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Sutra on the Wise and Foolish (Damamūka) 《賢愚經》

Scroll 2

賢愚經卷第二

元魏涼州沙門慧覺高昌郡

波斯匿王金剛第八

[0357b11] 如是我聞

[0357b11] 一時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波斯匿王大夫名曰金剛極為醜惡肌體猶如頭髮猶如馬尾便:「守護外人所以夫人醜惡遣人。」愁憂無餘便:「居士貧乏錢財便將來。」貧窮便情狀:「醜惡未有供給納受。」長者子長跪白言:「正使大王何況大王遺體奉命。」宮殿舍宅:「出行醜惡未有外人覩見門戶在內。」財貨一切供給使以為大臣所有財寶饒益月月會同夫婦男女共相娛樂悉皆大臣恒常眾人:「不可顯現是以將來設計。」同心共相便門戶爾時:「處在日月眾人。」念言:「在世眾生苦厄過度。」即便至心世尊,「見教。」精誠地中見佛歡喜歡喜頭髮自然細軟紺青歡喜惡相自然現身以上金色見佛歡喜歡喜惡相身體端嚴猶如天女奇妙蓋世無能不曾歡喜踊躍不能相好非凡希有惡相無有說法應時須陀洹得道便開戶自相謂言:「將來乃至如是。」閉門醒悟入門奇妙容貌人中欣然:「。」:「?」以上:「如是。」:「相見。」白王:「女郎相見。」:「。」:「何以女郎天女。」女婿:「如是將來。」即時歡喜踊躍不能嚴駕夫人禮佛一面波斯匿王白佛:「宿醜陋皮毛畜生世尊開示。」

[0358a23] 大王:「夫人處世醜陋宿罪福過去久遠大國波羅[*],國中長者財富無量舉家供養辟支佛身體形狀醜陋憔悴長者小女日日辟支佛惡心輕慢:『面貌醜陋可憎乃至如是。』辟支佛供養在世經久入涅槃檀越種種虛空出水西西虛空種種使覩見神足長者歡喜即時悔過:『尊者惡心。』辟支佛懺悔。」大王:「爾時王女爾時不善毀呰賢聖辟支佛口過於是以來神變改悔端正無能供養辟支佛世世富貴解脫如是大王一切眾生有形之類護身妄為。」

[0358b14] 爾時波斯匿群臣一切大眾因緣果報信敬以是信心四果無上平等復有不退轉渴仰敬奉佛教歡喜奉行

因緣第九

[0358b21] 如是我聞

[0358b21] 一時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弟子二百五爾時城中長者長者夫人男兒名曰宿世父母驚怪兩手相好金錢兩手父母歡喜即便收取已故如故如是金錢滿未曾有父母求索出家父母即便爾時頭面作禮白佛:「世尊見憐出家。」:「出家。」鬚髮袈裟便沙彌滿足大戒眾僧受具眾僧次第作禮兩手金錢如是次第一切金錢受戒精勤修習羅漢

[0358c09] 阿難白佛:「世尊比丘金錢世尊開示。」?阿難:「善思。」

[0358c12] 阿難:「如是!」

[0358c13] 佛言:「過去九十一毘婆尸出現政法教化度脫眾生不可稱眾僧遊行國界豪富長者子施設飯食供養弟子爾時財貨見佛王家歡喜即為。」阿難:「爾時以此九十一金錢財寶自恣無有窮盡爾時比丘正使得道未來果報亦復無量是故阿難一切眾生布施。」

[0358c25] 爾時阿難眾會信解須陀洹果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無上正真道意復有不退一切眾會歡喜奉行

因緣第十

[0359a02] 如是我聞

[0359a02] 一時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大比丘二百五爾時豪富長者男兒面首自然天雨滿提婆見佛相好無比歡喜思惟:「生處諸眾。」白佛:「世尊眾僧明日蔬食。」即時于時明日食時眾僧化作嚴飾眾僧種種飲食福德自然眾僧諸法合家須陀洹父母求索出家弟子父母稽首佛足比丘佛教入道:「善來比丘!」鬚髮袈裟沙門佛教羅漢

[0359a21] 爾時阿難長跪白言:「世尊比丘如是自然天華能化飲食世尊。」

[0359a24] 阿難:「過去毘婆尸出現度脫眾生諸眾遊行聚落供養錢財歡喜供養眾僧至心敬禮於是。」阿難:「爾時比丘過去信敬至心九十一身體有所飲食自然得道是故阿難一切眾生以為猶如自得。」

[0359b06] 爾時阿難諸眾歡喜奉行

一一因緣第十一

[0359b09] 如是我聞

[0359b09] 一時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長者男兒天雨七寶滿相師占相相師長者:「。」長者聞已心懷歡喜相師:「。」相師問曰:「?」長者答曰:「天雨七寶滿我家。」相師答曰:「福德勒那提婆。」才藝博通神聖心懷渴仰貪欲出家父母往詣頭面作禮白佛:「世尊出家。」:「善來比丘!」鬚髮法衣在身說法羅漢

