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Supplement to Records of the Transmission of the Lamp 《續傳燈錄》

Scroll 27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續傳燈錄卷第二十
第十六

昭覺圓悟克勤禪師

[0649a24] 臨安府徑山妙喜大慧宗杲禪師宣州 寧國十三半月 出家十七落髮受具年少已知宗門
家語雲門睦州 宗派只是達磨許多 俊逸 父母游方宣州
明教禪師琅邪 心事請益雪竇 頌古宿因指示直下
不少言語洞達 見大 首座洞山和尚侍者
侍者十年曹洞宗一日傳授付囑 傳授佛祖
至真藏主 黃龍參照不合 心印禪師鐵面
不樂指令 禪師縱橫 鼻孔半邊
杜撰 什麼 不同
髣髴杜撰金剛經 平等無有高下雲居 平等無有高下
一日這些一一理會理會 拈古頌古小參
總得只是不是 什麼事 [@] 一下所以 便方丈方丈便
惺惺睡著便如何生死 正是某甲問曰某甲 不識可見
不下便 藏經後身出來參禪善知識 歿丞相高於
衲子少許一言下榻朝夕 妙喜 圓悟
奉詔東京天寧 參堂入院晨夕參請 雲門如何出身東山水上
下語四十九轉語 一日達官雲門如何出身雲門東山水上
天寧不然有人如何出身 薰風殿 豁然省悟前後
不生大法一日入室 不易田地可惜不能
大病不見懸崖撒手 承當絕後不得須知 道理某甲如今快活
不能理會不肯擇木 侍者每日士大夫閑話入室
開口便不是不是如此半載 印可念念不忘一日官客 下口
却倒譬喻和尚道理 相似不得 捨不得極好便是金剛
一日問曰見說和尚當時 五祖不知五祖如何 和尚當時不可獨自
大眾如今何妨 如何五祖 如何
五祖當下大悟 公案和尚前輩
酬對滯礙拊掌 非一善知識 縱橫大肆
禪客 大海相似大海 鉢盂便
器量如此奈何得到 田地舊時只有一般 未幾于時士大夫往往
大師女真欲取 選中既而
圓悟禪師雲居 居第衲子入室圓悟 一日入室上方圓悟
圓悟禪和子老僧如何 正如東坡劊子手一生圓悟呵呵大笑
入室圓悟常言近來 五祖佛眼 結社參禪如今見漏出來
取笑佛眼一種燈籠西眼見一般 病痛病痛圓悟
何謂閃電引得無限 業識便豈不佛法 不覺
為期斷定放過 後來恁麼便主張閃電業識茫茫未有
圓悟以為未幾圓悟 雲門學者雲集湖南長樂五十三
得法十三前此未始 給事谿雲門 丞相圓悟得法
臨安徑山 一時惟恐其後 二千
問答復有 假使大地草木一一 一口一一無礙廣長舌相一一舌相
無量差別音聲一一音聲無量差別 一一言詞有無差別塵數 如是如是如是音聲如是言詞
如是同時問難各別不消 徑山長老咳嗽一聲一時其中 間作無量無邊廣大佛事一一佛事周遍
所謂神變一切說經無量 不得邊際便恁麼熱門 正眼正是業識茫茫祖師
一點用不著展露 非唯埋沒衲僧鼻孔所以繫念三塗業因萬劫
盡是 欲求得無及其恁麼國家兵器不得已
本分消息山僧今日 大似將來 拄杖毒手
無為 拄杖 [*ㄗ] 太平 一下一喝示眾顛倒
生死顛倒生死生死涅槃涅槃空處眼中涅槃什麼眼中 白雲乍可明月
摩竭提國猶在半途全無巴鼻 妙好舉古 閑坐推移
雖然如是田地如實田地如何親近一喝艾炷無語
一法踏步向前向上向下 北斗藏身意旨如何
