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Shen Seng Chuan 《神僧傳》

Scroll 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御製神僧傳

[0948b04] 神化散見經典三藏未能周遍是以不能所以使不必用力搜求一覽寶藏昭著天地使之所以大意

[0948b13] 永樂十五正月初六

神僧傳卷第一
摩騰

[0948b19] 摩騰中天竺風儀大小乘遊化天竺附庸金光明 敵國經云
使安樂 交歡 永平明帝金人
集群通人傅毅 西域有神名曰陛下以為郎中蔡愔博士弟子秦景
天竺尋訪佛法等於遇見摩騰 漢地流沙至於 雒邑明帝西門精舍
漢地沙門大法 雒陽四十二章經
石室第十四住處雒陽西 門外白馬寺相傳外國 招提寺未及毀壞白馬繞塔
悲鳴 白馬

法蘭

[0948c11] 竺法蘭中天竺自言誦經數萬 天竺學者蔡愔摩騰 遊化雒陽
便西域即為翻譯 十地本生法海四十二 五部四部江左
四十二章經二千漢地 西域釋迦 旃檀第四雒陽
即令畫工清凉臺中不復穿昆明 東方朔西域梵人法蘭
追問世界劫火 雒陽春秋 六十



[0948c27] 安清安息國王子志業聰敏好學外國典籍七曜 五行醫方乃至鳥獸無不
應有 西域 出家修道經藏阿毘曇既而
遊方遍歷漢桓初年中夏通習 有神自稱已經出家一同分衛施主 ()
如此二十餘年 同學宿世 不在恚怒
得道既而廣州少年宿命忿怒前世
少年 莫不奇異神識安息 太子遊化中國擾亂
江南廬山同學 [-+] () 亭湖威靈商旅祈禱 上下
覆沒莫不 三十沙門便驚愕
外國出家學道 [-+] 千里 布施珍玩瞋恚
同學可言 長大捨命江湖山西滅後地獄寶物
立法使善處 何不眾人 出眾出頭乃是不知
長短梵語 須臾 出身登山眾人
舉手然後倏忽便豫章 少年 上船忽然不見 少年
[-+] 靈驗後人山西 尾數潯陽
廣州前世少年少年昔日宿緣 相向有餘會稽
非凡意解追悔 會稽便正值 誤傷應時殞命廣州
二報精勤佛法遠近莫不

僧會

[0949b20] 僧會俗姓康居國天竺其父商賈交阯 以至出家為人
好學三藏博覽六經 樞機屬文 江左佛教赤烏十年
茅茨行道吳國沙門未及 入境自稱沙門非常檢察
漢明帝號稱 遺風詰問靈驗如來 遺骨舍利阿育王
四千以為舍利 虛妄國有
興廢在此一舉 潔齋燒香禮請 日期寂然亦復
欺誑三七文王不在 法雲吾等
為期三七日暮所見莫不 五更 舍利明旦舍利
破碎肅然驚起希有 舍利威神光相而已 不能金剛不能
法雲蒼生神迹 示威舍利鐵砧使於是舍利即為
佛寺建初寺佛陀 江左大法孫皓即位法令 廢棄淫祀毀壞佛寺使衛兵後宮
高數使不淨 群臣以為之間 徹天
大神所為婇女 殿燒香懺悔叩頭自陳罪狀有頃遣使說法
問罪 欣然沙門 不可三十五
二百五行住坐臥眾生 善意受五戒旬日 更加修飾宣示宗室莫不
吳朝正法不及 報應近事 九月太康元年
晉成帝作亂 修造西將軍奉法 三寶道人
放光未能 五色光照肅然 敬信唐高宗
于越遊方僧神氣階位 康僧會
伽藍之間 舉手 行者窀穸人力
勝地 香花燈燭繒綵幡蓋果實心願 人意軍旅婦女生產
兵士不堪穢惡 廉使 軍旅拂衣失踪
後果上官 便當時撤軍 臨蓐
秉燭 民間 男女至今
感應 不可禪師

朱士行

[0950b08] 朱士行出家經典講道 西至于 梵書洛陽國學白王
漢地沙門婆羅門不禁 漢地 於是殿
大法漢地不然即為 一字大眾
于闐八十闍維 驚異得道 應聲

訶羅竭

[0950b21] 訶羅竭氏族出家誦經二百萬言守戒舉措美容行頭 宿山野晉武帝太康洛陽疾疫
流行死者相繼晉惠 元康元年西石室坐禪 不假
西石壁 從中清香甘美四時不絕 飢渴疾病至元端坐弟子
國法闍維 灰燼石室

耆域

[0950c04] 耆域天竺人周流 神奇任性自發天竺至于扶南海濱
靈異襄陽人見 衣服 前行
兩岸隨從成群晉惠 洛陽作禮不動 以前
竺法人中諸眾衣服 洛陽宮城彷彿忉利天 自然人事不同沙門
忉利天便天上屋脊應有五百 衡陽太守南陽
滿水寺不能起行 得病何不淨水 楊枝舉手
如此即時 起行如故寺中思惟樹幾時積年
文法 中有病者 白布臭氣
病者令人中有 淤泥不可病者洛陽 天竺沙門數百中食
明旦五百方知分身道人 河南徐行不及
長安來者 賈客於是 流沙九千西域不知

法朗

[0951a09] 康法朗中山永嘉比丘西 天竺流沙有餘見道敗壞佛圖殿滿目法朗瞻禮
讀經 讀經 掃除浣濯病者
料理病者不移 容色病狀 穢物得道
病者比丘和尚得道 慧可法朗讀經沙門慈愛 聞已作禮悔過讀經
入道宿學業植根現世因而 法朗山中大法道俗

佛圖澄

[0951a25] 佛圖澄西域人出家清真 誦經數百萬永嘉年來洛陽弘大善念神呪役使麻油
千里外事對面潔齋無不 洛陽帝京擾亂
石勒屯兵殺戮沙門遇害 蒼生於是杖策
軍門大將奉法 受五戒弟子 征伐勝負問曰不覺
出眾智謀知行吉凶將軍神武幽靈沙門 將軍前後
天賜問曰佛道 靈驗可以道術 至道可以近事
燒香須臾青蓮耀德化 四靈
隨行古今常理天人 利益 於是痼疾
醫療應時 河北 斫營 公知
衣甲遣人不知大將軍所在使未及問曰平居何故
忿道士 弟子將軍使所在 不知所之使不得使
惡意聖人聖人 明旦 昨夜公有
是以大笑道人 水源西北 何以
答曰不能 有神 告之弟子
數人泉源久已乾燥車轍心疑難得繩床 安息香數百如此
小龍道士 有毒有頃水大 滿閑坐小人
驚動既而國人 輕侮鮮卑忿刀刺其弟 入室便
不然共死內外 善事
國有鮮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