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Zi Men Jing Xun 《緇門警訓》

Scroll 9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緇門警訓卷第九
高祖皇帝

[1086b16] 皇帝光宅寺智顗禪師佛教敬信 毀壞佛法發心 護持受命即興神力
十方眾生獲利 殘暴東南百姓勞役不勝其苦出師為民除害吳越道俗
尊崇正法救濟蒼生福田 津梁既已離世化人 固守禁戒使
大道出家 之類歸依 相勸春日
道體開皇十年正月十六 安平李德林內史侍郎武安 內史舍人

菩薩戒 ( )

[1086c03] 使太尉楊州諸軍楊州 刺史弟子楊廣稽首十方三世 釋迦如來補處彌勒一切
無量法寶初心以上金剛以降 摩訶薩埵辟支緣覺二十七 乃至十八梵王
天子帝釋天四天大王天仙龍神 任持世界大利防身淨戒無量善神一念佛神力
道場證明弟子誓願攝受弟子功德 即如無明
調生死草木不可 難思議塵勞方能厭離法王 啟運菩薩譬如日出高山
方便大海弟子 善生皇家庭訓 崎嶇小徑優遊
止息化城彼岸開士 菩薩十受最上宮室 虛空不成
有軌 釋迦能仁和尚文殊師利 闍黎人師
薩陀波崙善財童子 法界明文敢為深信佛語 天台智顗禪師佛法龍象童真出家
戒珠慧安 無礙名稱 知識弟子所以虔誠
留難心路豁然雲霧 煩惱開皇十一十一月二十 金城禪師
戒名制止方便智 以此至尊皇后莊嚴 四生猶如弟子
羅睺生生世世生佛日月燈 王子大通十六沙彌眷屬 緣法無為平均六度
恬和四等眾生無盡度脫不窮 大悲如法究竟虛空具足成就滿楊廣和南 (戒師衣物五十八
四十) 。

婺州朗禪師永嘉大師山居

[1087a18] 靈溪泰然心意高低 宴坐青松明月 白雲縱目千里花香蜂鳥
遠近鋤頭世上崢嶸 競爭人我心地如斯寸陰

永嘉

[1087a25] 以來 道體如何法味
節操獨處人間形山 親朋鳥獸綿綿寂寂視聽息心宿端居
道誠然而正道寂寥 喧擾若非 未可一生
應當先知誠懇執掌屈膝 始終折挫 不顧形骸專精至道可謂方寸
容易決擇 必須側耳幽致
形山 未有 鳥獸嗚咽
崢嶸蕭索雲霧 氤氳晨昏種類豈非 故知見惑是以
道後 道者 道性
眩目是以見道人間 道者山中無我無我 人間陰入山谷 三毒
六塵身心自相矛盾 道性萬物 平等聲色 輪轉非有觸目無非道場知了
所以圓融法界解惑 想念明智法應 何以悲智何以
智圓智圓 怨親如是 山谷隨處心心
非有喧擾 彼此無非道場 人間寂寞山谷是以
無非宴坐 由來善友如是劫奪毀辱何曾
非我叫喚無非寂滅故知妙道 真如寂滅違順
生生生滅 虛實常住是以滔滔
了了六趣 三途如是何不 法海山谷故知
紜紜寂寂實相 真靈得失 在於動靜未解
玄宗虛心 恬然無間如是 逍遙山谷
恬淡 現形寰宇幽靈 如是應機
若非安敢 思量 玄覺和南

天台法師懺悔

自從塵勞出生 輪迴
異狀苦楚少善生人
遺風得出削髮沙門 過患

眾人三寶 厭足
耽淫嗜酒 大乘
師長文過飾非
虛誑 人我
惡念暫息輕浮未嘗
人事持誦佛經困苦 威儀
我慢 睡眠
貪婪無愧 不久
資身三塗 眾苦
無量壽觀音至聖
照臨救拔 罪障
六根三業愆尤一念罪性
等同法界清淨

