗時時拂拭北宗於是禪宗頌古翻案呵佛罵祖無所不為詩家活法所謂第一義雪竇圜悟老婆心切大慧張煒明遠死灰所謂老婆心切大德年庚四月初八癸丑紫陽方回萬里

[0139a28]碧巖集圜悟大師大弟子大慧禪師世間種種忌執著釋子歸敬莫如有時不由舍己至於心與道一萬物充滿太虛常人其所不見其所不見如東日喻往復推測夫子無言出世間法文字言語雖然不可智者學者學者大藏經五千未來世可以釋迦老子便當如是叨叨天下固有不離尋常之中超出尋常知者終身不可得古者萬人太阿天下利劍登山虎豹蛟龍於是古人善用順風三軍大敗流血千里豈可一己所能甚至大德年歲乙巳三月吉日玉岑休休居士聊城

[0139b23]碧巖集皆是東單傳心印不立文字血脈不在文字文字真知使人人之際了却大事文字拈花微笑以來竿之後文字不可公案二字世間法面壁功成行脚具眼一喝老吏其次嶺南西江亡羊悲心接引證悟廷尉執法平反其次大善知識付囑蒲團官府頒示令人知法惡念旋即方冊作案世間所謂金科玉條清明何以祖師所以公案叢林柰何末法以來妙心正法鬼神簿傍人門戶喚作不移滿葛藤生死大事無干鐘鳴漏盡羚羊掛角未可形迹二老皆是圜悟雪竇大慧拯溺碧巖集釋氏大藏經末後不曾一字圜悟釋氏說經大慧釋氏顏子皆然車行而已爾來二百餘年回春世故不特大慧圜悟去粘解縛昔人寫照詩曰分明公子盡力高聲大德甲辰四月三教老人

佛果圜悟禪師碧巖錄卷第一
[0140a10]澧州夾山靈泉禪院評唱雪竇和尚頌古

[0140a12]垂示隔山早知便舉一明三目機銖兩衲僧尋常茶飯至於截斷眾流東湧西沒逆順縱橫
自在正當恁麼什麼人看取雪竇葛藤

[0140a17]【梁武帝問達磨大師(這不唧𠺕)如何聖諦第一義(繫驢橛)廓然無聖
(多少奇特新羅明白)(滿面慚惶惺惺果然摸索不着)不識(再來不直半文錢)
(可惜)達磨渡江(野狐精不免西西)(
傍人)陛下(趕出三十達磨)不識(却是武帝承當達磨公案)
觀音大士傳佛心印(胡亂臂膊向外)遣使(果然不住唧𠺕)莫道陛下使去取
(東家西家也好一時趕出)國人(也好三十不知脚跟放大光明)。

[0140a28]達磨遙觀大乘根器單傳心印開示迷塗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恁麼見得便自由
一切語言體現便後頭武帝安心自然見得計較一刀截斷洒洒落落何必
雖然恁麼武帝袈裟放光般若經天花亂墜黃金辨道天下起寺度僧依教修行
佛心天子達磨武帝起寺度僧功德功德惡水功德達磨
起寺度僧為什麼功德什麼約法師傅大士昭明太子持論真俗二諦中說真諦非有俗諦
真俗不二即是聖諦第一義極妙窮玄便達磨如何聖諦第一義廓然無聖天下衲僧
不出達磨一刀截斷如今多少精魂眼睛廓然無聖沒交涉五祖廓然無聖
歸家穩坐一等葛藤不妨打破漆桶達磨就中奇特所以一句一時自然古人
粉骨碎身一句了然達磨劈頭多少漏逗人我見達磨慈悲忒殺
不識武帝眼目不知言說這裏有事不堪和尚尋常更加
出國老漢只得渡江魏孝明帝人種
拓跋氏後來方名中國達磨不出過少面壁九年婆羅門梁武帝陛下
不識達磨不是前來達磨後來武帝
相識沒交涉當時恁麼作麼生何不打殺武帝不識見機而作便
觀音大士傳佛心印遣使去取好不唧𠺕當時觀音大士傳佛心印出國
十三達磨普通元年何故同時相見據傳如今不論只要大綱
達磨觀音觀音端的觀音既是觀音為什麼何止成群作隊後魏光統律師菩提流支
論議不堪毒藥第六化緣傳法得人不復端居
定林寺後魏宋雲奉使葱嶺武帝追憶碑文不見不遇
曠劫凡夫剎那妙覺達磨即今什麼不知

[0141a02]聖諦(新羅)(什麼)(再來不直半文錢恁麼)不識
(个中)渡江(穿人鼻孔不得別人穿蒼天蒼天好不大丈夫)荊棘(脚跟)國人不再
(公案什麼大丈夫志氣何在)千古萬古(換手)(什麼鬼窟裏活計)清風
(果然大小雪竇)左右這裏還有祖師()。()老僧
(三十趕出分外)。

