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Tan Jin Wenji 《鐔津文集》

Scroll 15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鐔津文集卷第十五
東山沙門契嵩



第二

[0726c19] 韓子原道仁義道德韓子 絕不道德其後 聖人正性中庸
中庸 不能無生 中庸
聖賢道德仁義根源如此韓子 中庸道德原道何故 不足此道
不盡君子不可 韓子中庸 最為幾微不易
七十二孔子顏淵 庶幾 韓子聖人道德仁義
文字無後自相反亂可謂中庸至理著書以為

第三

[0727a09] 韓子孔子所謂不移與其 中人以上可以中人以下不可以 其所
以為而已上下而已其所以為
不少
能行五者 善惡五者進而五者
不能 其所以為
其中有所 然而其中 韓子如此而言善惡
佛老特異 佛老天下至公道者韓子佛老
性命如是 所謂不移 才智聰明愚冥無識
性命 知者 天下
皆然上下其所多寡論語所謂 性相
學習善惡其後 不移不為不善
高才不為善習 此外不由其所學習 聖人勸教
聖人愚人善惡好惡 生人聖人愚人 聖人愚人好惡善惡
韓子 不移上下性善已定孔子性相人性
不移人性善惡 聖人前後反覆如此 示教聖人
反覆韓子讀書如何以為立言仁義五常 韓子所以
五常以為 不知 五常仁愛七情
五常仁義七情 如此 豈不
在乎韓子 孔子安得然後 聖人如此孔子
人生 寂然不動天下夫人 寂然不動豈非
何嘗感動 天下豈非 善惡中庸喜怒哀樂
之中 天下達道 情性嗚呼聖人情性
而後欲求佛老不識 聖人性情
中正 學者不知 有成德性立言
真偽 聖人

第四

[0727c26] 韓子原人日月星 草木山川夷狄 然則禽獸
草木 之一 不可天道日月星不得
地道草木山川不得人道 夷狄禽獸不得日月星草木山川夷狄禽獸
不得為主是故聖人 同仁韓子何為 韓子著書不知
夫人天地之間萬物孔子 分辨禽獸草木韓子
禽獸 草木禽獸禽獸不分
切當韓子其實夷狄禽獸 性命 韓子如此
夷狄禽獸 韓子人為血氣夷狄
禽獸安得禽獸 禽獸非人 各自自主人類禽獸
自主長者天下禽獸 韓子夷狄 性命原人
夷狄禽獸 不得其所以為如此

第五

[0728b02] 韓子後世 不知古先一時明示
天下其所 其所以是 以是作者教化
皇極 神化韓子
天下三王文質 天下三皇以為不端 學者韓子三王
安得其所 無為神化 所謂道德天下
其所道者伏犧 神農黃帝三皇三皇 師宗韓子老子道德
韓子 韓子 使學者何以

第六

[0728b24] 韓子 何必使不知 使
如斯而已 先王 () 威儀似乎鬼神
先王未能 能事韓子先王之道 孔子

第七

[0728c05] 韓子聖人在乎聖人聖人 不祥孔子孔子
魯人不祥韓子 所以春秋不能 孔子春秋學者
孔子聖人豈止 孔子苟取雜家妄說謬論 聖人不出
春秋四靈大率 王政禮運聖人四靈以為 王道
王法 平王絕筆杜預 聖王
明王無明何以 不能不出禮運 孔子聖王大順麒麟
王城 大順其所 近郊之間
如此左氏西大野大野 雲夢 天下所謂深山
異物隱伏不幸 未始 禮運孔子聖人
西不自然可知 春秋不單 兵戈得勝
西非時 異義孔子春秋立言素王
亡者後代受命符瑞 經傳不見不足 素王聖人

第八

[0729a13] 韓子自薦宰相未始 不為歎息韓子 聖賢進退師法不宜
天下伊尹 天下孔子戰國
雖然自舉 夙夜 忠信力行
夫子溫良恭儉讓夫子孟子 君子何如孟子
致敬禮言禮貌 云云聖賢 如此守道
其所以為聖賢韓子不能守道 聖賢自舉 忿
政治孔子未及而言忿韓子周公 政治未及居位
自舉不得 忿
有所陳說不得 不以
善言 粗略不必聖人如此 所以
韓子孔子其所聖人 如此可謂不至於 後世失禮韓子
朝廷爵祿天下韓子 以此天下天下 貧賤富貴大能守道
韓子傅說諸葛亮傅說 豈止因人祿略舉聞見可以
誠聘有為 不臣 泰伯韓子
韓子未必 國家賢者韓子三月 孟子滕文公 韓子孟子
() 不能 孟子未嘗 不由不由 之類急於
不可進而進而 男女不待父母媒妁 相從為人
自薦孟子 失禮有所 其所天子諸侯
大夫孟子 四方如東
自薦天下 然而成風孟子 不為賢者然而
嗚呼後世浮薄學者自大不然 溫良恭儉讓韓子
力行聖人率先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