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Fo Ben Xing Ji Jing (Abhiniṣkramaṇasūtra) 《佛本行集經》

Scroll 18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佛本行集經卷第十八

天竺三藏闍那崛多

剃髮
[0735a13] 「爾時太子天冠無價摩尼車匿如是:『車匿摩尼寶淨飯大王無量頂禮付囑一切愁苦如是:「不以捨離足下不以瞋恨亦復不為求覓資財不以祿欲求天上一切諸眾生不正迷惑黑暗光明如是生死欲求利益世間愁憂無常有漏出家大慈如是出家憂愁。」』

「『假使恩愛共處,  有別
  無常須臾,  是故求解。』

[0735a29] 「爾時太子如是:『憂苦棄捨出家是故大王不須愁憂有人憂愁五慾縛著應須憂愁所以有人所以養育父母施法世子如是出家莫如求法無有時節所以人居世間無限如是是故智人上行決定譬如有人共死同居無有車匿淨飯王如是多種語言如是方便車匿雖然淨飯王無德行處如是無有恩義愛著孝順所以一切憶念憂愁。』

[0735b18] 「爾時車匿太子如是語言遍體熱惱滿面合十指掌太子:『大聖太子太子親族大生憂愁不喜心情斷絕大象不能?』:『精進聞說大驚車匿聖子同日一時愛敬不已。』

「『假使,  如是
  心酸,  我愛同日。』

[0735b28] 「爾時車匿聖子:『聖子諸天神通力強令非我云何聖子出家既是同日一種無異豈能聖子須臾聖子不合乾陟憂悲如是聖子不合背捨老父出家無有絕妙尊者孝養所生父母姨母摩訶波闍波提以是聖子恩義聖子耶輸陀羅貞潔具足亦復不合棄捨相離雖然聖子捨離一切釋種親族既是同日不合但是聖子常隨不得背捨大聖太子是故意中不忍憂悲燒心迴向聖子在此空閑城邑淨飯大王聖子不還聖子所有朋友婇女聖子:「毀辱非法眷屬眷屬遺忘憎惡。」妄說毀辱心意口舌聖子惡言妄言聖子妄言聖子譬如有人月天種種惡事毀辱有人如此能信聖子恒常慈悲聖子囑託不善聖子大慈悲恒常美言眾生是非是故善哉聖子迴心。』

[0736a01] 「爾時太子車匿如是憂悲苦惱聞已車匿:『車匿應須別離憂惱何以一切眾生有別車匿一切眾生所有愛著養育有別。』

「『譬如大樹,  宿
  後日各自,  眾生離別亦復
  猶如盛夏,  離散
  眾生離別,  須臾聚合分離
  來生此間,  歸本
  ,  彼此
  一切去來,  眾生愛著
  分別。  猶如樹木枝葉
  各別有色形容,  本來染污
  無常眾生。  譬如蔓生
  墮落,  人命如是
  長年。  往昔一切仙人
  如是無常,  設使壽命八大
  至於無常敗壞,  無有疑慮
  猶如各自,  飲水
  上船彼岸,  岸上
  父母生子亦復,  眷屬朋黨
  少小同在,  長大須臾各別
  業果,  受苦不等
  及至無常催促,  。』

[0736a27] 「爾時太子車匿:『善生車匿是故自心決定所以愛著大家不能到家迦毘羅城親族如是:「汝等眷屬太子割捨愛著何以誓言。」』爾時太子車匿

「『假使血肉,  筋脈
  一切磨滅消亡,  性命
  不捨重擔,  本源
  解脫道場,  相見。』

[0736b09] 「爾時車匿太子自身兩手太子:『善哉聖子歡喜如是誓言大聖我有聖子還本從此獨自聖子眷屬聖子淨飯姨母摩訶波闍波提:「梵聲聰慧向何處?」』爾時太子車匿:『車匿父母眷屬從此獨自所以眷屬一切悉皆愛念車匿上來有如有人愛人言語意氣必得賞賜決定心得捨家道出大生眷屬一切號咷哭泣大小一切人民苦惱喜歡。』

[0736b27] 「爾時車匿合十指掌大哭太子:『如是聖子還家大王種姓斷絕。』車匿乾陟胡跪太子兩眼流淚車匿太子:『大聖太子畜生慈悲垂淚聖子眷屬聖子正觀乾陟聖子還家是以胡跪開口聖子。』

[0736c08] 「爾時太子功德萬字莊嚴相輪猶如芭蕉內心柔軟金色網縵手指乾陟頂上:『乾陟作馬得度負重乾陟還家自養最後遠路今日乾陟憂惱欲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甘露分布。』

「『太子羅網,  萬字輪相
  金色柔軟清淨,  乾陟
  猶如語言,  同日乾陟
  悲啼懊惱,  作馬
  甘露,  負載
  分別密教甚深,  報答。』

[0736c23] 「爾時車匿太子:『大聖太子今日廣大王位聖子具足一切諸相玉女莊嚴多種五欲人間何故聖子妙樂充滿曠野之內恐怖獨行遠離云何?』太子:『車匿雖然諦聽世間五慾無常究竟不合心安暫停如草不久消散猶如小兒芭蕉無有真實閃電還滅水上無有陽炎。』

