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I Reader
NTI Reader

Back to collection

Sāmaññaphalasutta 《寂志果經》

Scroll 1

佛說寂志果經

東晉西域沙門竺曇無蘭

[0271a01] 如是

[0271a01] 一時王舍城耆域比丘眾二百五阿闍世七月十五群臣百官眷屬圍繞群臣:「如是非時方便怵惕?」白王:「消散憂慮。」:「當作巧妙鼓樂可以。」白王:「馬車勇猛兵士消除。」白王:「不蘭迦葉阿夷迦旃五百在此大城大駕相見歡娛。」童子醫王名曰耆域(),謂言:「何故?」耆域白王:「佛世尊弟子稽首致敬疑惑開解。」

[0271a17] 阿闍世便見天耆域:「善哉。」耆域受教五百五百采女:「。」名曰調五百侍從前後王舍城炬火耆域:「比丘?」答曰:「二百五。」:「得無出國梵志五百音聲比丘?」耆域:「貴人佛世尊長夜寂然弟子法則光明見佛世尊弟子。」

[0271a29] 於是阿闍世世尊便五事王冠講堂耆域:「所在?」答曰:「比丘威神光光功德巍巍。」

[0271b04] 問訊一面——觀佛比丘眾寂定無量清淨甚深微妙欣然——叉手世尊:「佛心寂然微妙無念弟子心志微妙如是。」

[0271b08] 童子名曰:「大王?」白佛:「唯然世尊眾僧歡悅。」

[0271b11] 於是阿闍世白佛:「有所發言。」

[0271b12] 佛言:「便在意。」

[0271b12] :「娛樂睡眠算術印綬大臣百官知人恭敬飲食為己父母妻子奴婢供養沙門梵志以上求索安隱吉祥於是佛法得道?」

[0271b18] 佛言:「大王如是?」

[0271b19] 白佛:「不蘭迦葉:『所有乘車步行財寶侍從力士勇猛大象娛樂睡眠天人印綬大臣百官知人恭敬有所作為為己求索安隱父母妻子奴婢供養沙門梵志以上法律入寂?』:『無有世尊無罪無有父母羅漢得道供養今世後世行一於是有身壽終之後四事心滅各自腐敗復有。』唯然世尊以是心念:『云何無罪福報?』譬如有人奈何不蘭迦葉如是言語顛倒無有本末以為。」

[0271c07] 阿闍世白佛:「:『何謂因緣罪福無知?』:『今世後世精進一切苦樂。』世尊譬如道人如是我國以是開解即便。」

[0271c15] 「阿夷:『何謂住處云何於是法律?』:『大王他人亦作:「後世。」:「後世。」』『設有後世世間有為?』『後世後世。』有人:『後世後世。』譬如阿夷如是沙門得道多事言語心念:『一切王舍城所有不能開解所得沙門梵志使憂悒?』阿夷無益便

[0271c27] 「波休迦旃:『何謂住處畜生於是法律云何得道?』:『大王有人無有貢高積累住處於是無有流行罪福善惡有人覩見無有諍訟有身無有諸天用人壽終於是人間愛欲天人便六十二六十二種性六十二種性無用思想八難棄捐增益便安隱安隱常在在於便八十四幻術微妙便老病無有道人梵志如是清淨愛欲隨逐譬如其事如是無得梵志。』譬如有人波休迦旃如是沙門得道老病心念:『以是?』以為不用便退

[0272a19] 「:『於是法律云何成道?』:『大王所見愁憂慳貪破壞害人妄言兩舌飲酒無有布施無有福報殘害悖逆不善無罪因緣無有義理善惡。』譬如如是行法得道斷絕無有罪福心念:『如是?』以為即便退

[0272b02] 「:『何謂住處有人受罪云何前世學道得道?』:『大王一切有所所得罪福前世因緣愛欲因緣老病於是學道因緣生子然後得道。』譬如得道虛妄退。」

[0272b10] 阿闍世白佛:「不得開解問世財寶所在云何梵志於是法律得道?」

[0272b12] :「事事分別心結云何大王有人衣服娛樂居處本土念言:『阿闍世王衣服本土居處立德不如鬢髮袈裟沙門捨家。』便受法奉行妄言兩舌惡口何如往詣白言:『莊嚴居處捨家護身修行十善。』?」

[0272b24] 白佛:「我見歡喜問訊禮敬供養衣服飲食臥具醫藥。」

[0272b26] 佛語:「大法得道果證。」

[0272b27] 白佛:「說法。」

[0272b28] 佛語:「世間如來至真等正覺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天人師世尊便說法清淨尊長講說如來法律善利佛法善利法忍念念居家出家無罣礙便欲樂清淨念言:『欲棄財產眷屬鬚髮袈裟家信比丘戒二百五得度行止禮節失儀所有一心平等修習遠離心懷普安一切恐怖清淨加害遠離盜竊惠施思念清淨遠離淨修梵行貞潔消滅清淨遠離妄語誠信清淨兩舌敗德傳說彼此和解清淨兩舌遠離惡口不好自在不善柔順踊躍清淨遠離綺語發言安詳寂靜分別情理清淨綺語遠離除去求人清淨愚癡遠離慈心善權蠕動羞愧安慰一切清淨恚怒遠離睡眠空行常行寂然清淨睡眠遠離調戲囈語無有清淨調戲遠離狐疑猶豫一定在於善法清淨狐疑遠離邪見今世後世信施孝順父母尊敬賢聖修善道信壽命得道六通平等清淨無有邪見遠離不用尺寸不行繫縛牢獄清淨遠離男女居家妻子愛欲清淨治家清淨妄執牛羊清淨清淨遠離屋宇田宅園圃清淨田舍遠離金銀綺麗清淨遠離七寶玩弄清淨貪財遠離花香希求清淨花香遠離非時飯食一食為期清淨犁地莊嚴中間所為沙門嚴淨[*]憂愁常行真正節度知足一心然後沙門梵志信施土地所行根本枝葉具足種種清淨如是沙門遠離沙門梵志信施住處善思。』

