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Shen Seng Chuan 《神僧傳》

Scroll 4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神僧傳卷第四
慧通

[0969a17] 慧通不知何許人元嘉壽春 宿遊歷村里食噉 未然江陵
壽春慧通 自負重擔以致 不覺便
江陵三層寺 我相忽然不見
不知何以壽春 相見江陵訊問江陵路由
墳墓無不氏族死亡年月 劫道罪狀於是 江津
語云歸去永元 相識遠行
相見知識精勤修善 死後復有 久之

邵碩

[0969b10] 沙門邵碩康居國最善出入經行 不問欲求益州滑稽 家家至人
小兒 以此為四月成都行化 師子郫縣師子
刺史慧開 男子以此 左右為人韻語
乞食不能長史 嚴重
嗷嗷從此刺史 果行九月將亡沙門 法進
明日所在 郫縣來者行市 小兒
沙彌答曰不及

[0969c01] 避難移居吳興長城本事鼓舞世間占相
不久見天於是 沈慶之請願 刺史三公如是
眾人近事非一 太祖顏色 衣冠危難
便下賤後堂陰陽 出家弟子
龍飛廣州五戒 誤殺 太白法應大臣
如願豫州刺史同行竟陵舉事齊高帝親事 不測七月
高帝即位武帝 永元春秋八十二

寶誌

[0969c22] 寶誌金城 以為山僧 出家修習往來之下
手足江東道林寺 飲食 街巷錫杖杖頭剪刀
齊建元 賦詩讖記江東共事
齊武帝惑眾建康人見 猶在獄吏門外 輿可取既而
竟陵王子建康 武帝之後一時屏除既而陽山
其所 僧正 遣使罽賓
宿 在此行道使 方知身分宿盛冬
沙門寶亮衲衣未及發言 齊武帝神力使高帝地下 武帝
華林園三重俄而 武帝文惠太子豫章相繼 中常東宮後堂一日平明出入
血污走過血流門限衛尉疾病注疏明日是日
明日太尉司馬 顯達鎮江 語云顯達
廬山 中有 無人
謀反往詣 為人所得鄱陽
忠烈王既得 莫測所以荊州刺史此類非一去來淨名
即位下詔塵垢 水火不能不能 理則聲聞以上
得以常情鄙陋至於 隨意出入 出入梁武帝昭明
王子武帝不知二十 何為依依武帝如今秣陵天監
備至降雨應得華光殿勝鬘經晴雨即使沙門
法雲勝鬘便大雨 俄而高下 山麓白鶴道人
天監武帝 靈通道人
忽聞空中 山麓道人以前不可
舉家 菩薩知名四十 不可勝數好用小便
譏笑眾僧不斷飲酒勃然洗頭何為晉安
初生遣使合掌皇子 幸甚冤家推尋 同年月日會稽臨海大德
楊州語言顛狂放縱自在狐狸獵犬於是浦口西大風
意謂東南望見 花卉皆可年三十美容
袈裟言語 風飄不知上人此處 本鄉不可答曰
即時便西行 二房坐船風聲 西
訪問委曲西行第二道人 在此常在不一
空無問答之間不覺 過日便 寺僧沙彌
阿誰沙彌來到 獵狗何為是非常人頂禮 懺悔看書方丈道人
不久屈指月日便 不復月日天監十三 後堂菩薩未及旬日
無疾而終屍骸形貌 舍人 不復以後
獨龍 勒碑遺像處處

闍梨

[0971a09] 闍梨莫測益州青城山時俗 三月不斷三月令人
穿方丈檀越未曾 今日
及至張口 羊肉馳走 滿游泳交錯
上山 弟子 而已



[0971a22] 釋道會稽山陰出家戒行 法華淨名經吳國 林泉常有鬼怪
陷入 道人拔出遂平於是 聖僧有人
長三富陽家家 聖僧齊熙寺 十八春秋七十

頭陀

[0971b03] 頭陀法師婺州四十香山道俗 [*] 。 [*]
中斷 使淨水內外 作禮一周不假屹然
萊山萊山不久香山後果其所不知



[0971b11] 不詳氏族雲遊定州州里 聞人會社嫁娶喪葬少年 走狗追隨未嘗不在其間
朋黨如此正月 五夜長幼坐席主人打殺 家兄明旦
正見喜笑 此間 前人我去
忽然 舉手鄉里百姓無不 禮拜須臾 舊態不知

達磨

[0971b25] 菩提達磨南天竺婆羅門 曉悟大乘心虛定學 梁武帝普通廣州刺史武帝
使金陵問曰即位以來 經度不可勝數功德 何以功德人天
有漏如何功德 淨智空寂如是功德如何聖諦第一義廓然無聖
不識玄旨 十九渡江二十 雒邑嵩山少林寺
終日面壁熊耳山 奉使西域葱嶺 西天
厭世茫然復命明帝 登遐孝莊即位其事 革履



[0971c15] 公道不知氏族居處無常 應驗飲酒食肉遊行民間 揚州無數魚頭
西明門青草荊棘市里 西明門破落所在荒蕪言說
得失不便非常不敢 小將武士 不知
門外 何人 作禮不敢於是禮拜
不敢 問曰 建康
百姓不知



[0972a03] 動物大同 州城西北四十 有神
繩床 三歸便安帖災異 素來便
兩頭 出山泅渡如此非一年月 產生有時龍門
赤水寺中屋宇 便目視 說法良久便爾後避惡
感化



[0972a17] 東陽傷人 東南後世 得道帝王
因而便 充滿 名為兒童佛塔
高座便入學孝經論語乃至史傳果園 以為捨己所得鄉土
悲惻不服季父 之類 叔父
使者 終日殺生菩薩教化不能 便
麋鹿 所居以至 舉手佛事不見
神人十二塔廟 山川經典 上虞東山寺十七
沙門慧靜 盡心禮服 延年有成
淨名勝鬘 菩薩有道來者 俄而豁然病愈受五戒
給事少有學術 下班 菩薩出世天下老夫致敬而已
以為還都 沈約隆昌中外同行 自娛異香入室
金華 有道 祭酒充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