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irvāṇa Sūtra 《佛般泥洹經》

Scroll 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佛般泥洹經

西晉河內沙門白法祖

[0168a16] 阿難:「那竭國。」阿難:「。」比丘華氏那竭國佛道得病阿難阿難:「。」佛言:「取水滿。」阿難水邊五百乘車上流水大阿難白佛:「上流五百乘車水大不可水大不遠。」

[0168a25] 華氏國人大臣見佛威神形貌端正安靜大臣作禮說經佛言:「何等比丘說經聞經何以?」:「人名誦經。」佛言:「何等?」:「思惟身體五百乘車問言:『五百乘車?』答言:『。』:『如是何以?』答言:『忽然。』:『比丘?』答言:『。』:『何以?』答言:『思惟身體。』:『如是。』」:「道中說經比丘五百乘車是故。」:「五百乘車何如雷聲?」:「正使乘車不如雷聲。」

[0168b13] :「優曇天下生死根本暴雨雷電霹靂兄弟眾人來到我所作禮:『何以?』:『霹靂兄弟何以?』佛言:『。』:『佛道如是霹靂甚深。』亦即。」

[0168b20] 大臣:「佛道如是以往佛經。」從者使黃金[*]以上從者白佛:「同知不用。」作禮阿難:「[*]。」阿難:「二十餘年未曾[*]如是。」佛言:「。」阿難:「今日面色如是[*]。」阿難:「得道面色如是今日夜半般泥洹面色如是。」

[0168c02] 阿難:「水邊洗浴身體。」阿難:「。」阿難水邊自取阿難:「華氏今日夜半般泥洹:『夜半般泥洹歡喜。』:『啼哭若一飯食氣力般泥洹長壽端正富貴生天可敬。』」

[0168c10] 阿難白佛:「比丘栴檀比丘急性比丘般泥洹以後我曹比丘云何共事佛經?」佛語阿難:「般泥洹比丘栴檀比丘思惟慚愧比丘。」

[0168c15] 阿難:「使。」阿難屈膝無為

[0168c17] 阿難:「何等一者有志二者不懈四者五者淨心比丘七法自知得度世道。」阿難意念阿難:「意念?」阿難:「不懈不懈作佛得佛。」

[0168c24] 比丘阿難:「。」阿難:「聖體不和。」比丘問事阿難:「比丘。」相見佛言:「。」比丘:「不須佛說七事我曹且止說經。」比丘:「阿難念佛何以以是七事。」比丘:「天上天下云何不從使病愈?」佛言:「舍宅如故佛心如故有病。」佛言:「七事持戒。」比丘:「般泥洹有身何況凡人?」比丘:「生子父母生活我曹般泥洹我曹?」世尊:「無生不死比丘念持。」比丘

[0169a10] 阿難:「使今日夜半般泥洹。」阿難奉命白言:「。」比丘名優佛言:「。」阿難白言:「二十五未曾比丘自來不問阿難。」佛言:「比丘諸天威神佛滅度貪欲見佛。」阿難問言:「滅度復有?」阿難:「那竭國境界四百八十頭頭不容諸天滅度中有頭髮:『奈何我曹滅度永逝大明三界般泥洹三界。』」

[0169a24] 阿難:「本經無生不死天地無不壞敗愚人天地以為虛空天地有成無不善惡隨身各自生死善惡。」

[0169a28] 阿難白佛:「佛滅度吾等佛身云何?」阿難:「無憂心理。」阿難:「?」阿難:「飛行皇帝殯葬。」阿難:「法云?」阿難:「法用纏身劫波交纏劫波上下舍利華香飛行皇帝。」佛說此時阿難在後慷慨白言:「滅度天下。」

[0169b12] 四面比丘滅度啼哭自相不見比丘比丘:「阿難所在?」對曰:「阿難低頭哽噎。」比丘流淚而言:「世尊滅度!」佛言:「本行豫告九十般泥洹。」

[0169b17] 四輩弟子千里阿難:「悲哀所以然盡心二十餘年敬身過去佛侍者阿難侍者阿難某時可見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某時不可飲食可食失儀比丘樂經不樂啼哭何為?」

[0169b25] :「比丘飛行皇帝何謂四德國王心理黎民帝闕飛行皇帝心軟治國知足無求清淨為首理家沙門正真其所慈心心理庶民稱嘆感動諸天飛行皇帝四德阿難比丘四德除饉女清信士清信女阿難經戒阿難四輩弟子退出去阿難第一四德復有四輩弟子不解阿難阿難無不開解不厭無不阿難第二四德四輩阿難左側無不吟詠阿難第三四德說經多少阿難所聞諷誦四輩增減阿難第四四德。」