[0273b02] 「沙門梵志所在信施住處所行求索飯食求索香華珍寶求索沙門道人遠離沙門梵志信施處於所行莊校錦繡繒綵驚起執持車馬常在名色沙門道人遠離沙門梵志信施沐浴自在所行所行斷絕香華求索供養道理真珠瓔珞白淨衣服樹木如此沙門道人遠離

[0273b15] 「沙門梵志信施牛馬男女大小大會如是沙門道人遠離如是沙門梵志信施莊嚴馬車行人牛羊妓樂歌舞調戲話語如是道行沙門道人遠離沙門梵志信施非法不一便[*]如是非法沙門道人遠離沙門梵志信施言語所行非法非法:『非法不如一法不如所行所為所為因緣因緣前往在後妄語危害得度棄捐不得自在。』如是諍訟非法沙門道人遠離沙門梵志信施囈語:『云何盜賊云何云何飲食云何男女大小云何?』世事好事如是非法沙門道人遠離沙門梵志信施妄說婆羅門樹木人事國事如是如是非法沙門道人遠離

[0273c12] 「沙門梵志信施所為非法語言治生財物如是非法沙門道人遠離沙門梵志信施幻術興起邪見妄語有所欺詐乾陀羅孔雀雜碎欺詐迷惑如是非法沙門道人遠離沙門梵志信施迷惑欺詐星宿災變風雲求索聚落國王如是非法沙門道人遠離沙門梵志信施若干畜生處方令人下淚動人血脉欺詐安隱如是畜生沙門道人遠離沙門梵志信施所行非法嫁娶嬿宮殿精進精進雜事如是畜生沙門道人遠離

[0274a05] 「沙門梵志信施若干種畜邪見占相珠寶牛馬居家刀刃所見男子女人大小如是邪見沙門道人遠離沙門梵志信施非法以為卜問如是邪見沙門道人遠離沙門梵志信施見善恐怖安隱死亡如是邪見沙門道人遠離沙門梵志信施國王國王不如國王出遊國王不得自在敗壞六畜馬車如是邪見沙門道人遠離沙門梵志信施日月順行日月差錯星宿順行星宿差錯日月運行不順災異無常日月霹靂如是邪見沙門道人遠離沙門梵志信施便日月是故順行以是不順星宿因緣不順因緣有所罣礙日月西行云何雷電霹靂如是常見證驗沙門道人遠離賢聖

[0274a29] 「弟子沙門以是奉賢戒品隨身顧戀譬如飛鳥飛行空中隨身比丘如是奉賢希望節度安隱安詳失儀屈伸依法戒品第一知足根門寂定守護使無想目見好色以為奉行善本遠離守護眼根如是不可愚癡不善使比丘賢聖第一知足寂定禮節安隱閑居寂然其中離世心念無想愚癡常行慈心清淨無有所在遊行安隱譬如有人遠行經過惡道得度盈利供給妻室男女親族:『歡喜。』比丘如是遠離愚癡清淨無有垢濁喜悅譬如有人連年後日安隱有力飯食消釋念言:『除愈。』比丘如是瞋恚思惟歡喜譬如有人為他使不得自在然後良民念言:『。』比丘疑心猶豫清淨欣喜踊躍譬如有人牢獄痛苦然後念言:『。』比丘如是除去狐疑心淨歡喜比丘清淨譬如有人恐怖飢餓安隱值得穀米逸豫無畏念言:『困難歡喜。』比丘如是清淨無疑五蓋塵勞心力智慧刑獄飢餓愛欲不善清淨第一譬如有人洗浴清潔無垢岸邊歡喜比丘如是寂然獨處安靜喜悅一切無有普觀寂然喜悅安隱第一一心以是清淨寂然得無愛欲除去具足安隱善行第二一心以是三昧歡喜安隱無罣礙具足無有欣喜譬如芙蓉污泥長養無著比丘如是於是三昧安隱歡喜以是正受至于得無清淨無有第三一心以是安隱定安無著無有普觀無所有歡喜安隱譬如完具無邊東方不能南西亦復如是所以不可中有流水清涼無能滿具足普遍清淨比丘如是於是愛樂安隱具足無身普見以是安隱清淨除去愛欲第四禪一心譬如有人衣服無有上好比丘如是身行清淨無垢歡喜得度不見有身普觀用心清淨無有譬如講堂有人不能不能不能不動比丘如是不動空淨比丘了知正受寂然四大從父魂神立身使無色除去一切根本立身化現具足眾好譬如草木拔根比丘如是如此所有有名四大合成從父衣食虛偽堅固滅法魂神使不動搖立身化現無有色心具足形容三昧若干形容具足譬如有人比丘如是如此有形四大合成從父魂神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