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Zi Men Jing Xun 《緇門警訓》

Scroll 7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緇門警訓卷第七
芙蓉禪師小參

[1074b18] 出家塵勞生死 攀緣出家豈可利養埋沒 兩頭中間放下
眼中 不是不曾經歷不是不知次第不過 如此何須苦苦貪戀如今
何時所以先聖只要 心中佛祖 冤家一切世事自然冷淡那邊相應
不見不肯見人趙州不肯 大梅 道者上座石霜枯木
只要投子使 要得有如 榜樣長處如何仁者
不肯承當向後 費力山僧行業山門豈可 先聖付囑古人住持
議定不下化主所得三百六十可以
不足不足 相見而已 去取專一辦道活計
具足風景木馬 天外青山耳畔流水無聲
春風枯木龍吟秋葉 苔蘚面帶煙霞 消息一味蕭條無可山僧
今日面前家門不著便豈可 入室西 相似不惟上座孤負
先聖不見達磨西面壁九年至於可謂受盡艱辛然而 不曾不曾一句
達磨不為 便容身慚愧 後人軟弱珍羞供養
具足發心做手脚不迭便是 隔世時光可惜雖然如是人從長相山僧不得
仁者古人山田脫粟野菜淡黃 東西伏惟同道各自 努力珍重

禪師示眾

[1075a06] 不徹臘月三十到來管取 外道見人做工夫便冷笑 忽然命終
生死思量道理 彌勒自然釋迦一般見人 有些便他人放下及至
有病理會不下 利刀做主不得萬般須是 多少省力臨渴掘井
做手脚狼藉如何迴避黑暗 平日口頭 說道呵佛罵祖用不著
只管知道今日阿鼻 決定不得而今末法 力量兄弟負荷佛慧斷絕
行脚不知 幾何便是來生未知甚麼 頭面嗚呼兄弟色力康健討取
分曉大事 容易不肯做工夫只管
轉變若是 丈夫公案趙州還有佛性 二六時中看
行住坐臥著衣尿 精彩 忽然佛祖便
老和尚舌頭便大口達磨西 世尊拈花甚麼 閻羅老子不信
奇特如此有心人

塵勞非常不是 徹骨
爭得梅花撲鼻



[1075b11] 不成不知道出家 大廈不可以溫飽 滿少壯學問義理
呼吸如何可以士大夫如何 可以談吐一筆字如何士大夫 往來如何出家人胸中古今筆下
雲煙以至於 壞了一生猿猴獸類尚可鴝鵒禽鳥
尚可歌唱人為萬物 禽獸不若為人 與其初年異時
過於異時人家子弟及其過失談吐 發遣時事
無能自悔歸咎何謂初年師長極其嚴緊公事 然後私事讀書寫字
義理道念日漸 洞然清澄 蓬萊學佛安身
恁麼師長

禪師

[1075c05] 以下 賢聖莫不頗多釋氏尤甚 略舉二三夏至尊尚可能
勤勞一念果實 實踐流俗清淨
見佛克勤敬慕可謂 施主相見和南常常念念
殿堂寮舍拂拭應承 威儀上流要道下輩貝葉 精通墳典博學為人
出家如來未成佛果文武 永嘉作人 釋尊無誤努力
立志故經云立志高山深海如斯苦口為人報答佛祖 莫大拔濟眾生無量日日如是不愧

[1075c24] 猛烈一念 三際單傳直下

山谷居士發願

[1075c27] 師子王白淨勝義空 不動 魔王三昧娛樂甘露美食
漿遊戲三乘安住一切智無上 法輪稱揚實語 如實懺悔飲酒食肉
增長邪見不得解脫 誓願今日未來世不復淫欲 今日未來世不復飲酒今日未來
不復食肉淫欲地獄火坑 無量劫一切眾生淫亂受苦 飲酒地獄洋銅
一切眾生顛倒受苦 食肉地獄無量劫以此未來際誓願根塵清淨
十忍不由一切智隨順如來 眾生界作佛事十方洞徹 莊嚴作證
本願稽首 痛切

和尚小參 (石刻)

[1076a19] 百丈和尚示眾後生經律 不知入眾參禪不會臘月 三十作麼生折合上座
聖時人心淡薄叢林不得 所在三百五百浩浩 豐厚寮舍溫暖便其間孜孜
設有走上下半 各自挨拶將來
所謂般若叢林無明 年年就中後生入眾便 拱手別人供養到處
百事雖則一期 快樂三塗豈不見教中道 纏身不受信心洋銅不受
信心上座若是大地黃金長河酥酪供養上座不為分外 至於滴水便
不見祖師入道不通 信施長者八十一不生上座光陰可惜不待一朝眼光
落地鐵圍 珍重

