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I Buddhist Text Reader

Back to collection

Dharmaguputakavinaya (Si Fen Lu) 《四分律》

Scroll 33

四分律卷第三十三 (分之十二)
姚秦罽賓三藏佛陀耶舍 竺佛念

受戒

[0794c14] 迦葉:「釋提桓因供養 聽法。」迦葉念言:「 大沙門威德使釋提桓因供養
聽法大沙門神足自在阿羅漢不如阿羅漢。」時世

[0794c19] 梵天王供養如來 放大光明四方大火 清淨叉手合掌如來
在前迦葉起見光明 四方大火清淨 明日如來白言:「。」
問言:「云何 ?」迦葉:「梵天王聽法 。」迦葉念言:「大沙門
梵天王聽法大沙門 神足自在阿羅漢不如 阿羅漢。」時世迦葉

[0795a02] 迦葉摩竭集會迦葉念言:「集會大沙門 何以摩竭國人
大沙門顏貌端正希有眾人 。」時世 迦葉心所自然
迦葉 :「大沙門何以摩竭國人寧可?」左右
明日迦葉白言:「。」問言:「大沙門昨日何以 昨日集會:『
今日沙門?』。」 迦葉:「念言:『今日大沙門 何以
摩竭集會大沙門顏貌端正人見 。』 心中便自然
。」迦葉念言:「 心中乃至自然
大沙門神足自在 羅漢不如阿羅漢。」爾時世尊

[0795a25] 時世 念言:「云何?」爾時 佛心如來
極為清淨無有垢濁白佛: 「世尊。」時世:「 ?」爾時釋提桓因如來
四方 如來:「世尊。」時世 :「何處?」
世尊心中大方如來:「。」 時世:「寧可
洗浴。」洗浴世尊 :「?」 世尊
迴向世尊迦葉明日 世尊白言:「。」問言: 「大沙門不見。」
:「念言:『 ?』釋提桓因 便清淨無有垢濁。『
。』迦葉名為 。」問言:「 大方無有。」迦葉:「
何處?』釋提桓因四方 :『。』」問言:「第二
本來不見。」迦葉:「 念言:『何處?』釋提桓因心中
:『。』」問言:「?」迦葉:「 :『寧可洗浴。』
便念言:『出於?』 是故。」 迦葉:「猶如。」迦葉
:「大沙門神力釋提桓因 使無情隨意。」迦葉:「 神足自在阿羅漢不如
阿羅漢。」時世迦葉

[0795c06] 迦葉:「有人。」 時世化作五百比丘 迦葉五百比丘
:「比丘?」時世神足使 五百比丘迦葉念言:「大沙門
所為。」迦葉:「有人 。」時世神力化作五百 螺髻梵志迦葉
五百梵志 :「五百梵志?」 世尊神足五百梵志迦葉
:「大沙門所為。」迦葉:「有人 。」時世化作五百 梵志石室火神迦葉
念言:「 ?」時世神足五百梵志 迦葉念言:「大沙門所為。」
弟子梵志 爾時世尊化作五百使梵志梵志念言:「
沙門所為。」梵志不能 梵志念言:「大沙門威力所為。」 便念言:「大沙門神力所為。」
不能念言:「大沙門所為。」 念言:「大沙門所為。」梵志 不能念言:「大沙門
。」念言:「大沙門所為。」梵志 不能念言:「大沙門所為。」 念言:「大沙門所為。」不能
念言:「大沙門所為。」念言: 「大沙門所為。」不能 念言:「大沙門所為。」念言
大沙門所為。」梵志不能 念言:「大沙門所為。」念言:「 所為。」爾時大黑
尿迦葉念言:「大沙門 端正人中第一。」即將 世尊世尊爾時在外
經行迦葉見佛露地經行猶如念言:「大沙門使無情如意大沙門
自在阿羅漢不如 。」

