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I Reader
NTI Reader

Back to collection

Guoqu Xianzai Yinguo Jing (Sūtra on Past and Present Causes and Effects) 《過去現在因果經》

Scroll 3

過去現在因果經卷第三

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羅


[0636b08] 「爾時白淨王發遣大臣太子瓔珞摩訶波闍波提:『太子瓔珞車匿。』摩訶波闍波提瓔珞倍增念言:『四天下極為薄福明智轉輪聖王。』莊嚴耶輸陀羅:『太子以此。』耶輸陀羅耶輸陀羅自愛使不安

[0636b17] 「爾時大臣跋伽仙人苦行除去便仙人仙人互相問訊於是仙人:『白淨王所以至於白淨王太子厭惡生老病死出家學道大仙?』跋伽仙人:『童子端正相好具足議論宿乃是太子鄙薄我等從此北行仙人阿羅邏迦蘭。』

[0636b26] 「爾時師大即便仙人太子在於端坐思惟相好光明日月即便侍衛太子一面互相問訊於是太子:『大王使尋求太子有所。』太子答曰:『?』:『大王太子出家太子恩愛情深憂愁太子便宮城太子道業靜心不必山林摩訶波闍波提耶輸陀羅內外眷屬大海太子拯救。』

[0636c11] 「爾時太子深重:『豈不恩情生老病死是以恩愛終日無生老病死苦至於所以將來和合憂愁大火今生將來修道七寶滿焰火有人設有出家修道云何宮城修學世間不能在此靜寂捐棄古昔入山學道無有便是先王。』

[0636c27] 「爾時太子:『太子一言未來果報一言不能未來世必定有無太子云何未來不定果報生死果報不可決定有無云何欲求解脫果太子便。』

[0637a04] 「太子答言:『仙人未來一者一者疑心決定以此所以果報所見生老病死求解脫免不久志願不可如此。』爾時太子師大辭別北行阿羅邏迦蘭仙人于時師大太子啼泣懊惱一者太子情深二者使太子不能移轉徘徊不能:『使云何我等聰明智慧心意柔軟種族密令。』憍陳如:『汝等?』答言:『善哉。』即便辭別太子師大宮城

[0637a23] 「爾時太子阿羅邏迦蘭仙人住處恒河王舍城人民太子顏貌相好歡喜愛敬舉國奔馳瞻視如是娑羅便:『?』答言:『白淨王太子悉達諸相轉輪王四天下出家成就一切種智人民來看以是所以。』娑羅歡喜踴躍太子所在使者尋求太子端坐思惟

[0637b06] 「使大王便嚴駕臣民太子太子相好光明日月即便侍衛問訊:『太子四大調和我見太子歡喜太子種姓世相轉輪王太子轉輪王具足云何深山沙土我見是故所以太子聖王我國太子四兵攻伐太子。』

[0637b19] 「爾時太子娑羅深感:『種族明月所為前後便身命轉輪王亦復王國善心所以辭別父母剃除鬚髮生老病死五欲

[0637c01] 「『世間五欲大火諸眾生不能云何貪著所以仙人阿羅邏迦蘭求解最上導師求解不宜在於初始嫌恨正法治國人民。』太子娑羅太子惆悵合掌流淚:『太子踊躍太子悲苦大解太子。』太子於是辭別奉送次於不見

[0637c14] 「爾時太子即便阿羅邏仙人于時諸天仙人:『悉達棄捨國土辭別父母無上正真一切眾生至於。』仙人歡喜太子奉迎:『善來!』太子仙人太子顏貌端正相好具足恬靜愛敬太子:『所行道路得無太子初生出家悉知自覺大象古昔盛年五欲至於然後國邑出家學道太子壯年五欲精進速度彼岸。』太子聞已:『極為歡喜生老病死。』仙人答言:『善哉善哉!』即便:『眾生微塵微塵五大五大貪欲瞋恚煩惱於是流轉生老病死憂悲苦惱太子。』

[0638a08] 「爾時太子即便問曰:『已知生死根本方便?』仙人答言:『生死出家修持戒行謙卑忍辱空閑處修習禪定離欲不善初禪覺觀第二禪正念樂根第三禪苦樂淨念第四禪無想如此名為解脫然後方知解脫入空無量一識無所有處種種名為究竟解脫學者彼岸太子生老病死患者應當修學如此。』

[0638a22] 「爾時太子仙人喜樂思惟:『所知究竟煩惱。』即便語言:『說法有所未解。』仙人答言:『從來。』:『無我無我無知無知攀緣既有攀緣有染解脫以是究竟滋長下生以此彼岸一切名為真解脫。』仙人默然思惟:『太子甚為微妙。』

[0638b07] 「爾時太子仙人:『出家梵行幾許?』仙人答言:『十六便出家梵行一百。』太子聞已心念:『出家以來如是所得正如?』于時太子仙人爾時仙人太子:『久遠苦行所得正如云何苦行?』太子答言:『苦難。』仙人太子智慧堅固決定一切種智太子:『。』於是太子答言:『善哉!』迦蘭論議問答亦復如是太子即便仙人太子心念:『太子智慧深妙奇特難測。』合掌奉送