[0359b21] 阿難白佛:「世尊比丘天雨衣食自然無有?」

[0359b23] 阿難:「過去毘婆尸佛出現度脫眾生不可計數爾時眾僧遊行村落居士眾僧種種供養財寶供養便眾僧誓願。」阿難:「爾時供養比丘過去信敬眾僧乃至九十一無量財寶衣食自然無有爾時信敬得道果證。」

[0359c04] 爾時眾會信心乃至第四復有發心不退轉爾時眾會歡喜奉行

一二羼提第十二

[0359c09] 如是我聞

[0359c09] 一時羅閱祇竹園中止爾時世尊初始得道阿若憍陳如迦葉兄弟羅閱祇無量莫不讚歎:「如來出世甚為奇特眾生之類。」憍陳如:「大德比丘宿如來因緣法鼓甘露法?」

[0359c16] 比丘人民世尊:「過去誓願:『。』」

[0359c19] 比丘聞已白佛:「誓願其事云何哀愍解說。」

[0359c20] 比丘:「諦聽諦聽善思久遠無量無邊不可思議阿僧祇劫閻浮提大國波羅[*],當時國王名為爾時國中大仙羼提五百弟子處於山林修行忍辱于時國王群臣夫人婇女入山遊觀休息婇女遊行花林羼提端坐思惟說法王覺不見四大仙人問曰:『四空定?』答言:『。』問曰:『四無量心?』答言:『。』問曰:『四禪?』:『。』:『功德未有凡夫在此云何可信?』問曰:『常在?』仙人答曰:『修行忍辱。』:『忍辱能忍?』兩手仙人猶言忍辱忍辱顏色不變忍辱爾時天地震動仙人五百弟子虛空:『如是忍辱?』答言:『變易。』驚愕問言:『忍辱?』仙人答曰:『。』如故恐怖,『毀辱大仙懺悔。』仙人:『女色成佛三毒。』爾時山中鬼神迦梨王忍辱仙人懊惱雲霧雷電霹靂及其眷屬仙人:『傷害。』國王懺悔之後仙人供養爾時梵志徒眾羼提塵土糞穢爾時仙人如是即時立誓:『群生成佛佛道法水塵垢清淨。』」比丘:「爾時羼提我身四大憍陳如五比丘梵志比丘爾時忍辱是故得度。」

[0360b06] 比丘未曾有歡喜奉行

第十三

[0360b09] 如是我聞

[0360b09] 一時舍衛國祇洹中止爾時尊者阿難中食坐禪思惟:「如來甚為奇特眾生之類安樂。」思惟:「憍陳如比丘善本因緣法門法鼓甘露法?」白佛:「憍陳如先世實有因緣過去飢渴安隱是故解脫。」

[0360b18] 賢者阿難白佛:「過去其事云何開示眾會。」

[0360b20] :「過去久遠阿僧祇劫閻浮提大國閻浮提四千國王夫人大臣慈悲四等心一切未曾十善教誨四方國土安樂莫不血氣爾時人民十善邪惡不敢五夜,『我等血氣全身教導十善我等飲食飢渴大王慈悲豈不?』哀傷刺身五夜各自飽滿欣喜無量:『充足十善飢渴安隱成佛法身戒定慧三毒飢渴安置涅槃安隱。』阿難爾時我身五夜憍陳如五比丘世世誓願是故說法便解脫。」

[0360c12] 尊者阿難諸眾敬仰歡喜奉行

六師第十四

[0360c15] 如是我聞

[0360c15] 一時王舍城竹園之中二百五比丘信敬四事供養比丘勸導國有六師富蘭那出世邪見信服邪教廣布遍滿敬奉六師有道供給無心拔擢慇懃方便不從數數供養:「不能奉事瞿曇教理無有大會。」之後設供遣人六師來集上位自來白王:「數數瞿曇如何?」:「不能時到。」受教遣人大眾六師上座眾僧次第神足六師六師坐定如是再三俛仰檀越上座佛語施主:「。」洗手洗手檀越上座佛語檀越:「不為。」受教六師六師不得出言舉手便梵音上座:「。」即便六師虛空不可眾僧一切說法佛語檀越:「師說。」六師六師同時舉手於是如來眾會柔軟法性分別義理佛說開解法眼淨其餘眾人第三出家無上不退隨心信敬三寶六師

[0361b01] 於是六師閑靜求學天魔波旬不能宣布化作六師飛行空中出水分身散體愚癡忿供養六師:「技能瞿曇離散比來奇妙國王決勝負。」已定智能神化沙門之後可否:「汝等佛德弘大神足無礙師子須彌大小有別迷惑?」六師:「在後大王我等使偏心之後巨細。」:「汝等毀辱正使神足使。」六師:「王平。」六師嚴駕白佛:「六師紛紜世尊神力邪惡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