[0796a21] 迦葉世尊白言:「食時 。」佛言迦葉:「在前。」 時世迦葉猶如力士
經行迦葉 便:「大沙門 ?」迦葉:「
力士經行 。」迦葉念言:「大沙門 神力後來大沙門
神力阿羅漢不如。」 時世迦葉心中:「: 『大沙門阿羅漢不如阿羅漢。』
阿羅漢阿羅漢。」迦葉 :「大沙門威神心中 大沙門神足自在阿羅漢
梵行。」白佛:「如來 梵行。」迦葉:「五百弟子 梵行使有意
樂修。」迦葉弟子:「 沙門瞿曇梵行 等心各自隨意。」弟子白言:「我等
信心沙門。」爾時 弟子螺髻淨衣 如來頭面
時世五百漸次 歡喜所謂布施持戒生天不淨讚歎五百
塵垢法眼淨見法法成 果證白佛:「我等如來 梵行。」佛言:「比丘
名為受具。」

[0796b22] 迦葉 那提迦葉尼連禪水下 弟子眾人 中有弟子尼連禪
淨衣那提迦葉語言:「 尼連禪淨衣
上流大師無為惡人?」 迦葉小弟迦葉山中二百弟子那提迦葉
弟子:「山中 迦葉:『尼連禪
無為惡人?』」弟子那提迦葉 迦葉:「: 『尼連禪淨衣諸事
無為 ?』」小弟即將二百 弟子那提迦葉那提迦葉
弟子:「至大 無為惡人?」弟子二師 問言:「云何大師從此
大沙門梵行?」迦葉:「汝等 世尊出家極為勝妙。」 弟子二師語言:「大師
弟子大沙門出家梵行。」 二師念言:「捨家梵行 何以聰明智慧
弟子思量 我等。」那提迦葉迦葉 弟子:「
?」:「 大沙門梵行勝妙。」 :「我等大沙門梵行。」
爾時迦葉五百弟子 世尊頭面一面 白佛:「那提迦葉
教授三百弟子為人次第山中教授二百弟子為人來集世尊
世尊出家受具梵行。」 漸次所謂布施 生天不淨讚歎
塵垢法眼淨見法法成 果證白佛:「唯然世尊 如來出家梵行。」佛言:「
梵行 名為受具。」

[0797a11] 時世梵志 山中山中 教化一者神足教化二者
教化三者說法教化神足教化 一作無數無數內外通達 虛空妨礙虛空
跏趺坐周旋往來 自在烟火 大火日月 梵天往來無礙世尊神足
教化比丘憶念教化:「思惟 思惟成就。」世尊憶念教授比丘
法教一切何等一切眼識因緣 名為
何等欲火 生老病死愁憂苦惱生處乃至如是爾時
以此教授比丘爾時比丘 教授即時無漏心解脫無礙解

[0797b03] 爾時世尊比丘便: 「成佛一切智 羅閱城。」
大比丘螺髻梵志 調解脫摩竭遊化 爾時世尊尼拘律 沙門瞿曇出自
出家弟子遊行摩竭 螺髻梵志調解脫摩竭遊行 沙門瞿曇名稱
所謂名稱如來等正覺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 世間 梵天沙門
婆羅門神通智證娛樂說法深邃具足 梵行。「善哉如是阿羅漢
寧可見大沙門瞿曇。」 二千四千前後圍繞 威勢羅閱城世尊
進入 世尊顏貌猶如便歡喜如來前頭一面 國人舉手
姓名叉手 合掌如來默然 摩竭國人:「大沙門 梵行迦葉弟子
大沙門瞿曇梵行?」時世國人 心中迦葉