[0638b23] 「爾時太子調伏阿羅邏迦蘭仙人即便前進苦行憍陳如住處尼連禪河靜坐思惟:『觀眾生苦行。』思惟便苦行於是諸天奉獻太子正真淨心守戒日食設有

[0638c01] 「爾時憍陳如太子端坐思惟苦行日食日食乃至憍陳如苦行供奉太子白王大臣太子所行

[0638c06] 「爾時師大顏貌身形猶如有人葬送守門者白王:『大臣門外。』聞已守門人相見不能如是良久:『太子既是性命性命云何?』答言:『尋求太子便跋伽仙人住處太子仙人太子所在太子便前行遇見太子在於端坐思惟相好光明日月太子大王摩訶波闍波提耶輸陀羅憂苦太子深重答言:「豈不親戚恩情生死愛別離苦。」如是種種言辭堅固須彌山不可移動爾時即便選擇隨從所在人中:「太子阿羅邏迦蘭仙人恒河天神王舍城娑羅太子方便出家太子亦復前行仙人說法降伏苦行中尼靜坐思惟日食。」』

[0639a03] 「爾時白淨王師大使如此大悲大臣:『太子轉輪王父母親恩愛深山苦行薄福如此珍寶。』使摩訶波闍波提耶輸陀羅白淨王即便嚴駕五百乘車摩訶波闍波提耶輸陀羅亦復五百一切資生具足車匿:『太子深山資糧太子隨時供養使。』

[0639a14] 「車匿疾速太子消瘦相連血脉波羅頭面良久:『大王憶念太子日夜資生太子。』于時太子車匿:『父母國土在此云何?』爾時車匿思惟:『太子不肯如此奉事太子。』於是車匿太子晨昏

[0639a25] 「爾時太子念言:『今日乃至日食身形消瘦枯木苦行滿不得解脫不如閻浮樹思惟離欲寂靜真正以此取道外道般涅槃節節那羅延以此取道受食然後成道。』尼連禪河洗浴洗浴身體不能天神樹枝牧牛女人難陀波羅淨居天:『太子在於供養。』女人聞已歡喜于時地中自然千葉蓮花乳糜女人奇特乳糜太子頭面奉上太子即便:『施食充氣使安樂年壽智慧具足。』太子如是:『成熟一切眾生。』訖已受食身體氣力充足菩提

[0639b18] 「爾時退轉菩薩獨行波羅樹自發:『不成。』菩薩不能于時步步震動音聲爾時地動歡喜開明:『。』從地踊出菩薩五百虛空右繞菩薩雜色香風爾時偈讚

「『菩薩,  
  深遠,  開明
  虛空,  菩薩
  ,  香風清涼
  菩薩瑞相,  過去佛
  以是菩薩,  必定成正覺。』

[0639c04] 「於是菩薩思惟:『過去無上道?』即便釋提桓因凡人菩薩問言:『何等?』:『吉祥。』菩薩歡喜吉祥菩薩:『?』於是吉祥即便菩薩發願:『菩薩道。』菩薩以為結加趺坐:『過去佛誓言:「不成正覺。」如是。』天龍鬼神歡喜清涼四方禽獸菩薩成道

[0639c16] 「爾時菩薩在於發誓天龍八部歡喜虛空踊躍讚歎第六天魔王宮殿自然動搖於是魔王懊惱精神念言:『沙門瞿曇五欲端坐思惟不久成正覺廣度一切超越未成。』

[0639c23] 「爾時憔悴白言:『何故憂慼?』魔王答言:『沙門瞿曇超越。』即便:『菩薩清淨超出三界神通智慧不明天龍八部稱讚造惡。』形容極為端正妖冶善能天女第一瓔珞可愛其父:『何故憂愁?』:『世間沙門瞿曇自在智慧眾生境界不如眾生歸依是故未成橋梁。』於是魔王男女眷屬波羅樹牟尼寂然不動度生

[0640a11] 「爾時魔王左手右手調菩薩:『剎利可畏何不轉輪王出家生天第一所行剎利轉輪王乞士安坐本誓試射苦行仙人莫不驚怖迷失瞿曇安全。』菩薩菩薩不動魔王即便天女菩薩爾時空中變成蓮花

[0640a21] 「三天菩薩:『仁者至德天人應有我等天女端正供給晨昏左右。』菩薩答言:『無常妖媚形體不端不善三惡道鳥獸汝等定意清淨心便。』三天變成老姥白面垂涎骨立不能

[0640b02] 「魔王如是堅固思惟:『雪山之中摩醯首羅即便恐懼退善心瞿曇移轉方便。』菩薩:『人間便上昇天宮五欲。』菩薩答言:『先世自在天下生三塗非我。』菩薩:『果報所知果報知者。』菩薩答言:『果報。』于時大地震動於是地神七寶滿蓮花從地踊出:『菩薩頭目髓腦浸潤大地妻子珍寶布施不可稱無上正真以是惱亂菩薩。』地神菩薩供養忽然。◎

[0640b22] ◎「爾時魔王思惟:『方便不能瞿曇方便集軍迫脅。』諸軍忽然充滿虛空形貌各異大樹種種師子龍頭熊羆一身多頭眾多羸瘦大脚胸前灰土面色半白師子蛇皮纏身頭上瞋目空中旋轉如是不可稱圍繞菩薩復有菩薩身四方奮發震動山谷所見四大海水一時

[0640c11] 「護法天人忿瞋恚毛孔血流淨居天惡魔惱亂菩薩慈悲於是虛空魔軍無量無邊圍繞菩薩惡聲震動天地菩薩猶如師子處於鹿:『嗚呼未曾有菩薩決定成正覺。』互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