發願

阿彌陀佛心心 玉毫
念念不移金色眾生
飲酒行淫現身大阿鼻萬劫 洋銅
臨終疾苦預知 昏迷
善根轉增寂滅 天樂
寶殿金臺如來 無量光
一切聖賢接引彈指安樂國
妙法無生遊歷無邊佛土供養 承蒙授記
分身河沙微塵劫度眾
娑婆五濁成正覺眾生 虛空
不動乃至 未來
念念無間三業修行 虛空法界
淨土

荊溪大師誦經回向

[1088b07] 一句彼岸思惟修習 見聞為主 解脫正報
一塵無非利物 一切菩薩威靈在在勸請供養一句一偈增進菩提 無退

芭蕉禪師示眾

[1088b15] 雲水來由異鄉 事相只管是非
自家出家便宜袈裟不是修道何為閻老 [-+] 涅槃
要行不得不得

龍門佛眼禪師可行

[1088b24] 華嚴十法界無盡禪門 玄談洞山 山僧可行後生資助
香氣

宴坐

清虛無身一念歸根萬法
全體

入室

問道自心入門端的知音
曹溪老將古今

普請

擇菜修身古人
龍門



生死古今
開單不可

掃地

田地便掃除瀟灑安居
掃地無餘耀

洗衣

入眾衣裳
上下身心動念

經行

上林鳥道事略經行
歸來試問同心今日如何作麼生

誦經

更深誦經意中
雖然暗室無人自有龍天側耳

禮拜

禮佛憍慢由來身業清涼
玄沙歸敬事理



相逢虛頭高聲上流
本末無義

人心

[1088c20] 近世問答禪家家風不明古人一向可怪可怪 求證一言半句
明令徹去如今胡亂取笑

問話

[1088c25] 近代問話不知 後生相承多用順時 並非建立古人得出
聲色如何此間 如何言論出眾當場決擇兄弟 五轉巴鼻在座官員
不是衲僧氣味抽身 便道某甲恁麼和尚何不云云問話
三兩轉而生人 取笑

禪師上堂

[1089a08] 老僧不為名利須要不可 青山白雲是非將來報身 多少師子便
老僧行脚 一千七百五百在其中中空溈山做飯
即便只是 自己他人什麼事佛菩薩 勤苦不計劫數金輪頭目
髓腦妻子不可算數所以 得名闍黎捨得什麼 什麼勤苦便道出世間法世間法
不會境界現前便 不得什麼解脫信施合眼合口便道修行修道
如是只是自己百丈和尚 只要辦事闍梨 其中不動身手黃金
豈可如此見解不可從母 如是世間法名為出世間法世間法不會佛法一大藏教
盡是金口如來祕密將來 得了為什麼不了達磨 西達磨未來還有佛法
爭得譬如淤泥 勤苦尋求不得中指
便無得達磨西 亦復如是不可只是老僧善知識遍地 眾生總是善知識只是不可
有時作佛譬如明珠墮在 眾生比如無情三衣之下
親近知識如此 輪迴六趣若是自在 什麼四生六道
美食如是便 如今失却光陰
日月展轉只是無明乍可 任運過時無業如今沙門每日 什麼國王
骨肉父母 酬答所以老僧不可 報身
不假如何 得知不知無語禮拜

上堂

[1089b27] 沙門釋子有如一切 凡聖解脫少許出處不如大難大難珍重

和尚中舉

[1089c02] 舉古剃髮袈裟聖道 雜事為生死因汝等拄杖撥草瞻風天下行脚田地
死漢

金陵禪師示眾

身上不容易
往往容易究竟出家 所為
直心實行綱紀圓光表裡 尋常輕薄
平生涉獵貪瞋 慚愧
善惡昭然三途六道茫茫 回頭

古德

金烏震怒爍爍發炎騰騰
江湖熬煮草木
猛虎喘息蛟龍蓬蓽
戽水
漆黑背脊

清流翡翠琉璃
風月
回頭人間飲水須知 風伯
雨師

禪師乞食

[1089c25] 曹溪居士黃梅 牛頭丹陽自負八十以為隆化滿
百丈涅槃 東山江陵西 車輪之下大義衲子以為
不足大法
不肯輿 挂搭痛心
弘法廢人 逃遁山谷衲子親事 相從無義不可閉關
而言法施 雪峯不然 耀
事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