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Fa Yuan Zhu Lin 《法苑珠林》

Scroll 6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法苑珠林卷第六十一
西明寺沙門釋道

第六十八

感應 ()

*
*
* 佛圖澄
* 法印
*
* 杯度
* 玄暢
* 幻術

[0744a10] 周成王 一旦王侯貴人 之上西南
不復故里 不能足以 (搜神記) 。

[0744a16] 雒陽耆域天竺人周流 神奇任性自發天竺至于扶南
靈異襄陽 人見沙門衣服前行
兩岸隨從 成群晉惠至于雒陽道人 胡跪不動容色以前
竺法人中諸眾衣服華麗雒陽 宮城髣髴忉利天宮自然人事
不同沙門 便天上屋脊應有
之後衡陽南陽 滿水寺得病經年 不能起行得病
淨水楊柳便楊枝 舉手如此 起行如故寺中思惟樹
幾時 積年文法 中有將死
病者白布 臭氣病者 令人中有淤泥
病者雒陽天竺 沙門竺法行者高足 既得一言以為
會眾昇高

  
修行一切  如是得度

[0744b20] 便上人如斯童子 道人不行
得道不知自得 行者於是數百 中食明旦五百
方知分身 道人河南徐行不及 有人長安
寺中賈客於是 流沙九千 西國不知

[0744c03] 中有佛圖澄西域人出家誦經數百萬文義學士論辯
符契無能罽賓 西域得道晉懷帝永嘉年來 雒陽弘大神呪役使麻油 [*]
千里外事 對面潔齋 無不 石勒屯兵殺戮沙門遇害
蒼生於是杖策 大將奉法受五戒弟子問曰佛道
靈驗可以道術因而至道可以近事 燒香須臾青蓮
由此信服因而德化 宇內四靈 隨行古今
天人 十有八九忿道士 弟子將軍
所在不知所之 不得使惡意聖人聖人我去通夜
明旦昨夜公有 昨夜是以大笑 道人水源西北
何以答曰不能
有神 弟子數人泉源 久已乾燥車轍從者心疑
難得繩床安息香數百如此 忽然小龍 道士有毒
有頃水大滿 今年中有
害人百姓境內 八月益加尊重有事 而後大和尚石虎
暴病 太子扁鵲大和尚神人 楊枝須臾
有頃平復稚子佛寺 四月 發願建平四月
國有大喪不出 七月勒死 自立遷都建武傾心
和尚大寶不加祿 不受祿何以旌德從此已往 乘以朝會和尚殿常侍
輿太子諸公 和尚司空 太子諸公一朝
內中弟子法常弟子相遇宿和尚
昨夜法常 先民 不怠敬慎不識
愕然於是國人共相惡心和尚所在便 太子
得病外國道士自言弟子正使聖人復出
後晉 瓦城告急人情
明旦 去世罽賓大會中有 六十羅漢得道
主人身後 為主豈非疆場何為 謗三寶
佛法天下 肅清海內殺生 帝王
三寶不為暴虐不害無辜至於無賴 有罪不得不不得不 暴虐恣意殺害非法
陛下 一切佛教永隆不能 不少尚書
在於 檀越大法 積聚不窮現世福報
弟子向西 弟子弟子 某處垂死燒香救護
弟子某處 忽聞香氣無故救兵 燕國
敗績黃河 不生黿桓溫 不久字元後果
中堂幽州火災 幽州 四門西南驟雨
頗有建武十四七月 時到浮圖 胡子
變色胡為 山居無言豈非 熟視良久
八月使弟子 問訊 不出佛圖以西殿以東
流血和尚 語云六情 使遂便寓言不復
遣人佛寺 既是陛下
陛下六十 彗星鄴宮不從 穿 [/] 三百
轘裂支解漳河弟子 中陽陽門東宮不得
走向東北不見十一月群臣太武殿殿殿壞人殿
佛像恨不得 莊嚴獨語不得 一月不得
弟子戊申禍亂 及其從化遣人 物理身命貧道
和尚告終 出生入死
所能 其所 未盡國家奉法
興起寺廟壯麗 猛烈聖典
延長道俗畢命無遺 悲慟嗚咽即為十二 鄴宮晉穆帝永和
悲哀春秋一百一十七 臨漳西 作亂明年篡位
所謂先有通徹 從中讀書
齋日水邊 內中身長風姿深經世論講說使始末
昭然蒼生拯救 同日可言 百姓日用不知調菩提
出自天竺康居不遠數萬 流沙受訓釋道安中山竺法雅跨越講說
幽微生處萬餘入道 一百 無求受業追隨常有數百前後門徒
州郡佛寺八百九十三弘法錫杖 篡位
有人流沙 慕容石虎宮中夢見意謂石虎
東明屍僵 生天宮殿 鞭撻毀辱漳河
不移王猛魏縣流民 乞丐而是
極為無異陛下 殿下
數年自營 不在 佛圖佛圖澄梵音 不同

[0746c11] 沙門竺法太元稱為 安北將軍太原 論說死生報應
其實因為罪福 報告會稽經年 驚喜慰勞
貧道某時病死罪福檀越修道神明既有 不復自此

[0746c20] 京師中興寺沙門 康居天竺建中 京師經論三藏轉側數百
吉凶善能神呪 世祖其一唾壺高二常在 有人坐席
唾壺莫測於是道俗異焉

[0746c28] 京師杯度不知俗姓名字 杯度因而冀州 神力卓越由來北方
寄宿一家家主 徐行走馬不及孟津
俄而京師四十 繿 言語出沒喜怒不均洗浴上山行入
無餘延賢寺 道人瓜州 不肯
顧眄吟詠自然 村舍八關齋相識 齋堂中庭
恭敬當道數人 不能四天王 于時小兒
面目端正衣裳於是不知 西龍樹禮拜 還家月日供養持齋飲酒
至於百姓奉上不受 兗州刺史使要之使不勝
二十 袈裟中時經營 未成
異香處處 袈裟前脚 一夕殯葬
有人彭城 彭城白衣 信佛禮拜還家
而已怡然半年三十六此間 不盡
應有三十六 破敗 熟視密封
滿可堪百萬杯度 分身所得 功德辭去糧食