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Quotations from Chan Master Dahui Pujue 《大慧普覺禪師語錄》

Scroll 14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大慧普覺禪師卷第十四
徑山能仁禪院住持 慧日禪師蘊聞 上進

[0867a06] 邵武 佛乘圜悟 楊岐佛法
大利雲門不敢容易 學士再三不幸 手足其二再三
雲門一本 遺恨遺訓 使菴主
昆仲 山僧宗旨 甚麼宗旨宗旨如何近代
佛法師說恒河沙門風 奇特不可勝數參禪 法眼不明以至
如是雲門相識江西 華嚴梵行自言梵行 天下老師舌頭那時要領
兄弟梵行而已 面門雲門盡力 長樂相見便入室即時
悟入兩句永嘉 豁達因果蕩蕩更為 梵行證據
過去已滅未來現在空寂作業不移改變法名梵行梵行從何
所有 有為 行為
如是觀梵行不可得引證 梵行梵行則是般若地獄 更為而今各自
無上菩提異端古人 因緣妄生穿鑿或者無言良久 空劫前事
木瓦相似人道黑山 隨後便祖師證據了了 不可土木相似不是
無知惺惺歷歷行住坐臥時時如此修行久久本心或者 不立窠臼門戶古人公案
師家不是不是不是作麼生便和尚不妨惺惺和尚 甚麼去來不可更加
多少一遍不是不是 古人因緣舉起承當 閃電便有所
不受喚作脫灑自在快樂或者三界 唯心萬法唯識為主一類古人相似 作證眼見耳聞得力
不由未有不由施設古人相似有人問話 定學便無生正如
相似喚作綿密不落 古德如何三界三界 甚麼三界
三界法眼如何 一滴水曹源一滴水慧超和尚 慧超如此之類作證
不是夜間示眾 一句出眾和尚
便後來法燈語云 牯牛牸牛雙生商量亦作 下作無生一句
便是所以領得便出來 和尚綿密 鋒鋩法燈牯牛
雙生無生 自問牯牛牸牛雙生 佛眼不見
鋒鋩氣力古人 學者內在古德
商量不合以內以內語云 甚麼
法堂指示和尚 識羞殺人如此 一句綿密如此
叢林甚多或者一切語言干事 小兒見鬼 領略古人
證據不顧思量 須要只是古人一遍喚作不在柏樹鉢盂麻三斤
之類過得餘者牌子 費力如此之類閃電 而已各自祖師
巴鼻古人雲門如何 法身北斗藏身作麼生學者北斗藏身師家
學者北斗藏身 藏身定作得主不受師家奈何不下喚作意旨
如何下語佛眼不見 如何祖師西來意柏樹 下語萬象
四時然後以為奇特不可 眼時便眼時便不可
便便或者 雲門如此便也是 也是這般
或者不理會佛法便 發狂古人迷悟 今日古人因緣
作佛法商問答一一據實平常天地 木頭金剛泥塑
豈不真淨和尚 人心往往以此 或者古人公案不可以理路商量
便交涉一應 當機 趙州萬法歸一何所青州
之類多少商量奇特不是趙州出身 便奈何不得萬法歸一一更
有所實法所以趙州識得當機 一應青州 多少奇特或者商量萬法歸一
落空所以趙州 青州趙州轉語奇特不落有無或者
如此只是執著執著便是 只要不著自由自在 而立即真甚麼父母
如何本來面目便侍者 和尚業識如此 外邊一般知道不明
取信於人開示學者自來不曾 座主一言半句 臨濟和尚一般禿
商量句義 了却別人如此 心中口頭山僧冷笑當晚
佛性便不得 知道參禪長樂二十 伎倆奈何不得著忙山僧
渠道不須伎倆 生死伎倆渠道 著忙今生不得後世相信便
忽然頌古 因緣延平路上 不敢不從
其中不是不是不是 鎖骨趙州參見南泉解道 山僧時光便據此
生死雲門渠道了得不得請問 相見 大眾甚麼天下
參禪不問了得生死 不得生死無有 說道檀越給事說道
道理因緣雲門如何 道理 不得瓦礫
明心不得處處盡是 本來之類奈何不下用盡氣力 忽然一日省得不可以
道理便道作數 見解太虛寥廓 端的一法
到家來自 借問扶桑日輪 過後 追尋妙訣少林
清風明月知音撒手懸崖 無餘佛法向外 山僧渠道也好得道
也是只是不甘 掃除大家見識
心行無言無理 纖毫修學不知不會思惟 理路安樂山僧渠道出格
道理若是如此 麻三斤佛性一口吸盡西 江水不是不是不是
佛語皆可如此不可 如此須是同一 千里子細
人道雲門檀越無禮無慚 山僧如此至誠方知佛法無人 相信相信如何
只要 供眾乃至供養山僧便以為大地參禪
失却善知識百劫不是小事數人衲子不肯省力 做工夫只管見解頌古
不是道理便道不肯 放過趙州雲門尋常
學者喚作竹篦喚作竹篦 下語不得無語雙眼 [-+] 聰明見解盡力
竹篦拂袖便不可 皮下古德 八十入場不是小兒
千千萬萬不可須是 此外別無道理實有師家 不是因果今日
大眾雲門 今日 雲門葛藤
既然如是畢竟作麼生 雲門那時 禪床

[0869b13] 秦國太夫人圓覺經譬如 摩尼寶珠五色現時甚麼 圓覺經何曾恁麼
圓覺經不曾麼麼甚麼畢竟如何張三 李四不問鼻孔長多
二百恁麼郎當 甚麼 鐵牛恁麼高處不足
有餘 高低有意 意氣大敗今日秦國
夫人淨財 清淨山野 般若所願
安樂秦國太夫人意旨婆子平生 無有不知未知 大眾見說婆子三十
歲時太師相公 立身凜然不可西望風 讀書處事家法尋常
相公左右侍奉不敢 如此相公今日做官老母 教育所致所得逐日家常菜
布施齋僧常有 祿供養不少只是 未知參禪相公
相公 修行四十徑山 所聞早晚說話
弟子難為開口見說每日相聚一味一日徑山和尚尋常 如何為人和尚佛性
竹篦只是不得下語不得思量不得 舉起不得開口承當還有 佛性恁麼日夜
每常禮佛和尚尋常 須是禮佛之類 參究使工夫間斷若一執著
希求功德便是一念相應依舊 禮佛乃至種種 盡是妙用修行
聽信決不便一時放下只是坐禪佛性 驚覺乘興起來坐禪驀然
歡喜近日秦國作數 山僧其間逐日 一舉一回山僧常常
兄弟 行一相似舊時相識 相見一般秦國暗合孫吳
女流丈夫大丈夫昨日上來山僧子細禪病 秦國大眾般若山僧甚麼
不曾頭疼不曾 不曾耳聾不曾只是參禪差別差別用心差別差別
差別名為有病如何 甚麼還有佛性甚麼喚作竹篦喚作竹篦
甚麼如何麻三斤甚麼如何甚麼 道理便千里萬里交涉
心思舉起領略 電光拱手究竟 趙州弟子
記得舍利弗 聲聞乘辟支佛 大乘答曰舍利弗
舍利弗隨意 證法聲聞乘辟支佛大乘舍利弗所以
無可分別無言 眾多舍利弗是故應分 諸法相異諸相無有
舍利弗恁麼恁麼 秦國太夫人相去幾何還有 出來葛藤
所以參學永劫 每日上來下去寮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