[0169c13] 阿難白佛:「不遠舍衛國栴波國王舍國波羅[*]大國備悉滅度何不城外般泥洹?」

[0169c18] 阿難:「所以然往古王國大樂米穀黎民熾盛孝子東西四百八十南北二百八十黃金白銀琉璃水精城中寶樹華光五色三道兩邊兩邊居家舍宅刻鏤天上琴瑟男女無憂歡喜頭上遠達

[0169c28] 「聖王名曰飛行皇帝相率王法飛行七寶自然黃金飛輪神力白象神馬明月玉女四德小兒太子帝位沙門四千飲食調適堂堂絕世帝釋以為不如三德巨細慈愛至孝令親慈愛眾生財寶屋舍四德

[0170a13] 「十二鼓聲歌聲仁義歎佛黎民服飾明月瓔珞飲食伎樂忉利天居民不喜出遊車臣須達:『徐行不見心理。』心理持明珊瑚栴檀聖王稽首寶臣黎民巨細寶華無極國王四千飛行皇帝布施至大殿正殿:『寶殿。』:『殿足以殿。』自下以上七寶幢幡明相車駕飛行車駕四千在前殿

[0170b02] 「殿波羅四十黃金白銀琉璃水精黃金白銀琉璃瓦水精五十黃金白銀琉璃水精黃金白銀琉璃水精黃金[*],白銀[*],琉璃[*],水精[*]。殿中有四千黃金白銀琉璃水精黃金白銀琉璃水精黃金白銀琉璃水精天上成為

[0170b11] 「阿難四重黃金白銀琉璃水精浴池周匝四十黃金白銀白銀黃金琉璃池水水精琉璃自然蓮華冬夏常生香華殿下二十殿之前寶樹四十黃金白銀白銀黃金琉璃水精水精琉璃殿下思惟不宜殿辭讓不敢近臣沙門心明經持戒殿美食沙門壽命非常殿:『夫人。』遣令黃金白銀思念:『愚人不知三十三六千身為灰土寶殿久保?』:『一身小屋四十殿四千?』黃金白銀:『作意清潔邪婬非常無餘無常?』白銀琉璃水精:『後宮玉女四千遣令。』琉璃水精琉璃:『天下無為無為飛行皇帝如斯?』侍者:『玉女寶殿?』侍者:『寶臣夫人各自群臣天馬遣令。』

[0170c14] 「昇高:『?』侍者白言:『玉女。』群臣舉哀天馬[*]戀慕天王:『安置殿下。』玉女寶從者第一夫人舉手女寶:『天女天馬夜光瓔珞四方聖人稱臣孝順愛慕天王。』:『世世慈心女人嫉妬以往。』夫人舉哀:『奈何離棄我去。』脫身:『天王?』:『人命身為無期執心沙門修身不能。』:『自愛無生不死正心慈愛孝順久保。』稽首至誠:『四天天王咨嗟以為無喻無不神聖國土珍寶譬如天上天王。』:『呼吸無生不死。』殿黃金夫人庶民十方勤苦悲心使無為琉璃眾生琉璃水精無數劫九孔:『身為可恃?』」

[0171a18] 阿難:「飛行皇帝壽終梵天誰知佛身飛行皇帝修行正法四德七寶自然境界四百八十二百八十城中此地空無生死之後不復

[0171a26] 「阿難:『今日夜半般泥洹無後。』」稟戒阿難:「滅度?」叩頭啼哭奈何愕然:「?」近臣哽咽:「阿難:『滅度心所疑結。』。」:「阿難般泥洹。」太子:「稽首佛足消息世尊正殿泥洹般泥洹。」太子白言:「世尊云何?」:「受教。」太子阿難白言:「國王太子。」佛言:「。」太子五體投地稽首佛足長跪:「稽首佛足消息眾生拯濟滅度宮中。」:「飛行皇帝最後不復身著地中太子。」

[0171b18] 太子太子本末自陳愕然流涕黎民明法人定時到十四在外阿難:「十四萬人佛戒。」阿難世尊:「。」阿難白言:「寧可?」佛言:「不可相見。」國中賢者頭面稽首佛足叉手燈火光照二千及其臣民爾來稽首:「奉行?」

[0171b29] 佛言:「使者得佛說經四十九王國執行今夜般泥洹。」臣民莫不舉哀:「無不啼哭何為法天自愛人命難得原赦自愛。」賢者退出

[0171c08] 國有二十城中見佛光明城中阿難:「疑心世尊。」阿難:「善逝煩擾。」對曰:「不可以無數一佛質疑不以。」阿難:「且止不須。」在外阿難:「何以疑事?」阿難對曰:「滅度語言煩擾欲界無為。」佛言:「。」阿難即將頭面稽首佛足佛見年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