[0141a11]雪竇公案太阿相似虛空中盤自然鋒鋩若是這般手段便若是具眼
四句一則公案大凡頌古只是繞路拈古大綱結案而已雪竇劈頭便道
雪竇一句不妨奇特畢竟作麼生鐵眼摸索不著這裏情識
所以雲門如擊石火閃電光不落心機意識開口什麼計較鷂子新羅雪竇天下衲僧
不識雪竇忒殺老婆重重為人不識一般若是
未了決定尋常雪竇一遍殊不知四句公案慈悲出事渡江
荊棘達磨本來解粘去縛抽釘拔楔荊棘道生荊棘當時即今脚跟國人不再
千古萬古丈夫達磨什麼達磨便雪竇末後為人雪竇恐怕所以撥轉關捩子出自
見解清風脚跟作麼生雪竇即今清風天上天下何所雪竇千古
面前雪竇當時人執這裏方便高聲這裏還有祖師
這裏不妨為人赤心老僧當時也好本分手脚雪竇什麼這裏
則是喚作則是喚作祖師則是如何往往喚作雪竇使祖師沒交涉畢竟作麼生老胡不許老胡

[0141b20]垂示乾坤日月星一時雨點向上設使三世諸佛自知歷代祖師
一大藏教詮注不及明眼衲僧不了這裏作麼生請益拖泥帶水滿面慚惶久參上士不待後學初機

[0141b27]【趙州示眾云(老漢什麼葛藤)至道無難(非難)唯嫌揀擇(眼前什麼猶在)
語言揀擇明白(兩頭三面賣弄)老僧不在明白(老漢什麼)
()不在明白什麼(也好)不知(老漢倒退三千)和尚
不知為什麼不在明白(走向什麼)問事禮拜退(一着老賊)。

[0141c06]趙州和尚尋常話頭只是唯嫌揀擇信心銘至道無難唯嫌揀擇但莫憎愛洞然明白是非揀擇明白
恁麼鉸釘揀擇明白如今參禪問道不在揀擇便明白老僧不在明白
不在明白趙州什麼為什麼五祖說道垂手作麼生
垂手定盤星出來不妨奇特趙州空處便不在明白什麼趙州不行
不知不是老漢往往老漢轉身自在所以如此如今禪和子
不知不會爭奈不同奇特和尚不知為什麼不在明白若是別人往往分疏不下
趙州作家問事禮拜退依舊無奈老漢只得飲氣吞聲大手宗師論玄論妙
本分接人所以相罵接嘴潑水殊不知老漢平生不以棒喝接人平常言語只是天下奈何
平生許多計較所以橫拈逆行順行得大自在如今不理會只管趙州答話不為殊不知當面

[0142a05]至道無難(三重公案滿口含霜什麼)言端語端(七花八裂)一有多種
(分開一般什麼)(葛藤什麼)天際上月(覿面頭上漫漫脚下漫漫切忌昂頭低頭)
(不再寒毛)髑髏(棺木裏瞠眼行者同參)枯木龍吟(枯木再生達磨東土)
(邪法倒一說這裏什麼所在)揀擇明白(別人山僧)。

[0142a12]雪竇所以如此至道無難便隨後言端語端不以雪竇一有多種
言端語端為什麼多種具眼什麼摸索兩句所以古人打成一片依舊
有時有時有時不是不是畢竟怎生平穩
秋收冬藏一種自盡四句絕了雪竇有餘所以分開只是頭上
頭道至道無難言端語端一有多種許多天際便便這裏頭頭
全真豈不是心境打成一片雪竇頭上末後漏逗不少見得自然醍醐相似若是
便七花八裂決定不能如此說話髑髏枯木龍吟便是交加恁麼趙州恁麼
至道無難唯嫌揀擇語言揀擇明白老僧不在明白便不在明白什麼
不知和尚不知為什麼不在明白問事禮拜退古人問道公案雪竇穿
至道無難唯嫌揀擇如今不會古人只管若是作者這般說話不見香嚴如何
枯木裏龍吟如何道中髑髏裏眼睛石霜如何枯木裏龍吟如何髑髏裏眼睛
曹山如何枯木裏龍吟血脈不斷如何髑髏裏眼睛不盡什麼人大地未有
章句不知章句枯木龍吟見道髑髏無識消息
雪竇可謂大有手脚一時交加如是雪竇末後有為透過
何故百丈道一語言山河大地一一自己雪竇凡是末後自己什麼雪竇為人揀擇明白
既是葛藤什麼莫道人理不得設使山僧這裏只是理會不得

[0142c04]垂示一機一境一言一句大用現前軌則向上蓋天蓋地摸索不著
恁麼太廉纖生恁麼不得恁麼不得太孤危生如何即是

[0142c10]【馬大師不安(漏逗不少帶累別人)院主和尚近日如何
(四百一時日後不送好手仁義道中)大師日面佛月面佛(新鮮養子)。

[0142c13]馬大師不安院主和尚近日如何大師日面佛月面佛祖師不以本分事相如何此道光輝公案便
獨步丹霄不知往往枯木若是本分這裏須是耕夫手脚馬大師為人
如今有人馬大師院主沒交涉如今這裏是日有什麼交涉驢年夢見
只管古人馬大師如此什麼有什麼巴鼻這裏作麼生平穩所以向上
學者猿捉影日面佛月面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