月林和尚

上士光陰渡江為人 有志
名相不同非一佛法
動著關捩子自然 老婆
忌諱到此 回避
德山道者如是佛祖出頭
吞聲古今變異混沌 分時
人人本具不肯回頭
本鄉切忌著名過去諸如 而今
現在菩薩受記智者 點頭
及第愚人不信
哀哉猛省現成活計無窮宗門 第一義
左右行市
腦門著地以此功德普及一切

禪師小參

[1076b28] 清淨猶如虛空一點相貌心動 法體退步便相應只是不肯退步 放下便安樂只是不肯放下大都
成了古人學道 一切處臘月扇子 無人得名淡薄世間
輕微道念自然濃厚和尚一生 橡子永嘉大師高僧 三十
赤脚信施信心總是妻子 減削將來供養便 十二種種受用他人
未盡如何古德成道 將來道業未成山僧不可
過日若是信施諸天 如今比丘 過日稱意出家人
一塊磨刀石一切便 張三李四別人 自家他人
便宜進食道人灼然相應 黃金不是便須是
田地大論不濟 如今叢林無人莫道 長老全無記取記取伏惟珍重

汾州無業國師上堂

[1076c27] 問曰十二分教流于得道 一二云何祖師玄宗直指人心 見性成佛世尊說法有所未盡
高僧九流三藏 盡是神異不知佛法遠近某甲 指示不曾出世
十二分教 葫蘆業根實事神通 變化三昧門天魔外道福智
不會祖師 甚麼如今天下解道 佛說千萬億纖塵
輪迴思念如斯之類 業果妄言自利利他上流 觸目無非佛事道場
其所不如五戒十善凡夫發言 二乘十地菩薩醍醐珍奇等人毒藥南山不許
爭鋒唇舌之間不形誠實 漱流利祿安國
禪宗古德道人 之後石室煮飯 三十二十年名利財寶不為
人世君王諸侯 我輩 沒世希求十地豈不
不如凡夫說法 見性 量見未能逾越
先賢古德高人古今明教 文水不明自理得人爪甲人身
設有不知入理便出世 輕忽上流致使不盡
老死無成歲月聰明不能 未免假使馬鳴龍樹只是一生人身宿
兄弟 不論食身盡是 將來心慧膿血一般 有道自然信施
不受般若菩薩不得 臨終凡聖 纖塵思念隨念受生輕重五陰
泥犁一遍 想見智慧一時失却 螻蟻從頭蚊虻雖是善因
甚麼兄弟貪欲成性二十五 脚跟無成祖師 大乘根性傳心印指示
不如 大丈夫如今直下便 生死常格靈光不拘
堂堂三界獨步何必身長紫磨金圓光廣長舌相邪道設有眷屬莊嚴自得山河大地礙眼
總持希求汝等不如祖師至此非常 有益有益人中
法器有損三乘教法 修行不妨四果三賢進修所以 業障本來未了宿債 (傳燈) 。

禪師小參

[1077c06] 大凡參學兄弟心地 親近善友二六時 佛法決擇心眼精明
小事光陰不待人身 出頭處在過時今日三明 那邊記取葛藤
到處漢語胡言 解道輕忽好人無間業 容易大人不著
大口老漢無人愛人 不是好心一朝解散眼光 善惡業緣生死境界一時現前
那時便螃蟹從前 神通佛法使不著業識茫茫追悔不及隨緣改頭換面未可
不見道學般若菩薩 纖毫不盡未免輪迴便是尋常作主
地獄便是 便是 信施三塗八難盡是
不明如是若是 消息盡是契合不獨 菩薩
天龍八部容易 討飯供養出家 人我一生一旦四大那時
伎倆遲了一般聞人忿便道佛法大悟不拘 小節阿誰甚麼
髑髏十二五戒十善 靈山會上有無行業還有 妄語祖師大似栴檀
可謂醍醐等人 毒藥要得相應今日一切處 二六時五欲八風盲人
不為諸法不管諸法六根門頭 檢點絲毫過患少許 說話瞑眩相似一期苦口
大有得力所以假使作業 因緣果報無人替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