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iographies of Eminent Monks 高僧傳

Scroll 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高僧傳卷第一
會稽嘉祥寺沙門釋慧皎

譯經

* 攝摩騰
* 竺法蘭
* 安清
* 支樓迦讖
* 迦羅
* 康僧會
* 維祇難
* 曇摩羅剎
* 帛遠
* 帛尸梨密
* 僧伽跋澄十一
* 曇摩難提十二
* 僧伽提婆十三
* 竺佛念十四
* 曇摩耶舍十五

[0322c15]攝摩騰中天竺善風大小乘遊化天竺附庸金光明經敵國
經法地神使所居安樂交歡由是顯達永平明皇帝
金人集群通人傅毅西域有神名曰陛下以為
蔡愔博士弟子秦景使天竺尋訪佛法等於遇見摩騰漢地流沙雒邑明帝西門精舍
漢地沙門大法未有雒陽四十二章經
蘭臺石室第十四住處雒陽西雍門白馬寺相傳外國國王招提寺未及毀壞
白馬繞塔悲鳴以為白馬

[0323a08]竺法蘭中天竺自言誦經數萬天竺學者蔡愔摩騰遊化相隨學徒
雒陽便西域即為翻譯十地本生法海本行四十二章五部四部江左四十
漢地西域釋迦栴檀第四
明帝即令畫工圖寫清涼臺中不復穿昆明池東方朔
西域人法蘭眾人世界劫火雒陽春秋六十

[0323a24]安清世高安息國太子見稱志業聰敏好學外國典籍七曜五行醫方乃至鳥獸
無不應有頃之西域居家
便大位厭離出家修道經藏阿毘曇
既而遊方弘化遍歷漢桓中夏機敏通習於是眾經胡為
安般守意大小十二六十外國三藏撰述二十七剖析漢文道地經其先經論三十九
文字允正讀者亹亹盡性有神能量自稱
已經出家一同分衛施主屢加如此二十餘年同學廣州宿世不在
瞋怒過當得道必當既而廣州行路少年
宿命忿怒前世莫不奇異既而
安息太子即今時世遊化中國靈帝擾亂江南廬山同學[-+]
亭湖商旅祈禱上下覆沒還本莫不三十
沙門便驚愕外國出家學道布施瞋怒[-+]
千里布施珍玩瞋恚同學可言長大捨命
江湖山西滅後地獄寶物立法使善處何不
眾人出眾出頭乃是不知長短至高梵語
須臾辭別復出登山眾人舉手然後倏忽便豫章
東寺少年上船長跪忽然不見少年[-+]
於是靈驗後人山西尾數潯陽高後廣州前世
少年昔日宿緣歡喜相向有餘會稽廣州非凡豁然
意解追悔會稽便正值中有高頭應時隕命廣州二報佛法遠近莫不悲慟
三世王種西域至今天竺自稱天書殊異先後
傳譯安公以為不異明德訪尋出沒隱顯多端
釋道安經錄安世高漢桓帝建和靈帝建寧二十餘年三十
別傳晉太康道人封一楊州使
善知識豫章[-+]刀刺於是其所
道者居士陳慧比丘僧是日荊州沙門安世高[-+]財物
白馬寺東南臨川康王丹陽瓦官寺晉哀帝沙門慧力所立沙門安世高[-+]
道安法師校閱傳譯漢桓建和晉太康一百四十餘年長壽如此何者
康僧會安般守意經經世久之南陽會稽陳慧三賢信道
陳慧斟酌僧會晉太康元年而已久之世高道者居士陳慧
比丘僧安般共同且別比丘僧
太康太康道人首尾矛盾正當於是作者太康
雷同晉哀帝世高

[0324b13]支樓迦讖支讖月支人操行持法著稱諷誦漢靈帝雒陽
中平之間傳譯梵文般若道行般舟首楞嚴三經阿闍世王寶積安公古今文體
不加可謂法要弘道不知天竺沙門竺佛朔道行經雒陽譯人有失
經意光和雒陽般舟三昧傳言河南雒陽筆受優婆塞安玄安息國
通習雒陽號曰騎都尉溫恭法事為己任經典
沙門講論道義所謂都尉沙門嚴佛調法鏡經口譯梵文調筆受
後代調綺年好學都尉調傳譯為難調十慧安公稱佛調
全本巧妙沙門支曜康孟詳之間慧學譯成定意小本
地獄不加潤飾孟詳本起修行本起沙門曇果迦維羅衛梵本孟詳竺大力漢文安公孟詳奕奕便


[0324c15]迦羅中天竺家世迦羅過人讀書一覽文義通暢善學四圍陀風雲
宿圖讖莫不自言天下文理心腹二十五僧坊遇見法勝毘曇茫然不解
墳典經籍不再佛書必當別有於是
比丘略為解釋因果三世佛教不能棄捨出家精苦大小乘毘尼遊化不樂嘉平
洛陽于時佛法道風眾僧歸戒迦羅至大行佛迦羅戒律迦羅以律
文言佛教僧祇戒心朝夕羯磨受戒中夏戒律迦羅不知外國沙門康僧鎧
嘉平洛陽郁伽長者四部安息國沙門之中洛陽曇無德羯磨
沙門不知何人甘露無量清淨平等覺經六部不知

[0325a13]康僧會其先康居天竺其父商賈交趾至孝出家為人
至好三藏博覽六經天文圖緯樞機屬文孫權江左佛教先有優婆塞支謙
月支人漢桓支讖出眾受業博覽經籍莫不
世間國語為人細長人為眼中
孫權召見博士使輔導東宮諸人吳志
大教梵文未盡翻譯妙善方言收集漢語黃武元年建興維摩般泥洹法句
本起四十九文雅無量壽本起菩提梵唄了本生死經
大法風化僧會使江左赤烏十年建鄴茅茨行道吳國初見
沙門未及有司胡人入境自稱沙門檢察漢明帝號稱
豈非遺風詰問靈驗如來千載遺骨舍利阿育王四千
以為舍利虛妄國有興廢
一舉至誠潔齋靜室燒香禮請日期寂然亦復
三七法屬有言文王不在吾等
誓死為期三七日所見莫不五更忽聞舍利明旦五色
照耀舍利破碎肅然驚起希有進而舍利威神豈直光相而已
劫燒不能金剛不能命令法雲蒼生神迹示威舍利鐵砧使於是舍利
即為佛寺建初寺佛陀由是江左大法孫皓法令廢棄淫祀佛寺毀壞
真正聖典相應無實威力不同
後悔縱橫應機騁詞文理不能退
淫祀何故雷霆非音在理萬里阻塞
鑒察馬車問曰佛教善惡報應何者
明主孝慈赤烏老人仁德既有
餘慶格言佛教若然佛教
至於釋教幽微行惡地獄修善天宮永樂不亦當時正法不勝
使宿衛後宮高數使不淨群臣以為之間
叫呼徹天太史大神所為永不婇女先有奉法問訊陛下佛寺
問曰婇女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