「『五慾,  猶如
  刀刃,  
  哭泣,  夢見快樂
  ,  猶如
  果子,  不久
  惡人,  慈心
  猶如,  苦惱
  大火,  不慎
  妙色人天,  久長
  無有厭離,  
  猶如,  鹹水
  五欲,  不厭
  是故智人,  五欲
  猶如毒蛇,  長壽
  遠離毒藥,  大火
  智慧,  應當捨離
  生死,  一切堅實
  念念暫停,  世法如是
  壽命自由,  死鬼
  如是思量,  世間。』

[0737a28] 「爾時太子車匿:『車匿五欲有如多種過患車匿王位種種雜亂我見如是可畏曠野之中飛禽走獸盜賊恐怖獨行遠離欲樂意樂所願車匿如是語大事車匿如是法行之內法眼隨喜。』車匿太子:『大聖太子太子定作不敢聖子聖子。』

[0737b09] 「爾時太子車匿:『善哉善哉車匿如是順從善利。』太子身上所有瓔珞如是弘願:『最後在家莊嚴最後在家莊嚴。』車匿車匿:『車匿瓔珞眷屬。』車匿瓔珞太子:『聖子瓔珞聖子眷屬眷屬:「車匿何故太子他國車匿悉達太子囑託我等?」如是當作?』太子:『車匿頂禮淨飯姨母摩訶波闍波提尊者一切眷屬悉皆問訊車匿淨飯大王如是:「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所以得證還家見大。」姨母摩訶波闍波提大夫:「憂愁聖子必得善利歡喜相見。」一切婇女親族童子釋種如是:「無明暗網迦毘羅。」』

[0737c03] 「爾時太子車匿索取摩尼莊嚴七寶右手拔出左手紺青優鉢羅螺髻右手自持利刀割取左手空中天帝釋希有歡喜太子承受爾時諸天上天供具供養

[0737c10] 「爾時淨居諸天大眾太子不遠華鬘化作剃刀太子不遠而立太子如是:『?』太子:『。』太子:『能者可知。』

[0737c16] 「爾時利刀太子無見頂相螺髻剃頭帝釋天希有一一天衣三十三天供養從此諸天供養菩薩髮髻至今不斷

[0737c22] 「爾時太子一切瓔珞天冠上猶天衣念言:『出家出家在於袈裟出家山林如法。』淨居天太子如是應時化作獵師身著袈裟染色弓箭漸漸太子之前相去不遠默然

[0738a01] 「太子獵師身著袈裟弓箭如是:『山野仁者袈裟迦尸千億種種栴檀衣服袈裟可取如是迦尸。』

「『解脫聖人,  弓箭不合
  歡喜,  天衣。』

[0738a09] 「爾時獵師菩薩:『善哉仁者。』化人菩薩袈裟菩薩迦尸千金種種栴檀菩薩爾時歡喜袈裟慶幸脫身迦尸獵師淨居天菩薩迦尸微妙神通虛空一念梵天供養菩薩天神乘空菩薩歡喜希有奇特袈裟染色歡喜

[0738a20] 「爾時菩薩剃頭袈裟染色衣著形容改變嚴整如是弘誓:『出家。』菩薩車匿淚流滿面車匿分別獨一無雙袈裟徐步跋伽仙人居處車匿曲躬頂禮菩薩圍遶菩薩三匝車匿菩薩不肯還家身體袈裟天冠鬚髮身體無諸瓔珞微妙迦尸如是一切種種兩手投身撲地心意良久諦觀菩薩行兩手乾陟大聲良久觀見菩薩心意無可瓔珞衣裳乾陟行道思惟直立不能前思慕不樂車匿如是心懷多種漸漸迦毘羅城乾陟數數觀看菩薩車匿氣力歡喜菩薩捨家出家鬚髮憂愁恒常懊惱身形羸瘦氣力假使瓔珞莊嚴離別菩薩無有威神無有威德菩薩大聲滿面悲鳴在於路上水草飢渴羸弱威力威神悉皆減損不復能行眼中恒常菩薩到處半夜羸弱

「『菩薩半夜,  車匿辭別乾陟
  威勢,  到家。』

佛本行集經車匿品第二十三

[0738b25] 「爾時車匿乾陟辭別太子迦毘羅城當初入時譬如有人迦毘羅城之內四面周匝園林苑囿以太出家無有威神枯竭迦毘羅城所居人民大小車匿將領乾陟不見太子不見車匿乾陟次第車匿:『悉達太子何處?』車匿流淚滿面哭泣哽咽不能一切人民悲泣啼哭隨逐車匿乾陟隨行疑惑車匿如是:『王子何處我國歡喜何處捨離?』車匿隨行:『不敢聖子聖子捐棄自宮發遣乾陟使太子獨自出家。』一切人民奇特希有:『未曾有法。』對面共相謂言:『悉達太子難行能行。』一切人民如是稱說猶如流水如是:『逐出至於人師徒步行者隨行一日離別聖子存活所以聖子無有威神無有勢力太子寂寞曠野無異所居太子威神叢林聚落。』

「『內人,  口稱希有如是
  悉達曠野,  太子。』

[0738c25] 「爾時乾陟所有一切人民自家聲聞一切所有人民婇女如是謂言人民所有婇女歡喜遙望太子人民婇女車匿離別太子獨自門戶退大哭淨飯王苦惱切身思惟悉達太子齋堂淨心修持苦行憂愁內心日夜守一諸天種種方便因緣欲求爾時車匿苦惱憂悲乾陟太子瓔珞無價寶冠淨飯王譬如王子怨敵左右瓔珞王宮如是如是車匿離別太子大王宮中亦復如是車匿入時乾陟淨飯王之外入門內觀太子左右行動不見太子地大譬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