汝等?  諸事
迦葉,  云何?」

[0797c06] 爾時迦葉世尊

飲食美味,  愛欲
我見如是,  。」

[0797c09] 世尊迦葉

飲食美味,  
天上世間,  何處。」

[0797c12] 迦葉世尊

我見休息,  三界
不可,  。」

[0797c15] 摩竭國人:「大沙門 迦葉我等 迦葉迦葉弟子
?」時世摩竭國人心中 迦葉:「。」答言:「。」 佛教上昇虛空
世尊如來自稱 :「世尊弟子。」 摩竭國人自相謂言:「大沙門
迦葉梵行迦葉弟子 沙門瞿曇梵行。」爾時世尊摩竭國人 無有漸次說法歡喜
布施持戒生天不淨 摩竭國人為首 四千十二那由他塵垢法眼淨
見法法成果證白佛 :「我等歸依佛法僧 不殺生乃至不飲酒。」見法
白佛:「昔日太子 二者治國 願佛出世三者使身見世尊四者我見
歡喜如來五者歡喜 心得正法聞法信解 命終治國
佛出世見佛見佛歡喜 歡喜便聞法聞法便 信解正是世尊羅閱城。」
世尊默然 比丘螺髻梵志調 解脫二千四千前後 圍遶威神羅閱城

[0798a16] 爾時天雨 前後清明世尊 羅閱城釋提桓因化作一異婆羅
空中 如來引導無數方便 歎佛法僧摩竭國人:「
化作婆羅門 空中如來引導 眾人無數方便讚歎佛法僧?」 那時摩竭國人釋提桓因

化作梵志?  眾僧
功德,  ?」

[0798a28] 爾時釋提桓因摩竭國人

勇猛一切,  愛欲飲食
慚愧知足,  弟子
無有,  不見相似
如來真佛,  使者
瞋恚,  無明
阿羅漢,  使者
猶如,  瞿曇
彼岸,  使者
,  
無礙,  使者。」

[0798b10] 爾時摩竭國王:「使世尊 弟子羅閱城 以此園地精舍。」羅閱城
迦蘭陀竹園時世摩竭心中 即將大眾竹園 四重白佛:「世尊
。」世尊 如來清淨白佛:「羅閱城 竹園如來慈愍。」
:「竹園四方何以如來房舍房舍諸天世人
婆羅門不堪。」:「以此竹園四方。」時世慈愍心受 即為

種植,  
浴池,  
如是,  晝夜增長
持戒正法,  生天。」

[0798b29] 爾時世尊 如來聞法時世漸次 說法歡喜歡喜 禮佛

[0798c03] 爾時世尊羅閱城中有 梵志二百五十弟子提舍 上首爾時尊者如來
乞食顏色和悅 衣服齊整庠序左右 威儀提舍觀看
威儀如是便:「比丘 具足寧可。」念言:「 比丘乞食乞食
。」提舍其後 比丘羅閱城乞食 提舍念言:「比丘乞食
。」:「 ?」:「大沙門 。」提舍問言:「
沙門?」:「年幼出家。」 :「。」
如來因緣生因緣 如來大沙門師說。」提舍
聞已即時塵垢法眼淨提舍 念言:「如是無憂無數 那由他不見。」

[0798c26] 提舍 :「妙法告語。」 提舍
便:「顏色和悅寂定有所不見?」答曰:「。」 :「何等?」:「如來因緣生
因緣滅法如來 大沙門。」 即時塵垢法眼淨
:「如此無憂無數 不見。」問言:「世尊 何處?」:「如來迦蘭陀竹園
。」提舍:「今日 禮敬問訊我等。」提舍: 「我等二百五十弟子梵行
。」提舍 弟子語言:「汝等我等 大沙門梵行汝等隨意
。」弟子白言:「我等 大師我等 所得我等。」

[0799a17] 提舍 弟子竹園時世 數百圍繞說法提舍
弟子比丘:「 名優提舍 弟子上首智慧無量無上
解脫。」竹園如來授記 弟子如來頭面 一面時世漸次
歡喜所謂布施持戒生天 不淨讚歎 塵垢法眼淨見法法成
果證白佛:「我等如來 出家梵行。」佛言:「善來比丘 梵行出家受具 。」

[0799b03] 爾時世尊羅閱城尊者 弟子出家復有二百五十 梵志出家羅閱城貴族
出家羅閱城長者自相: 「汝等各自 大沙門摩竭梵志
。」爾時 乞食:「大沙門 。」比丘
聞已慚愧世尊以此因緣 世尊世尊比丘:「汝等羅閱城 乞食長者:『大沙門
梵志。』 汝等便以此