不是雖然如是 氣息方知三世歷代祖師天下 老和尚古往今來一切善知識
大法未然切忌活計 上堂問答好不何故 一路學者
中有英靈恁麼恁麼 便猶在葛藤 衲僧身命
大眾作麼生衲僧身命 塵念俯仰 恁麼畢竟家風
不知何處天長逼人師說 不立窠臼不守如此不可垂語學者無法只是
結案恰如琉璃瓶子 便打破摩尼珠 恁麼
兩手所以臨濟和尚 羅漢羅漢善知識為什麼 殺人什麼道理僧俗
讀經文字自家 相似舊時相識人相一般文字語言糟粕無有參禪
師子細說禪病什麼 不曾頭痛不曾不曾 不曾只是參禪人參差別
差別用心差別差別因此差別 名為有病如何 什麼還有佛性無有什麼
喚作竹篦喚作竹篦什麼 如何麻三斤什麼如何 什麼道理便
千里萬里交涉心思 舉起領略閃電 拱手究竟趙州
弟子心病南院風穴南方作麼生商量風穴奇特商量風穴此間作麼生
南院拄杖無生忍臨機不見風穴當時坐具不然繩床回顧衲子密云
道風當時禮拜繩床密云 大敗便睦州 便見成公案三十
作賊人心 密云恁麼還有密云 賊人心虛
敗壞如何堅固法身山花 作麼生不會
什麼不會分明所得衲子喚作竹篦喚作竹篦不得下語
不得無語不得思量不得擬議不得意根 不得舉起承當 便于時罕有
喚作竹篦喚作竹篦不得下語不得無語不得良久不得不得女人 禪床不得拂袖便一切不得便
竹篦喚作拳頭喚作拳頭如何 和尚放下放下喚作
喚作如何喚作 大地喚作山河大地 長老某甲和尚竹篦
人家財產要人物事 譬喻物事 便死路赴火。 [-ㄙ+]
了却緩緩起來 菩薩便歡喜作賊便 只是舊時所以古人懸崖撒手
絕後不得竹篦 之一生死 相關當機覿面楞嚴
闡揚宗教同時號稱宗師說法 靜默士大夫塵勞方寸 便枯木
香爐法門 身心以為如此見解墮在黑山殊不知猢猻
先鋒殿後如何 佛慧千佛出世不通懺悔一日
怒氣可掬聲色 和尚理會 默然無言法門第一
和尚肆意心疑和尚不到田地 所以不及釋迦老子摩竭提國 日中豈不默然毘耶離
三十二菩薩不二法門末後維摩 語文豈不菩薩默然須菩提 宴坐無言豈不聲聞默然天帝釋
須菩提宴坐雨花供養無言 豈不凡夫默然達磨少林 豈不祖師默然便面壁
豈不宗師默然和尚什麼 以為莊子何不莊子終日
終日不足有所不曾 注解杜撰說破默然豈不
孔子一日大驚小怪道一 曾子措大便 惡口天地萬物一體
堯舜之上成家立國以至 手足不出交涉殊不知 道理便是曾子孔子
不會何謂曾子理會不得 第二夫子不可無言 夫子而已要之
不在言語不在默然不得不得莊子何況 釋迦老子達磨大師理會
莊子有所便是雲門大師 扇子扇子 [-+] 三十三天 鼻孔東海鯉魚傾盆
雲門說話便是莊子曾子 孔子一般無語不語 古人決定不在默然
適來釋迦維摩默然舊時 喚作法師無言說出 釋迦摩竭淨名杜口
須菩提釋梵雨花 不能忽然相撞
不得雖然不語 不能世間聰明辯才 一點不恁麼田地
這般境界須是 華嚴經如來宮殿無有自然覺者 其中大解法門無邊無量
無得無語 念念眾生根性不到 三教聖人境界所以殊不知境界
如此廣大黑山默然 先聖解脫深坑怖畏 則是一般
默然祖師 開口便交涉不覺 作禮有事入室
問曰今年幾歲六十四六十四 什麼無語竹篦 次日六十四年前尚未
如何和尚什麼六十 年前不可福州聽法 歷歷畢竟什麼
不知不知便是今生 待要飛出三千大千世界 須是棺材四大
五蘊一時解散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