「『如來勢力,  
,  汝等?』」

[0799b19] 爾時比丘佛教羅閱城乞食 長者以此

如來勢力,  
,  汝等?」

[0799b23] 長者:「我等大沙門 非法。」

[0799b25] 爾時尊者迦葉弟子出家弟子二百五十弟子出家羅閱城出家大眾
羅閱城教誡威儀 齊整乞食不如法處處不淨 不淨高聲
羅門聚會比丘弟子 命終比丘以此因緣世尊 :「和尚和尚弟子
弟子和尚展轉 瞻視如是正法便 如是和尚
著地合掌如是語:『 大德和尚大德和尚大德受具。』第二第三如是
和尚:『。』:『如是。』:『教授 。』:『清淨放逸。』」佛言:「 具足戒滿具足
白四羯磨如是具足戒受戒 著地合掌如是:『大德
受具眾僧 受具和尚僧濟慈愍 !』如是第二第三當差堪能羯磨
當作如是:『大德受具眾僧 受具和尚
受具和尚如是。』 『大德受具 眾僧受具和尚
長老受具 和尚默然不忍羯磨。』 第三如是。『受具
和尚默然如是。』」

[0800a01] 比丘世尊具足戒 比丘具足戒不能教授 教授威儀齊整乞食不如
處處不淨不淨 高聲婆羅門聚會 其中知足頭陀學戒
慚愧比丘:「世尊 具足戒云何汝等受戒比丘具足 不能教授教授威儀
齊整乞食不如法處處不淨不淨高聲婆羅門聚會?」

[0800a12] 尊者 弟子世尊頭面一面 世尊:「何等比丘?」:「世尊
弟子。」問言:「?」:「。」 :「弟子?」:「。」爾時世尊 方便呵責:「所為威儀沙門
淨行隨順云何自身教授云何教授 ?」比丘世尊頭面一面
以此因緣世尊世尊:「向者 比丘弟子頭面 一面一面:『
何等比丘?』:『弟子。』問言:『?』: 『。』『弟子?』:『。』無數
便呵責:『所為威儀沙門 隨順云何 教授云何教授?』
具足戒受戒比丘便 具足戒教授教授 齊整乞食不如法處處不淨
不淨高聲 婆羅門聚會。」時世無數方便 呵責比丘:「比丘 具足戒。」

[0800b06] 比丘世尊 比丘具足戒愚癡比丘 具足戒教授教授
威儀齊整乞食不如法處處 不淨不淨 高聲婆羅門聚會比丘其中
知足頭陀學戒慚愧呵責比丘:「世尊比丘 具足戒云何愚癡比丘
具足戒教授教授 齊整乞食不如法處處不淨 不淨高聲
婆羅門聚會?」比丘世尊頭面一面以此因緣世尊世尊以此因緣比丘無數方便
呵責比丘:「所為威儀沙門淨行隨順云何世尊 比丘具足戒云何
愚癡比丘具足戒教授教授威儀齊整 不如法處處不淨不淨高聲婆羅門聚會
?」時世無數方便呵責比丘: 「智慧比丘具足戒。」

[0800b29] 比丘世尊智慧比丘 具足戒便:「智慧 具足戒。」具足戒教授
教授威儀齊整乞食不如 處處不淨不淨 高聲婆羅門聚會
其中知足頭陀學戒 慚愧呵責比丘:「世尊 智慧比丘具足戒云何智慧
具足戒教授教授 威儀齊整乞食不如法 不淨不淨
高聲婆羅門聚會?」比丘 世尊頭面一面以此因緣 世尊世尊以此因緣比丘呵責
比丘:「所為威儀沙門 隨順 智慧比丘具足戒云何汝等
具足戒教授教授 威儀齊整乞食不如法 不淨不淨
高聲婆羅門聚會?」時世 無數方便呵責比丘:「 和尚使和尚和尚弟子 如是如是弟子眾僧
羯磨呵責 白衣和尚料理 弟子羯磨復次
弟子羯磨呵責白衣和尚 料理弟子順從違逆
羯磨復次弟子僧殘和尚料理波利婆沙 波利婆沙
復次弟子得病和尚 乃至命終弟子住處弟子疑事
法教惡見 教令惡見善見二事 護者
教學誦經護者 臥具醫藥和尚法如是和尚 法治。」

[0801a16] 和尚弟子所行和尚 和尚不行弟子和尚 白衣比丘比丘
為他剃髮剃髮 和尚浴室為他
和尚住處 界外爾時比丘 其中知足頭陀學戒
比丘:「云何和尚弟子 所行和尚弟子和尚不行弟子 和尚白衣乃至
?」比丘世尊頭面 一面以此因緣世尊世尊爾時 因緣比丘呵責比丘:「所為
威儀沙門淨行隨順云何和尚弟子所行和尚弟子和尚不行弟子和尚
白衣乃至?」爾時世尊 無數方便呵責比丘比丘:「 弟子弟子所行使弟子
所行弟子如是和尚眾僧羯磨呵責 白衣弟子料理
和尚羯磨復次 和尚羯磨呵責乃至弟子 料理和尚順從 違逆羯磨復次
僧殘弟子料理波利 婆沙波利婆沙
復次和尚弟子 乃至命終和尚 住處和尚
惡見惡見善見 護者
學問誦經護者供養臥具醫藥 弟子法如是弟子不行 法治。」

[0801b27] 弟子和尚不行弟子。「 和尚不得不得 比丘比丘不得
不得不得不得 不得使剃髮不得為他剃髮不得浴室不得為人不得 不得住處不得
不得界外不得 和尚誦經法問除去小便 食物中有利養
楊枝授與和尚和尚 食物授與和尚中有 和尚:『如是如是和尚
。』和尚:『?』:『。』 問言:『何處?』和尚:『 。』:『。』
衣架徐徐使 安陀會抖擻 腰帶僧祇支多羅抖擻授與和尚
僧伽梨復次 手巾 和尚 [-+]
和尚出行 和尚行道房舍 左右
[@] 人見人見 和尚在前道路相識
善心憶念人道一面
和尚作坊行道和尚:『 從不?』:『。』:『
。』和尚 不時當作如是:『乞食 和尚。』
僧伽梨 見相善意問訊和尚坐具淨水洗浴和尚
洗浴和尚 奉迎 繩床僧伽梨
塵土 如是
繩床和尚 水器抖擻左面 便
和尚 和尚所有取與和尚白言:『
。』和尚食時供給食時漿 漿漿授與 [-+]
同時和尚 有餘若非
淨地淨地 坐具淨水。」掃除
比丘。「 不得 除去
復次和尚 塵土塵土繩床坐具大小
在外掃除
衣架破壞便 便平治便平治漿
抖擻 齊整齊整 繩床繩床
安置大小。」
錯亂。「不得各別。」 比丘
佛言:「 [@] 高下
塵土不淨掃除淨水 和尚洗浴飲水浴室
中有洗浴和尚:『洗浴?』 :『洗浴。』浴室塵土 除去便便
便便 便便便 和尚水器泥土洗浴
然後 和尚繩床 和尚
浴室中有衣架塗身 處處
和尚羸瘦浴室 机床水器 洗浴
和尚 然後浴室和尚浴室 當作:『為己和尚
洗浴。』和尚 和尚異人和尚使然後
和尚 羸瘦浴室
和尚 抖擻授與 抖擻授與
漿漿石蜜漿授與和尚繩床
浴室 洗浴泥土 洗浴
中有不淨除去便除去 便便便 [@] 便當日問訊和尚
和尚二事不得修理房舍衣服和尚 奉行方面周旋不得
因緣法治 弟子弟子弟子和尚弟子法治。」

四分律卷第三十三

* * *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22 No. 1428 四分律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基金會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法師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 [ 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http://www.cbeta.org/copyright.php) 】

* * *




本網站係採用 Creative Commons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3.0 台灣 (中華民國) 授權條款授權.
Copyright ©1998-2016 CBETA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